回忆•琐事

2021-03-21 15:01:32 作者:手机用户28214

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阳光一点也不吝啬的大片大片的洒在了这个小院子里,木板的栅栏,木板的大门,院子里有一位三十几岁的妇女,正在洗衣服,这院子熟悉,这人好似也熟悉,可就是觉得陌生,突然院门跑进来一个扎着两根小辫子的女孩,清脆快活的喊着“妈妈,妈妈”我不由得向洗衣服的妇女看过去,想看清她到底是谁!正在忙活的女人抬起头,圆圆的脸庞挂着淡淡的笑容,白皙的皮肤被阳光晒的微红,健康丰腴,暖暖的看着跑过去的小女孩,那一瞬间,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抑制不住的大哭了起来……哭着哭着突然四周一片黑,冷不丁的睁开眼,阳光明媚的景象消失了,景象里的一切都消失了,原来是在做梦,梦到了之前的家,和那个时候还健康丰腴的妈妈,擦擦脸上的泪,在一片黑暗中,慢慢的从那个阳光明媚的景象中走出来,我走的出梦境,却走不出心里的悲伤,那时候的妈妈辛苦却年轻,健康,这几年的妈妈身体不好,总是吃药住院,心态再也不是那时候的轻松自在,即使现在不用辛苦了,也没有了那样健康丰腴的身体,我好想回到过去,哪怕时间停住,哪怕世界末日,我好想妈妈的身体能一直健康,笑容能一直轻松,自在,暖暖的……

我生活在东北,东北是一个冬天特别长的地区,每一年都觉得比前一年更冷,每一年的入冬,都觉得冬天是一个不容易逾越的季节。这样冷并且寒冷的日子里,妈妈每天都是四点多起来烧火、做饭,待我要起来上学时,屋子已经暖和了。东北的冬天天寒地冻是真的,平房的地是冒着凉气的,只要晚上炉子的火停了,那就是一个透心凉,之前的那么多年,我常说妈妈厉害,因为那么冷我可起不来,那么多年之后的现在,我才懂得,妈妈只是不想让我冷着,我也没心肝的觉得她厉害!现在看着瘦弱的母亲,也不禁想着,她也曾经像我的小女儿一样年幼,也曾像我的小女儿一样柔弱,也曾是一个小小的别人的女儿,生活,家庭,夫妻,儿女,这一切,让她坚韧,让她变得吃苦耐劳,她心中没什么星辰大海,没什么天高海阔,也没什么诗和远方,却满满装着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儿女……我现在常想,要是她自私些,幼稚些,势利些,毒辣些,是不是都会比现在过的好?要是她生一个争气的孩子,能帮她干活,为她分忧,能考上好的学校,找到好的工作,嫁一个优秀的男人,是不是她也能少操些心,能有时间多爱些自己?我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人,她愿意给我她的一切,包括她的性命,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这辈子我最恨的人!恨我自己的不成材,恨我自己的无能,恨我自己是她的女儿却又不是她的骄傲!她可能并不需要我是她的骄傲,只要我过的好,可我现在也真的不想她事事为我,只想她健健康康的……

我是姥姥带大的,姥姥对我特别好,妈妈也一直在她的妈妈身边。姥爷不到六十就过世了,那几年妈妈在身边伺候,后来姥爷过世了了几年之后,姥姥就常住在我家了,舅舅们总说姥姥是为了看我,也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因为父母工作辛苦,需要挣钱养我,也实在没办法天天带我,长大这几年我敢说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姥在我妈身边养老更自在。我姥姥是一个个性特别强的人,有些眼里不容沙子,婆媳相处起来肯定更难,我妈是兄弟姐妹中性格最和顺的!姥姥去世前几年,过年的时候舅舅舅妈,姨妈姨夫,好几年都是在我家过的年,过年人多,热闹喜庆,可是做饭的人几乎只有我爸妈,下班就着急忙慌做饭,过年过节往往他们更累,一点也休息不着,晚上睡得晚,早上还得起来烧火做饭,我可以肯定的说,我妈妈是我姥姥最称职的孩子,即使感冒生病,她也是挺着四点多起来烧热屋子,数十年如一日。从小,我就希望过年过节只有我们家的几个人,安安静静的,我从不觉得冷清,只觉得惬意,我也从来不喜欢去别人家拜年,那对我来说简直是酷刑,如今也是如此。

我妈妈年前的时候很漂亮,白白净净的,看谁都笑呵呵的,那些泛黄的老照片里,有她清澈又单纯的青春,那个时候的她也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傻丫头,一个傻傻的姑娘。我爸家里特别复杂,我奶奶和爷爷都是二婚,奶奶带着我爸爸,爷爷带着我大爷,后来他们又生了我大姑二姑,可即使这样,我爷爷是我爸也不好,对我奶也不好,常常因为看我爸生气就打我奶,爷爷的爸爸,就是我爸的后爷爷,还让我大爷欺负我爸爸,家庭条件也不好,人人都自私,个个都讨人厌,我爸在夹缝中生存着,心疼我奶奶,唯一一次离开家去当兵的机会也放弃了,这样的出身在小地方一点也不是秘密,这样的家庭,我妈却因为我爸人好选择嫁了,婚后跟公婆一起住,吃喝也不好,怀孕要生孩子了还在干活,我爸本就不受待见,他俩在那,更没人得意,整整一年多的日子,过的特别辛苦。终于,没有温暖的家让我妈我爸心寒了,两人决定借钱买个小房子,自己过,虽然辛苦,虽然穷,但活的自在。

这些年,没见我妈妈记恨过谁,也没抱怨过跟我爸爸吃多少苦,我妈一直说:“人得知足,现在过得比那时候好多了,那么多人欺负看不上我们,谁也没有我们过的好。”这么些年,她也是这么教育我的,她选择善良,选择自己努力过自己的生活,不理睬别人,让我也记得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人总会长大,小时候不觉得什么,大了也觉得替她不值,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体会你的大度,都能珍惜你的善良。姥姥去世前一年,摔坏了腿,那时候妈妈身体也生病了,没办法再好好照顾姥姥,兄弟姐妹中的小矛盾就出现了,这十几二十年,一直是妈妈在照顾姥姥,没让任何人操心过,现在妈妈不能照顾了,我和大姨一致认为可以让在外打工的二姨照顾,二姨离我家一墙之隔,我妈妈也可以常常陪着姥姥,问题是,二姨退休了,但家里的大儿子还没结婚,所以一直在打工,给儿子攒钱,我和大姨都认为可以让二姨照顾姥姥,然后大家拿钱,这很公平,因为养老并不是哪一个孩子的义务,而是所有孩子的义务,尤其二姨需要挣钱,而且姥姥摔坏了,除了大姨和我妈,其他人不可能经常过来替换照顾,牵扯到钱,出现了问题,舅妈说这些年我妈照顾都没要过钱,二姨也是儿女为什么要要钱?我觉得这句话很恶心,她并不差钱,却说出来这样的话,他们作为长子长媳,没人让他们给姥姥养老,他们也只是年节回来给姥姥三头五百,为什么他们作为长子长媳从来不觉得应该给照顾母亲的人生活费,却在母亲摔坏需要照顾的时候,问为什么要生活费?那一刻,我觉得我姥姥也心寒了。我妈妈觉得是她错了,她不该这些年什么也没要过,也不应该生病,如果她没生病,姥姥就不用遇见这样的问题。这个事最后并没有变成什么大事件,每一个人都拿了生活费,因为我妈妈也生病了,而且照顾了姥姥这么些年,所以舅舅们一致同意不用妈妈出钱,但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心更冷了一些,我不想做一个我妈妈那样无条件善良的人,我不喜欢……

姥姥去世那年,妈妈打击太大了,又大病了一场,九死一生,救了回来,但身体垮了,每天都得吃药,我爸说,吃药也行,照顾也行,有这个人就行!那一刻,我挺感动的,终究,我妈没有选错人。

穷也一辈子,富也一辈子,知足也一辈子,不知足也一辈子,就希望我妈我爸还能相依相伴多几年,希望我妈能好好养着,好好活几年,在我心里,她一直是一位伟大的女性,是一位贴心的女儿,一位超规格的好妻子,更是我的好妈妈,妈妈,我爱您,祝愿您,心想事成……

相关阅读
大城回忆

“我跟他离婚了”“为什么?”“孩子不像他”

天师符箓:养小鬼的女明星

“不止十个,你看那上面的佛龛供奉的是什么!”张居寒脸色巨变,“有人养小鬼!”

《吻别》的开始,结束也是吻别

“你好,陌生人”微信刚刚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样,新鲜又好奇着,作为随大流的一员,我也被微信迷住了。 “你好,陌生人”这句话开启了我和他的缘分,彼此都陌生,但是因为同个时间点做着同样的事,一切有了可以聊的理由,也有可能都是寂寞孤单的人,所以深夜里总是有理由放纵自己。 “你喜欢听什么歌曲啊?”这是他的开场白。 “我喜欢张学友的歌曲。” “我也是,我喜欢听吻别。”于是话匣子就这么打

在暗红色的天空下(上)

虽然眼前的世界是模糊的,但也没有棱角和丑恶。可是,为什么要改变这一切?

楚楚,要乖

她是真的有点儿喜欢戚然。所以,整个林城的人都没想到,姜楚会在大婚的前一日逃婚。内容简介: 姜楚平生做过最大胆的事就是在她即将大婚的前几日,毅然决然地逃婚了。她的确喜欢戚然,也想过同他白首到老。可她独独没想过她的夫君,会是一只妖怪,会在月圆之夜长出一条尾巴来…… 楚楚,要乖 文/慕汐醉 阳春三月,天气刚刚回暖,柳条才绿了几分,就被溅上来的鲜血染红了。 戚然打跑了郭大帅,占领了平城。 那些指着人脉

此生已遥遥

他们后来变成了情侣,再后来,成了陌路。此生已遥遥 文/乔立理 他们后来变成了情侣,再后来,成了陌路 祝格在 年的圣诞节这天被房东赶了出来,原因是拖欠房租。她独自一人拎着两个箱子在大街上游荡,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节日的喜庆,唯有她像个漫无目的的孤魂野鬼。 那是她离家出走的第二年,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雪很厚,她走了一会儿,鞋袜便湿了,彻骨的凉意自脚底升腾而起。她被冻得瑟瑟发抖,躲进了路边一家便利

高H强制调教震动 何鸿燊打86万一支续命针,“不老药”竟早已风靡富豪圈

何鸿燊打86万一支续命针,“不老药”竟早已风靡富豪圈俗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但是现在对于富豪圈来说好像有点不适合了!最近奚梦瑶产子可以说是占据

网约车

世人慌张不过图碎银几两,可偏这碎银可解世间万千惆怅,可保父母安康,可护幼子成长。 凌晨五点半,破旧的楼道里,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龟缩着身子下楼。 他叫老陈, 年是个多灾多难的一年,上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使得学生回校时间不定,也因房租不减,他在大学城的小吃店,关了。 然后他就干起这行,网约车。 算算时间也做了快四个月,虽说不是特别能挣钱,但好歹能养家糊口。 老陈上车就开了暖气,哈着手,吐槽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