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的白衣少年终究离开

2021-03-31 15:01:29

爱情

1.曾经意外他和她相爱

林薇活了二十多年,始终是平稳且波澜不惊的人生。

可遇见梁柏是个意外,义无反顾地爱上他更是个意外。

以前中学时代,林薇的爸爸喜欢订阅纸质版读者,她有时无聊会翻翻。

有一次看到一句话“那时候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房有车,而是因为那天下午阳光正好,而他刚好穿了一件白衬衫。”

她知道“那时候”指的是父母生活的年代,那个书信车马都很慢的年代。

是她不属于的时代。

可是看到背着行囊、穿着干净白衬衫的梁柏,她还是沦陷了。

2.在不会犹豫的时代

大二那年暑假,她在家乡城市的一家青旅做义工,做些简单的登记入住事件。

夕阳的光透过青旅门口的风铃,落在男孩的眼睛里,全是繁星。

他说:“你好,麻烦办一下入住。”

林薇楞了一下,立即用他的身份证为他办好入住。

梁柏,很好听的名字,中间差个“山”就能化蝶了。

不多不少,恰好住5天。

她知道来青旅入住的,要么是囊中羞涩但又需中转过夜的人,要么是喜欢青旅文化、顺道旅游的青年。

5天时间,刚好够走遍这个小城的知名景点。毫无疑问,这个男生是来旅游的。

当天晚上,青旅老板组织狼人杀,一群志同道合的陌生人玩得不亦乐乎。

有一次,梁柏和林薇成了狼人同伙,他们默契地同时指出其中一个厉害的老手,将他杀掉。

手指伸出的一瞬间,他们看到对方的眼神,会心一笑。

3.以为明白所以爱得痛快

后来便自然地成为好友,林薇自告奋勇地带梁柏游玩这个城市的大小角落。

梁柏有些不好意思,说怎么好意思耽误你工作?

林薇说没事没事,我本来就有几天假期的,说不定以后我到你的家乡玩呢,那时候就得麻烦你了。

她知道他的家在北方,带着一股东北雪碴子的口音早就出卖了他。

果然,梁柏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他那个坐落在纷飞大雪中的北方城市。

他说他喜欢自己的家乡,可是也想趁年轻到处走走,看看不一样的世界。

他说他今年大三,大学期间走过很多城市,喜欢住青旅,因为便宜且热情。

5天时间很快,梁柏将要进入下一段旅程。

他们互道别离,梁柏拉着林薇吃了一顿酣畅淋漓的火锅,笑着说:“等你来我家乡玩,带你吃我们那边的炭炉火锅。”

4.一双手紧紧放不开

这之后,他们常常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微信上聊着天。

她喜欢听梁柏分享那些新鲜的地方,新鲜的人和事。

寒假的时候,林薇破天荒地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那个北方城市。

她没看错,梁柏不仅干净阳光,还细心温柔。

他提前规划好游玩路线,整理好当地美食清单,接她时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

贴心地提醒她不用带伞,北方的鹅毛大雪根本用不着伞,因为雪落在身上根本不会化。

都是微小的细节,可林薇知道很多男生连这些细枝末节都做不到。

后来理所当然地,他们相爱了。

梁柏在送她去火车站那天,给自己也买了张票,说:“本来想等你回去跟你在微信上表白,可我觉得那不够正式,所以我临时决定送你回家。”

就这样,一路牵手回家,他们两人都舍不得放开。

5.忘不了你的爱

但终究还是没办法,林薇不敢再还没毕业的时候便跟父母坦白。

于是梁柏又立马买了回北方的票。他不想让林薇为难。

这之后,尽管是异地恋,可他们总是相互理解、彼此思念。

她睡不着,他会给她讲睡前小故事。

她身体不舒服,他会买好药快递过来。

他担心父亲的身体,她会忍着困意听他倾诉儿时父母的悉心照料。

她也为他织围脖,不够精致好看,可总能听到不重样的赞美。

每逢小长假,他们会约好去一个地方玩,长途跋涉很累,可两人见到对方时总晓得像孩子。

6.心中的执着与未来

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他们之间满满的欢欣开始掺杂现实的泥沙。

人们总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而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

梁柏比林薇长一届,也成熟很多。

林薇毕业那年,梁柏已经工作一年,在北方城市一个稳定的事业单位。

这样的工作,可以供得了一家老小,遇上假期还能像以前一般到处走走。

梁柏想得很清楚,他想去林薇家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想过两个家庭的距离,如果林薇的父母介意,他甚至可以辞掉工作,到林薇的城市打拼。

毕竟这个城市气候比北方好许多,以后父母到这个南方小城养老也很好。

可是林薇一直很抗拒,她无法想象父母知道梁柏的存在时会怎样。

一向听话的女儿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要离家?还是千里之外的北方?

她害怕父母伤心,也害怕操之过急会惹得父母对梁柏印象不好。

7.那幼稚的男孩

可是她拗不过梁柏,最终还是见了面。

父母在家里招待了梁柏,一脸慈爱的微笑,可是话里话外都是疏离。

一说距离太远,生活习惯不同。

二又提到梁柏父母不是国家单位的双职工,以后养老负担怕是太重。

林薇知道,父母这是在替她做恶人,是为她以后的生活着想。

可她舍不得看到梁柏眼睛里暗下去的光辉。

她第一次顶撞了父母,说当初父亲家也不怎么样,爸妈一辈子过得不也挺好?

父母没说话,只是看着梁柏,梁柏笑了笑,说“薇薇,我不会让你吃苦的。”

然后他看着林薇的父母,坚定地说:“叔叔阿姨,我决定辞去工作,去北京做互联网创业,等有了一定经济基础再娶薇薇。”

林薇知道,梁柏温柔善良,可他也是骄傲的,她无法想象他下了多大的决心来爱她。

8.我没能把你留下来

后来林薇送梁柏上车,说“你别介意我爸妈的话。”想了想又不知如何为爸妈开脱,只好作罢。

她心里想,没关系,只要他们两愿意就行。

梁柏愿意去北京为她拼一个未来,她也愿意去北京陪在他身边一起。

林薇没想到,这句没说出口的誓言后来再也实现不了了。

她有时候后悔,如果当初自己不是想给梁柏一个惊喜,而是把这句话说出来,是不是他就不会消失不见了。

梁柏回家的前几天,林薇还能收到他的消息。

可后来他越发忙碌起来,有时甚至一两周都不回个信儿。

过了几个月,梁柏在微信上跟林薇提出分手。

林薇脑袋一下子炸开,她问:“为什么?”

电话那头很久没有消息,过了一会,梁柏说“因为我不喜欢你了,我爸妈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她的父母不要求我爸妈是双职工。”

林薇一下子便凉了心,梁柏可真狠啊。

如果他的理由是害怕给不了她一个好的未来,林薇可以毫不犹豫地奔到北方和他在一起。

可是他说不喜欢,没有爱情的婚姻食之有何味?

他话语里对林薇父母的怨怼,也让林薇不敢勇敢。

她害怕曾经那个干净温暖的少年变得狭隘怨愤,那她又该如何自处?

9.他能给你一个期待的未来

林薇什么都没做,在家静静地待了一个月。

不与父母说话也不笑,只是不停地删去手机里那些曾经的记忆。

她能感受到父母的小心翼翼,能感受到父母的关怀。

于是一个月后,她又成了以前的那个林薇。

好像梁柏只是水流带过的一片枯叶,流走了,也就算了。

她听父母的话,去认识一个本市的男生。

男生与林薇见面时穿了白衬衫。

林薇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清新的洗衣液的味道,很像阳光。

她早已没有了热情,可男生很好,他没有梁柏的周到浪漫,可他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人选,尽管木讷,却真心疼爱林薇。

他能给林薇一个期待的未来,即便是父母所期待的未来。

后来的后来啊,林薇有了自己的小宝宝。

她喜欢和丈夫在黄昏的时候散步,喜欢丈夫每晚下班回家都会记得给她带一份爱吃的鸡柳。

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梁柏了,她是聪明的女人,知道珍惜当下。

当下的她心里全是那个木讷但温暖的丈夫。

可是有一天她好像在夕阳的余晖里看到了梁柏,他还是穿着白衬衫的样子,一转眼就消失在人群里。

10.所有的遗憾都不是未来

林薇不知道,那不是她的幻觉,梁柏确实来过。

他想来看看林薇,看看这个他曾经爱过、也伤害过的女孩,是不是拥有了一份平稳静好的岁月。

当初他回到家后不久,父亲被查出肺癌,他没法去北京。

一边是父母,一边是爱人,他必须要做出选择。

他知道林薇的性子,害怕她追过来知道真相,于是说了那一番狠话。

后来他仍旧在大雪纷飞的北方继续自己的生活,父亲还是走了,不过走得很安详。

母亲这些年一直为他张罗相亲,可他心里还没放下林薇。

也不是还爱,毕竟时间可以把一切情感冲淡,只是那份时光总值得以一个更具有仪式感的方式来终结。

于是他请假来到这个南方小城,看到温柔且丰润的林薇,还有她身边微笑的男子。

梁柏知道,他该放下了。

回家之后,他去了母亲安排的饭局,以一颗完整的心对眼前温婉的女子说:“你好,我叫梁柏。”

相关阅读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可我选择了婚姻,于是也不可避免的选择了将就。“顾源,你知道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吗?”我率先发难。 顾源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尝试回答“红烧肉?白切鸡?还是……鱼?”他皱眉,“你不会就为了这个和我吵架吧?” “对!就是为了这个!” 他猜了三样东西,竟然没有一样猜对。其实这也在我意料之中。肉、鸡、鱼,这些都是他这个无肉不欢的人喜欢的,而我,因为胃病,从来不会吃这么油

以琛,以琛

只是我没想到,我居然也有机会,在一个没有赵默笙的世界里遇到以琛。看《何以笙箫默》时,我正在上中学,疯狂迷恋剧中的男主何以琛。我觉得不只是罗云熙和钟汉良演得好,还因为何以琛这个人物本身就像一个绮梦,看似冷酷,却又深情,看似顽强,却又脆弱。 因为太喜欢剧里的以琛,我甚至把小说翻来覆去地读了十来遍,梦里沉沉浮浮的都是同一个名字,以琛,以琛。 我有时幻想自己是赵默笙,有时又嫉妒赵默笙。 只是我没想到,我居

如何正确与竹马离婚

我笑出声,侧头看他,撞进一片与话语完全相反的温柔眸光。 我嫁给了我的竹马。 他的心上人不是我。 我讨厌他,他也讨厌我。 合并以上三个条件,可得:我的婚姻是个玩笑。 事实上如果不是我们两家世交,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这样臭脾气的人讲话,更别提结婚了。 婚礼上我俩笑得一个比一个假,他给我戴戒指的力道像是要把我的手指拗断,于是我在蓬松的婚纱遮掩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他微妙的脸色变化极大地愉悦了我,能与之相

还好再次遇见你

林朵朵:那你为什么不表白不来找我。徐好:以前是我找不到,现在是怕打草惊蛇。 离婚不怕,分手不怕,怕不够爱,怕遇错人。 今天是躲徐先生的第七天。 桃花朵朵开相亲工作室里,林朵朵躲在办公室的窗帘里,偷偷看外面的情况,缩起来的样子特别滑稽,好似怕外面有野兽一般。 秘书小吕一脸无语的看着曾经带领我们大杀四方创业的大姐头,遇见她哥徐好居然变成了爱捉迷藏的小白兔。 林朵朵看着外面没有徐好的车,立即端正着身

林深时见麓

她以为的重逢,其实早在四年以前。 时麓第二次见到林深的时候,是在一片樱花林下。 那时他们装作谁也不认识谁。一个是故作高深的摄影师,一个只是简单的古风爱好者。和上一次相比,已经是五年了,此时他们已经二十一岁。 那天天气不好,还下着小雨,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的,压抑至极,时麓特意从s市赶来c市看樱花,可惜天公不作美,让时麓淋成了落汤鸡,只怪出门没注意看c市的天气预报。 她站在亭子里躲雨,也不忘拿起手机拍

故事酒馆:红色高跟鞋

当维度空间拆分之后,他们将不会再看到彼此,因为他们本就不是一个维度空间的人! 凌晨两点。 故事酒馆的门口。 夜风萧萧,灯光灰暗,鲜少的人影摇摇晃晃的走着自以为是的直线,看起来可爱而又可乐。 “你们怎么看?” 站在门口的老板看着逐渐远去的‘走直线的人’,忽地开口问向身旁的金森和林远。 酒保衣着的金森如是门童的站在门口,但却潇洒不羁的一手夹烟一手环抱于胸前,略作深沉的轻笑道:“看起来可爱也可乐,看来…

惊!我竟然成了军阀的姨太太!(上)

我和沈肆丞好像没什么可说的。谈情说爱吗?这个世道,什么都能讲,唯独讲不了情爱。沈大帅的兵进城的时候,我爹正在三姨太的肚皮上,我就坐在前堂等着他。我甚至有点希望,他能杀了我爹。 我爹遇见我娘之前,是个小混混,在码头上扛大包过活,我娘留洋回来的时候,遇见了我爹。这就是个标准的千金小姐爱上穷小子的故事。我娘的爹自然是不同意的,我爹为了娶我娘,毅然决然的参了军。凭着一股子狠劲,他还真混出了点名堂。 他骑在

我曾经离你很近

许之瑶当了许素结婚时的伴娘,将她的姑姑亲手交给了当年的白衬衫男孩。写在前面:总以为爱情是不可战胜的我们最后都不得不败给现实。 “姑姑,我以后一定要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 岁的许之瑶情窦初开,穿着粉粉的睡衣,双眼亮晶晶,满是坚定。 许素听见侄女的话,哑然一笑,随后又怔住,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女孩肯定很幸福啊。 “姑姑,你怎么哭了?”许之瑶看见姑姑脸上的泪痕,担忧道。 许素抬手摸了摸脸颊,一片湿润。

契婚玩家手册之恶人

赵世文嗤笑一声,“那离婚登记我就是陪你去写着玩儿的,你还真以为我会答应离婚啊?” 安小蓉下了下午第一节语文课,从四年级一班教室出来,走向办公楼。 走出教室,她一直勉力支撑的精神慢慢松懈了,肩膀疲惫地垮下来。 刚刚课上她尝试了新的古诗教学方式,同学们互动积极,知识掌握情况也很不错。这说明她的教学创新方向是正确的,安小蓉感到欣慰,阴霾许久的心难得放晴。 路过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主任好像叫了哪个犯事学生的

搭戏情缘

“傻子,怎么还不告白?难道要等老娘我开口吗?” 大家好,我是卫天秀,我有表演型人格障碍,这位是我的戏搭子,曹青云。 “咳咳......有点意思啊,你小子。”我摆出一副总司令官的架势。 “哇哦哦!长官好!” “嗯,这个任务至关重要,国家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少年!”我顺势摸了摸我并没有怎么长出来的胡须。是啊,为什么我没有胡子呢? “是!长官!” 路过的人一脸迷惑不解的表情看着我俩。天呐!这就是我的观众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