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介卖了还得给他数钱

2021-03-21 21:01:05

世情

李约下火车的时候,已经三点钟了,凌晨三点,火车站却很是热闹。

她刚走出车站,好几个人便围了上来,“美女,要住宿吗?”

李约摸了摸兜,还没取钱,八十多块零钱怕是不够,她摇摇头,打量着A市这个陌生的地方。

其实火车是晚上十点到站的,无奈天气原因,硬是晚点了五个小时。从读书的B省到A市,十三个小时,她都乖乖坐着,无疑,现在很是不舒服。先把行李寄存,李约拿着手机,便开始寻找公交站台,要去四五广场,那人是这样告诉她的。

站台很好找,一直向前便到了,运气不错,好几辆车都要去那里。

没胃口吃东西,李约买了瓶水,决定去网吧猫几个小时。李约从小就是乖孩子,没去过网吧,但现在于她而言,那里的确是个可以暂时安身的好地方。

将要下雨的A市闷热得紧,李约溜达了一圈,愣是没好意思进去,将近四点,她撇撇嘴,硬着头皮走进去,居然没人理,她只得怯生生开口,“嗨,我要上网。”

“有十八了吗?”前台扫了她一眼。李约忙点头,当然了,她都十九了。

四个小时,十块钱,的确很便宜。

来网吧的大都是些男生,正热血朝天的打着游戏,李约不玩游戏,默默地找了个僻静角落看动漫,不再想现实问题,她沉浸在动漫世界之中。

阳光照亮大地的时候,李约走出了网吧。

独自一人身处陌生城市,她只有一腔孤勇,李约以为,这就足够了。

一切都很顺利,李约找到了网上发布招聘信息的公司,这是一个暑假,她想打工,她是个学生,马上大二了。

本来也想和同学一起找,无奈朋友要么是家里不许出远门,要么是自己不想出远门,最后来这里的,只有她孤身一人。李约对父母撒了个谎,说和朋友一起找了份学校附近的工作,所以她没给自己留退路。

运气很不好,这是一个中介,一开口就让交钱,138块。李约没交,果断下了楼,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一直跟着她,问“美女,你想找工作吗?”

李约点头,虽然心里有些排斥,仍是礼貌的和他交谈。

对方邀她去做话务员,工资一般,有提成,包住不包吃。

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李约清楚这句话,可她还是去了,为了那包住二字,还有那地点,是个不错的学校。

回车站拿了行李,去学校的路却并不顺利,一场雨说来就来,突如其来的大雨淋得她措手不及,举着伞站在雨中,裙摆湿透了,伞早已经没有了用途。

原来这就是生活啊,李约呆呆地看着天空。

果然,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等住进宿舍,和来了几天的两个女孩一聊,李约才发现这是一个大坑,不过是打着名校旗号的三流学校,招不到人根本没钱,招到人良心难安,在还没陷进去之前,李约果断放弃了这个工作。

想找自己喜欢的工作果然没可能,李约只想到了厂,好吧,她认命。

同宿舍的原也想去打工的,厂,地点是在C城。李约网上一查,果然好多厂招聘的,打了几个电话,找了个自认为靠谱的,李约开始搜火车票。

回家还是去C城呢?差不多的车费,不同的道路,李约犹豫了。

想了好一会儿,决定去C城,一查火车票,李约呆了,无座?天,在火车上站九个小时,这不是要她的命吗?果断去看回家的票,无座,十三个小时。李约默默,乖乖买了C城的票。

这注定是个多灾多难的日子,走的时候就像来的时候那样,下起了大雨,李约再一次成为了落汤猫。

火车开玩笑似的再次晚点,李约硬生生站了十多个小时,中间有蹲下休息,李约抱着膝,差点睡着了,火车太晃,有人从面前经过,约是膝盖太累,李约到底没有睡着。和一个同样没有座位的大叔聊了几句,意外的有点共同话题,听了李约的事,他说了句,“你是我见过最疯狂的女孩。”

李约不好意思地笑了,她觉得,这并不算疯狂,只是想到了,就去做,结果如何,并不重要,就算最后失败,权当做旅游一场。比如A市之行,她看到了好宽好长的一条河,她久久地停在那里,舍不得离开,后来她知道了,那是落阳洲,一个有名的景点。

到了C城,好一阵奔波,李约再一次进了一个中介公司。

没让交钱,扣了身份证,把她和同行的几个女生送进了一家工厂,一天工作十二个半小时,一个小时六块五,看吧,学生工就是这样廉价而没有地位。

知足者常乐,李约向来看得开,有吃有住,还能赚点钱,总比回家当米虫好。

许是流年不利,喝个水都会塞牙缝,不到三天,李约和新认识的朋友就被扫地出门,理由是上班时间讲话。承受了上司的一堆怒气,那些正式工告诉她们,该是你们这种人员充足,他们在借故清人。

工作没到七天便不给钱,李约本以为这和能吃苦的自己无关。原来进了社会却没学会维护自己的权利,当个苦力还能被资本欺负。李约和朋友灰溜溜地走了。

和朋友先租了间房,李约决定先去拿回自己的身份证。结果表明,现实又把它黑暗的一面展现到李约面前。

中介公司要李约给钱,五十块的路费。很好,四块钱就可以搞定的东西他要五十块钱,打的都没这么贵。

那人凶神恶煞,不给钱你就别想拿回身份证,难不成还想坐霸王车?

身上并没有带那么多钱,不爱争吵的李约伏低,二十可以吗?我们还要买票回家,没那么多钱。

那人送了她两个字,不行。

李约傻呆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朋友在一旁听不下去了,霸气维护,你给不给?不给我们就报警。

那人依旧强硬。

然后有生以来,李约第一次报了警。

等了半个小时,警察才来,两个,男的,看着很严肃的样子。

那人在警察面前依旧强硬,大叫着是她要坐霸王车,李约在一旁涨红了脸辩解,我才没有,我想给二十的,是你不要,公交才四块,这车也不是专车。

你凭良心说啊,二十块钱哪够啊,要不是看你是个小姑娘,我们都是收一百的,收你五十算便宜了。

李约被噎了一口,凭良心,他还真好意思讲这句话?

四块钱就可以搞定的东西,你这不是敲诈吗?李约反驳。

幸好警察是帮着她们的,听双方说了一会儿,很直接地站到她们这边,中介公司被查了营业执照,警察将身份证给她,让她们先走。

走出大门的那一刻,脚步都轻快了许多,李约和朋友对视一眼,笑出了声。一天被气了两次,但天空依旧晴朗。

欢乐并没有持续多久,现实问题就摆在她们面前,才刚认识的朋友打算回家,她家很近,十多块钱的车费,李约家很远,将近两百,二十个小时,还没有坐票。

怕朋友担心,李约说,我当然也回家了,再不来这个地方。

朋友走的时候,李约笑着挥挥手,一路平安哦。

嗯,你也是,到家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李约续交了一天房租,躺在床上,又只剩她一个人了啊。

当天晚上,差不多的时候,她发短信给朋友,到家了吗?哈哈,我也到家了,还是家里好啊。

放下手机,李约怅然若失。

算了,再找一次中介吧,李约破罐子破摔的想。

这次接电话的是个女生,声音甜美,可信度高。好吧,李约只是这样单纯的以为。

第二天如约到了目的地,李约打电话过去,对方抱歉的说,因为今天是周六,厂里没上班,所以不招人了。此话一出,李约崩溃的心都有了。

要不我打电话给老板,问问看,你先在那里等等?

嗯。

李约等了一会儿,来了一个中年大叔,看着四五十岁的样子,他把李约带进工作室,是一个人力资源公司,闲聊一会儿,他说自己是一个当兵的,哦,李约顿生敬仰之心。

他有战友在D区。

是吗?可真巧,李约就是D区的。

也有战友在B省。

“那可太巧了,我现在在B省读书。”李约说。

“是啊,可真是缘分啊。”大叔笑着说。

工厂招工要星期一,得后天才能去。

李约黯淡地低下头,“那好吧,我后天再来。”

“你去租房吗?附近租房挺贵的,毕竟在市中心。”

“啊?”李约更黯淡了。

“要不你住我妹妹家吧?”大叔对她和善地微笑。

李约心里泪流满面,果然,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打了个的,来到一栋居民楼,大叔边走边讲他的光辉事迹。他说他妈妈是个妇产科医生,原本想让他也去做那一行的,可一个男人干那种事不是遭人笑话吗?他打死也没去。

“是啊,”李约表示同情,“很多人是对男人做这一行有偏见。”

提着行李上了楼,七楼,打开门,一个很一般的家,两室一厅一卫一厨房,再加个小阳台。

“咳,先把行李放我妹妹房间吧,快晚上了,你想吃些什么?”

“啊?”李约呆了,她不过只想蹭张床而已,主人这么热情,还真是叫她受宠若惊啊。

“不用,我不饿。”

“大下午的才来,可别告诉我你吃了晚饭。”

李约不好意思地笑笑。

跟着大叔去菜市场买菜,大叔征求她的意见,李约只要了两根茄子。回到家帮忙打下手时,李约突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厨房异常的脏,不像经常做饭的样子。

李约漫不经心地问,“平常都是大叔妹妹下的厨吧。”

“是啊,都是她在做,这丫头中午打电话来说要加班,也不知道今晚回不回来,等会儿我问问。”

心里咯噔一下,李约提心吊胆的吃了一顿晚饭。

大叔兴致很好,拿来了几瓶啤酒,非要李约陪着喝几杯,推辞不过,李约喝了,几杯下肚,脸上已有了醉态。

酒杯再过来的时候,李约拒绝了,不行了,我有点难受。

“按按几个穴道就好了,毕竟我妈妈是妇产科医生,我也和妈妈学过几手。”大叔朝李约伸出了爪子。

李约半信半疑地配合大叔按了几下。

“好点了吗?”大叔问。

“好点了。”李约别过头,避过了大叔的手。

“其实还有几个穴道更有效的,要不我们……”

“啊,不用,我睡睡就好了。”李约逃也似的进了那个所谓妹妹的房,她直觉,那个所谓的妹妹是不会回来的。环顾四周,房间异常干净,没有镜子,也没有化妆品。

我要离开。李约下了决定。

不过,李约躺在床上,高兴得想掉泪,这真是十天以来她睡得最舒服的一张床啊。

于是李约妥妥的睡了一个好觉。

大清早的,大叔敲响了李约的房门,“我有事出去一下,早餐要吃什么?”

李约正梦呓间,迷迷糊糊地说了句随便。大门咯噔一声关上的时候,那双眸立刻亮了起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等了好几分钟,李约才开了门,提着行李飞快地下楼,一路顺利,成功找到了最近的公交站台,上了车。

车窗外阳光明媚,李约删光了骗子的联系方式,看着手机皱眉沉思。

啊,工作什么的去死吧,她只想找个地方发霉。

番外

我是在网上认识李约的。

才放暑假几天,我已经在家呆得无聊了,习惯性的登上QQ,明知道无人可聊,但习惯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东西。很意外的,居然会收到一条验证信息。

头像是一只卡哇伊的猫咪,昵称简洁明了,小猫,附带信息:你是A市的吗?

其实我是X州的,地址打的A市只因在A市读书。

顺手加了,很快那边就发过来了一个笑得很傻的表情,还颇有礼貌的问,可以打扰你几分钟吗?

真是个奇怪的人,我发了个问号过去。

那边很快发来了一大串信息,大致内容无非是一个想去A市打暑假工的人询问火车站附近的旅馆价格。

我默了,没住过,不知道。

那边显然很失望,回了个好吧,外加大哭的表情。

真是个怪人,我丢了手机,去吃晚饭。

原以为又加了一个不会再有交集的陌生人,没成想三天后,那个小猫的头像又跳了出来,一大串痛哭的表情刷了我的屏,最后附上一句话,来了三天淋了两场雨,都成落汤猫了。再也不来A市了,连天气都欺负我。

孩子气的语气,我十分好奇她的遭遇。

她倒也不是一个藏得住话的人,很快就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原来她老早就在网上找工作,看上了一份书吧的工作,也打电话联系了,本以为妥妥的,谁知道一脚却踏进了中介的门,那里开口就要钱。她当然没给了,转身下了楼。一个大叔缠上了她,问她愿不愿意做话务员的工作。

所以你去了?我默了,真是一个容易上当的孩子。

嘿嘿,她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过来,当时没地方去啊,那里提供住宿。

我噎了一口,真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然后呢?

在那里呆了两天呗,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学校,那我打电话不是去害人吗?

莫名想到了小白兔三个字,我劝她,那就回家吧,暑假工的确不好找。

才不,我要转战C城,一个傲慢的表情。

C城,那真是一个风评不怎么样的城市。

你还是回家吧。

票都买好了,怎么可以回家?

C城有亲戚吗?

没有。

那你……

C城有很多厂,我联系好了一个,虽然,很有可能是中介。

这姑娘没救了,我送她四字,祝你好运。

又是几天没联系,一天半夜三更的,她突然发来了一个地址,附带一句话,哪天我没报平安,就请报警吧。

我问,怎么了?

她说,她正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睡觉。

各种不好的画面涌上大脑,我只能默默问,没事吧。

他以为我很相信他,暂时没事。

我正准备细问,那边却下线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突然发了一段语音过来,很嘈杂的环境,应该是在街上。

我逃出地狱了。很稚嫩的声音,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接着,她向我讲述了这几天的不幸遭遇,进了厂,工作三天,意外被辞退,一分钱没得到,还被中介扣了身份证,后来又去网上找工作,再去了一个中介公司,一个男的说要后天才能去工厂,给她安排住宿居然去了他家,就这样过了一晚,然后趁男人不在的时候,她便逃了出来。

还是回家吧,C城这地方,骗子很多的。

啊?小猫一阵狼嚎,你怎么不提醒我?

你想来C城的那天我就想提醒你的,见你都打算好了,我以为你知道。

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会来了。

你还是快点回家吧。

才不要,这样很丧唉。

你已经够丧了。

丧自己知道就好,我不想昭告所有人。

是怕亲人担心吧。我能理解她的思想,却不能理解她的行为。

那你打算怎么办?

随便找个房子住吧,躺着等开学。

那真是有够丧的。

后来她果真找了间房子住下,我问她最近在干什么?

她说,我感觉我发霉了,等着腐烂。

那就去晒晒太阳吧,兴许有机会发芽。

啊,真是个好意见,等我开花了就告诉你。

彀中
彀中  VIP会员 庸人自扰之。

被中介卖了还得给他数钱

相关阅读
回乡记

他们不过是芸芸重生里最普通的一家人,再努力,最后也不过是普通人。 抢票软件是提前下载好的,网络偏偏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早知道就在单位抢票了。” 看着永远显示载入的页面,何遇不禁嘟哝,不断按F 刷新。 小区太老旧,何遇入住的时候,就被通知随时可能拆迁,所以网线扯了很多年,也没什么人来更新换代。 当然,与其他相比,网线的老旧根本无关紧要——比如小区老旧到路灯时亮时不亮,监控探头分布极少。有时候加

锁麟囊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种福得福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广德楼里,挂着猩红的帷帐。三丈见方的戏台上,伴着两侧打着点儿的板胡三弦,戏里的薛湘灵一个回身,抖出几尺长的水袖,抖着音念出唱词。 二楼的雅座里,大先生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右手枕在脑后,左手拿折扇在面前的八仙桌上点着拍子。 大先

心怀感恩,学会放下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什么。生活本来就是鲜花和荆棘并存。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正在经历什么,坚持住,你定会看见最坚强的自己。守得初心,等待光明,沉淀后,去做一个温暖的人。一直相信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也要相信: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我该遇见的人。有人说:人

菜店秀才

秀才后来坐在门口抽烟的日子越发频繁,逢人招呼口气硬气了不少…… 秀才的菜店就开在小区门口第一家,每天早晨都会看见他开着那辆旧三轮拉着新批发的水果蔬菜伴着吱扭扭的腐朽声,一把刹车停在店门口哼哼唧唧的卸货,可能出于一些职业病的缘故,我总觉得这人肺不好,老是觉得他稍稍用力就觉得呼吸困难,气管的呼声有些粗糙,哪怕这样,他也在努力维持生计,好像关于挣钱这件事早已不是好的生活奔头,再者也在打发这无趣的日子。

背影

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童爸、童妈都已经退休在家。在这个四线城市,老两口加起来有近万元的退休金,生活倒也十分的惬意。 三个儿女都在北京打拼。 大儿子是个医学博士。原本在北京的一家公立医院上班,后来辞职下海,开了间私人诊所。生意很是不错。儿媳是名护士,和老公一起打理着诊所。 二女儿和女婿在北京开了家美容美发店,也已经发展到了开连锁店的规模。 小

时光飞逝,你的爱从未变过

春天的雨水润洗着这片干枯的大地,却无法润洗这坐在墙角女孩的心。风飒飒的吹,雨水潇潇的而下,春天的雨水润洗着这片干枯的大地,却无法润洗这坐在墙角女孩的心。有时候她多么希望自己的母亲陪在自己身边,哪怕她有一个像样的节日陪在她的身边。只是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就是希冀,看着外面的雨,她想着妈妈会不会回来,想着妈妈是不是忘记了自己。 她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说话,第一次学会了跳舞,第一次获得了奥赛班数学的冠军,她

养母

“你不是我生的,但你是我养的,我就是你妈。”“你不是我生的,但你是我养的,我就是你妈。” 第一次我妈和我说这话的那年我 岁妈 岁,那一天我听隔壁的奶奶说,我是我妈抱回来的,不是亲生的。我难过极了,哭着跑去问妈,妈就告诉了我这句话。我哭的更惨了,却再也不怕别人的闲话。只要有人再说我是野种,我就会大声的告诉那些人,我不是我妈生的,但我是我妈养大的,她就是我妈。 后来,姥姥给妈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二婚

有一种“尊严”叫吃软饭

我做这些都是为什么呢?报复李美丽?还是糟蹋自己? 李美丽人如其名,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其实她脸蛋一般,但是她的气质非凡,腰板挺得笔直,说话时总是高昂着头,仿佛世界上的人都匍匐在她的脚下。她一出现就自带气场,一般男人见了她都会不自觉的弯下腰,但我却想做那个不一般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舞会上。不用说,她凭借一支舞的魅力成功夺走了女主人的光环,并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目光,当

懂事的孩子没有糖

我好像一直在操心中健康成长。有人说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其实甜兮早就知道了,在别人无忧无虑的童年里就知道了。 有一天我哥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回老家了,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件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他要离婚了!我所谓的嫂子提出的。 至于为什么情理之中吧,我哥上学晚,成绩也不好,因为我爸在老家的一句玩笑话,别人开始介绍,为了大人的面子我哥去相亲了,她长的好看,是小学学历,一开始她就不同意,说和我哥处不来

父亲的后半生

而立之年,我深切的体会到生活的锋利。父亲的后半生 沿着父亲的足迹 那年春天,经营两年多的包包店实在做不下去,望着货架上的一排排包包,不知如何处理,心中滴血般的刺痛。 母亲劝我:“事已至此,不必难过,生意自来起伏难测。桃镇有集会,不行去那摆摊处理了吧,留下也是祸害。” 我将父亲的三轮车开出。试试,无碍。 桃镇在黄河边上,那里无人相识,可免尴尬。早年听父亲说起,那里是个大集镇,三县交界,一条几百年的古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