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

2021-03-31 15:00:54

婚姻

“顾源,你知道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吗?”我率先发难。

顾源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尝试回答“红烧肉?白切鸡?还是……鱼?”他皱眉,“你不会就为了这个和我吵架吧?”

“对!就是为了这个!”

他猜了三样东西,竟然没有一样猜对。其实这也在我意料之中。肉、鸡、鱼,这些都是他这个无肉不欢的人喜欢的,而我,因为胃病,从来不会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我和顾源是相亲认识的。27岁那年,我还是没有找到男朋友,终于,父母忍无可忍,强令我去相亲。初时相到的几个,都是能在网上吐糟的奇葩。渐渐的,我的父母也不报希望了,他们说:“相完这最后一个,就算了。”

没想到,这最后一个就是顾源。那天的下午,阳光灿烂,顾源逆着光走来,彬彬有礼地说了句:“请问是夏小姐吗?”那一瞬间,我第一反应竟是,这人五官真端正。

说实话,爱情是要心动的,而婚姻只是简单的条件匹配。而我和顾源,从方方面面来看,都是合适的人。更何况,我对他,不乏心动。

我的电脑坏了,请顾源来看看,结果他三下五除二就修好了。我崇拜极了。这时候,他忽然来了一句:“夏颜,我们试试吧。”

试试就试试。这一试就试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们并未有彩礼、嫁妆、房和车的矛盾,大概因为彼此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

婚前,双方父母各揭其短。我爸拍了拍顾源的肩,全不顾我的抗议,直言不讳:“我家女儿啥都好,就是有些矫情,你多包容。”顾源妈妈也拉着我的手,笑说:“我们那小子神经大条,心不细,小夏也多包涵。”顾源并未否认,只是笑了笑。

婚后我才发觉,顾源的不细心究竟有多严重。我不爱吃苹果和橘子,他偶尔上一次超市,给我买水果必买这两样,别问,问就是忘了。难得有空下厨给我下个面吧,说不要葱花,最后放了好多葱花。问就是放顺了手。

我忍不住和爸妈抱怨,我爸却哈哈大笑,说:“你这个挑食怪,终于碰到克星了!”我愤然。

闺蜜听我这样抱怨,只以为我是在凡尔赛:“你家那位还给你买水果,下厨呢,我家那位只会葛优躺。”

其实我也知道,除了不够细心,顾源大概算得上是模范丈夫了。我平常工作清闲,就负责家里的家务,而家里所有的开销都由他负责。过年过节,也会给我送礼物,尽管这礼物从来送不到我心坎上,但必竟心意最重要。如果我们吵架,永远都是他先低头。这样的丈夫,如果还不知足,也太过份了。

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直到那一场晚宴。顾源的一位老同学从美国回来了,我和顾源请他的一些同学吃饭。男的女的,整整坐了一桌。顾源平常嗜辣,可今天点的菜却要多清淡有多清淡。

我正疑惑间,一个女人站起来:“顾班长还是很细心呀,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得白真真不吃辣,要我们陪她吃这些清汤寡水。”说完,仿佛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似的,朝我看了眼,“不好意思,忘记顾夫人还在这儿了,你不要介意啊,顾源和白真真都是过去式了。”

白真真尴尬地低下头。顾源赶忙打圆场,“大家吃,菜都快凉了。”

我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只能忍着,毕竟他们都是过去式了,不是吗?

酒过三巡,那个女人又口无遮拦起来:“顾夫人,我真羡慕你,有个这么好的老公。顾源当年和白真真在一起时可贴心了,知道她喜欢吃哪一家的早餐,就特地给她早起排队去买,一切都以她的喜好为先……”

我听不下去了,拿起外套,猛得冲出包厢,走上马路。顾源追上来,拉住我:“夏颜,你听我说,我不会出轨的,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我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痛骂了他一顿,然后我问他知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他果然不知道。

那一瞬间,突然就没有力气了,我对他说:“你先回去,我一个人走走。”他不放心我,但终究被我强硬的态度逼走了。

我独自一人走在步行街上,看着万家灯火,忽然想到一句话: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可我选择了婚姻,于是也不可避免的选择了将就。

相关阅读
陌生女人的头发

如果我没有在他的衬衫上发现那根头发的话,我还是可以继续幸福下去的。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的婚姻挺幸福的,如果我没有发现那根头发的话。 欧阳是我前夫,准确来说,我和他还没有彻底离婚,可是我现在却躺在我上司汤觅的怀里。汤觅愣住了,他只是默默地把我抱上床,替我盖好了被子。 其实在此之前,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我和欧阳结婚三年了,他一直很疼我,也很宠我。 只不过,这三年来,我的肚子一直不见动静,面对催

此恨绵绵无绝期

涣散的目光里,天边一抹孤傲的残月亦被染成了和血一样的猩红,慢慢渗入浓稠的夜色里。 “陶屹然!你敢出这个门,你信不信我马上从这里跳下去!” 顾芊芊趴在落地窗上歇斯底里的赌咒不过换来陶屹然片刻的停顿,他稍稍偏过头,拿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睨了她一眼,然后又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冷笑,说:“随便。” “嘭”地一下关门声干脆利落,玄关处,陶屹然的两只拖鞋一上一下胡乱的交叠在一块儿,就跟他们两个一样,纠缠不休

疑神疑鬼的男人

一句温暖的情话,一个用力的拥抱,一份柔情缱绻,逐渐驱散了他心中的阴霾。 “咚咚咚……”听见有人敲门,安安立刻跑来告诉正在洗澡的王晓蔓。 “那你先去问问他是谁。”王晓蔓跟女儿安安说道。 安安又屁颠屁颠地跑到门口问:“你好,你是谁呀?” “宝贝,是我。” 安安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马上给程磊开了门,并一把抱住了他的双腿,奶声奶气地叫爸爸。 程磊放下行李箱,将安安抱起来,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随即问:“妈

一个离婚女人的一生

我只是叙述了一个我见过的故事,一个真实的离婚女人的故事。如果你阅读这篇文章,我想告诉你,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没有渲染也没有转折,没有逆袭也没有复仇,我只是叙述了一个我见过的故事,一个真实的离婚女人的故事。 她和老公结婚 几年,后来被扫地出门了。是的,扫地出门,为了小三和小三的儿子。 她和老公刘伟军认识的时候,她是一个饭店的服务员,刘伟军是一个小厨师,那天她碰到了一条狗,她怕狗

亲密关系:做点准备,再“过招”

话虽说的轻松,但当时的奚凌霜觉得要是再不打麻药,自己真要一头撞死在医院里了。网恋奔现还不错。 可能因为照片没有任何的修饰,见了面竟然本人比照片还要好一些,个子高高的,不瘦也不胖。整个见面的过程,做事也显得沉稳。 奚凌霜对这个男孩很满意。之所以说男孩,是因为他们也才十八九岁。奚凌霜十九,男孩十八。他们都是大学生,严格来说奚凌霜是大学生,男孩是即将上大学的“大学生”。 对,男孩今年高三,而现在距离高考

他和她的日子

陈晏冷笑着捉住了她裸露的双臂俯身吻她的唇,她却没有像那些出轨了的妇人一般躲开。 一粒一粒的珠子洒在地上的声音很好听。她从小就喜欢。 林月珉仰着头躺在沙发上,窗外雾蒙蒙的,石英表在此刻没有停留。或许是做梦。很烦。她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像毫无生气的木偶,有头狮子困在心里。 在路上看到一只狗从车下着急慌忙的闪过,她不可抑制的笑。 “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是夜里一点,那天下雨了,我本来睡的就浅,铃声一响我便醒

一场惊吓

有一天,她最疼爱的女儿会怼她一句:你给爸爸当保姆! 肖小颜挂掉学校电话后,低低笑了一声。 谁年少青春没段爱恋,学校也太小题大做了,发现小女儿田菁早恋这么点事,犯得着请家长。 不过学校有请,她可不敢怠慢,才要打给田瀚,叫他一起去,脑海却浮现出之前自己出差,让他去参加家长会的往事:他在电话那头把学校上上下下骂了一遍,又说自己工作多忙,一点小事请假多不好……最后她只得跟老师道歉,表示出差回来后马上去

大度的原配夫人

我看见你家方伟在手术室外面,护士说他是病人的男朋友。 杨文接到闺蜜小安电话时,是凌晨四点多。 小安的声音中透着疲乏:“文文,我刚下了一台手术。” 杨文睡眼惺忪看了看表,有些不悦地开口:“就为说这事儿,你犯得着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吗?” 小安支支吾吾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你唠叨两句,今天接诊了个姑娘,才二十岁,宫外孕大出血。” 杨文一顿,小安从来不会私下和她谈论病人的事情,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过来,

没想到,老公的第三者是我亲手找的!

方颜咬着一颗小草莓,亲密地送到了陈荣轩嘴边,两人旁若无人吻了起来。 . 明净开阔的瑜伽教室里,音乐如晨光般铺开。 廖婉瑜坐在瑜伽球上,两腿侧开,上身慢慢下沉,双手稳稳撑地。 突然,闺蜜火急火燎地闯入:“你那该死的前夫陈荣轩,今天要带小狐狸去敲钟,你还有闲情练瑜伽?” 保持着绝对平衡,廖婉瑜动作轻巧如行云流水,稳稳从瑜伽球下来。 她闭眼,睁眼,深呼吸调整气息,方才不疾不徐:“那又如何?” 闺蜜急得跺

人间滋味:麻婆豆腐

李采儿是孤儿,一直在福利院长大,本以为嫁给了此生最爱,没想到一切才是不幸的开始。“走,领证喽!”顾西哲拉着李采儿的手。李采儿有一点点犹豫:“你爸妈同意认我这个儿媳啦?我看上个月见面时他们好像不太喜欢我。” 顾西哲刮了一下李采儿的鼻子:“净瞎猜,他们很喜欢你就是没表达出来。” 顾西哲和李采儿拿着结婚证回到家里,顾西哲的父母看到后一惊,什么话也没说就回到了自己卧室。 李采儿是孤儿,一直在福利院长大。顾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