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非晚

2021-04-02 15:02:39

爱情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1

桑酒重生了。

在病床上刚刚醒过来的桑酒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场景,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劳资重生了?!

桑酒看着床头的日历,一脸的复杂,她回到了十年前,十五岁的年纪。

是了,她在二十五岁就结束了那年轻的生命。

因为她处事张狂,能力也够强,没想到她青梅竹马的堂妹竟然嫉妒她已经很久了。

终于,在桑酒二十五岁那年,又一次升职那天,她的“好”堂妹动手了,伙同她刚刚相亲不久才谈的男朋友。

桑酒闭了闭眼,她没想到,那对狗男女竟然背着她勾搭在一起。

突然桑酒又想起,一个叫霍程的先生曾经在她升职不久前给她打过电话,听语气,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过她只见过他一次,基本上可以说是不认识他,也没在意。

可想起仅那一次的见面,桑酒就忍不住浑身发颤儿,她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危险,眼神冷到极致,可惜了那张脸。

想到这,桑酒不禁感叹一下,一个大男人长出那样也真是难为他了。

桑酒摇摇头,她怎么突然想起这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二十五岁的她已经不在了,再有什么事也跟她无关了,她即使想关心也有心无力了。

十五岁的桑酒还很稚嫩,小小年纪就父母双亡,她那时候不记事,因此对父母的感情也比较淡。

生活很贫困,桑酒记事起就寄住在她婶子家。

桑酒的婶子典型的市井泼妇,也就她小叔对她好些,但也就那样,她小叔是个惧内的。

桑酒很聪明,也有着一股子倔劲儿和不服输的劲儿,以至于她即使仅仅只上完了九年义务教育,在她后来的人生中也得到了大把机会,闯出一番事业,能挣不少钱。

而这一切却让她的堂妹,这个上了大学却不如她的“好”妹妹生了嫉妒之心。

2

“咯吱”一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桑酒被打断了思绪。

望向来人——她的“好”堂妹桑月。

桑酒的眸中极快的泛过一丝冷意,桑月没能发现。

桑月立即扑过来,哭的梨花带雨道:“姐,你怎么......怎么伤成这样?都怪那个天杀的小乞丐。”

桑酒想了想,小乞丐?猛然想起,十五岁这年,桑酒救了一个小乞丐,那时候的她很仗义,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的那种,便将小乞丐带回了家,没想到她婶子情绪那么激烈,说什么一个拖油瓶就够了,难不成还带一个?!

桑酒知道她婶子对她不好,对她自然没什么好感,十五岁又是叛逆的年纪,再加上桑酒本身脾气差,从小也能没人细心教导,便跟她婶子发生了冲突。

可十五岁的桑酒力气怎么大的过四十来岁常常在农村做粗活的妇女?

她婶子李霞就失手将她推倒了地上,脑袋撞到了桌角,貌似还是那个小乞丐果断,及时将她送到了医院。

桑酒回想一下,想知道那小乞丐长什么样,却发现想不起来了,十年了,过了这么长时间,她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她记得那小乞丐这时候还没走,是在她完全好之后,不想给她添麻烦才走的。

桑酒听着桑月的哭声不说话,心中冷意更甚,小小年纪就已经这么会颠倒是非黑白了,是那小乞丐的错吗?分明是李霞才对!

吵嚷了一会儿,吵的桑酒头疼。桑酒当即冷斥道:“给我闭嘴!”

桑月停了哭声,有些愣,印象中这个姐姐从来没有对着她这样说话过。

桑酒揉了揉太阳穴,总算安静点了,桑酒微微抬起眼睑,从门缝中突然看见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似乎发觉了桑酒看到了他,就推开门进来了,手里提着一壶水。

桑酒见人进来,当即就愣了......

这尼玛不是少年版霍程么?!那个跨国集团的董事长么?!十年前就这个鬼样子?!不应该是哪个世家的翩翩贵公子么?!卧槽?!比她还牛叉!!

不过......怪不得那时候面瘫脸,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且周身泛着冰冻三尺的气场,而且,一个乞丐,气质这么好?!

瞧瞧这一身破烂的衣服,居然还穿出了一番走t台味道,气质这东西难不成真的是天生的?!

趁这未来的超级大Boss没长开,拐来如何?以后就有靠山了……

桑酒笑的一脸神秘莫测。

桑月有些害怕刚刚那样的姐姐,不禁小声喊了句:“姐?”

桑酒没理她,反而一脸笑眯眯的喊着那小乞丐道:“你过来,让姐姐看看。”

嗯......没错,她不如拐过来当弟弟,哎呦我去,有一个超级大Boss当弟弟,她是不是可以上天了?

一般少年时代男生的个子都比女生偏矮。

桑酒下了床,看着眼前这个个子不到自己太阳穴的小乞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乞丐不说话,仍是一副冷淡的样子。

但从刚刚他听桑酒的话过来就可以看出他对桑酒还是有些不同的。

桑酒见他不说话,试探道:“没有名字?”

然后,桑酒就听那小乞丐罕见的“嗯”了一声。

桑酒直感叹,还真是高冷禁欲系。

桑酒又道:“那以后你就是我弟弟,叫桑程吧?”

那小乞丐抬起了头,微微仰望着桑酒,眸中有些不可置信。

桑酒自然看到了,这时候的霍程还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是很是稚嫩的,在摸滚打爬的拥有二十五岁心理年龄的桑酒面前很轻易就能看出他的心理活动。

桑酒笑道:“是真的,以后还让你上学好不好?”

桑程低声喊着:“姐姐。”这算是变相的承认了。

桑酒莫名想笑,这人怎么小时候还这么别扭。

3

时间飞快,桑酒很快就出院了。

期间李霞以及桑酒的小叔没有来看过一次。

桑酒不是不知道,还不是怕出医药费?

呵......好在她父母给她留了一笔钱,不然她能活到这么大?!

桑酒带着桑程回到了她叔叔桑中的家里。

李霞见桑酒回来,没说什么,可见到了桑酒后面的小乞丐的时候,立马就炸了!

“桑酒!你什么意思?!我们家养你一个赔钱货不够,你还再带一个拖油瓶?!”李霞大吼大叫起来。

桑酒淡淡地撇了李霞一眼,养她?也不知道谁养谁,以前她还小,李霞借着桑中可从她父母的遗产中拿了不少钱。

桑酒冷淡道:“婶子,以后我就不住这家了,我带着我弟弟去我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里住。”

李霞愣了,那怎么行?!那老房子还能卖不少钱呢,她养了桑酒这些年,怎么着也该有点回报不是?

桑酒见李霞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惦记着那老房子,当即桑酒冷笑一声,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就走。

不该带的东西一样没带。

谁都没有发现少年桑程盯着李霞的眸中极快的闪过丝丝寒意,极冷极冷,令人不寒而栗。

临走前,桑酒道:“这些年,我上的学校不需要学费,也没花什么你的钱,你反倒花了不少我父母留给我的钱,我也就不计较了,从此两清!权当这些年你对我的......”

说到这,桑酒顿了顿,这才寒声道:“照!顾!”

桑酒继续说:“你跟我叔说声,如今我大了,也有足够的能力照顾自己了,就不再麻烦叔叔一家了。”

说完,桑酒带着桑程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桑酒回到老房子后,看着满屋的灰尘,一些腐朽的家具,不禁感叹一声,开始动手收拾起来。

桑程什么都没说,默默帮着桑酒。

两人很有默契,半天之后,一个整洁的屋子就被打扫出来了。

桑酒看着外面推着腐朽的一些家具,扭头对桑程道:“就当是自己家,我出去一趟,你不要乱跑,我一会就回来。”

桑程看着桑酒,没应声。

桑酒知道他听进去了,就去找个小木推车将零散的家具堆上去后就推着走了。

桑程静静地看着桑酒的背影,知道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

而桑酒并不知道。

4

转眼间,桑酒跟桑程在老房子中度过了一个月。

九月初,正是开学的日子。

桑酒打算把桑程送去上初中,他这个年纪也该上初中,小学以及初中的知识桑酒会且学的很好,上辈子若不是李霞不让她继续上了,且高中三年学费她剩下的钱也不够用了,那时候,她自己也没能力赚钱,只好辍学,不然她恐怕能考上一所很不错的大学。

因此,桑酒打算等桑程回来的时候给他结合初中知识一起补。

毕竟未来的大Boss,不能让她养废了不是?她得好好培养才行。

这辈子桑酒也不打算上学了,不是因为桑程是未来的大Boss,而是她有上辈子的经验,已经知道该怎么赚钱了。

桑程也不负桑酒所望。

好在初中知识不是太难,桑程即使没有基础,也学的很好,次次拿第一。

这让桑酒不禁刮目相看了......这智商,她自愧不如,怪不得后来那么大成就。

想必后来有了什么机遇,加上他肯努力,不怕苦,智商又高,这样的人上天怎么会亏待,所以才有了那般成就。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去。

5

突然有一天,一辆辆豪车停在路边,紧接着,就是一整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老房子的门猝不及防的响了。

桑酒面色一肃,打开门,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拄着拐杖,周围围着许多黑衣男子。

桑酒冷静道:“不知各位是不是找错了人?”

为首的老头子开口道:“你是桑酒吧?两年多前,你收养了一个小乞儿当弟弟,叫桑程,对吗?”

听这话,桑酒就知道没找错人,当即冷声道:“那这是什么意思?”

为首的老头子听桑酒如此说话,也不生气,只道:“霍程是我丢失的孙子,他是我们霍家的继承人,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找寻,总算有些线索,便找到了桑小姐这里。”

桑酒被震惊的久久会不过神来,霍家......如此排场,能是哪个霍家?!那个霍氏跨国集团!!

想想上辈子,霍程是CS跨国集团的董事长......这又是怎么回事?不怪她没有把这两者联系起来。

压下这些疑惑,桑酒扭头看着沉默冷峻的桑程,这一年多他的个子,已经超过她了,长得也越发像那个成熟的霍程了......

十七岁了……也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

毕竟不是亲生的,且她不过收养他两年多,在这件事情上,她还不能主张他的意见。

桑酒问道:“阿程怎么看?你若不想去,姐姐便一直养着你的。”即使她知道可能他不会是那个跨国集团的董事长了,可又一个弟弟也挺好的,长得帅又懂事又聪明,虽然话不多却对她很好。

她还能有个伴,突然,桑酒心中就生出许多不舍,养了两年多,日子也渐渐好起来,她在朝着前世的发展方向而去,甚至提前了些,这么好的弟弟......可惜不是亲生的。

桑程望着桑酒,眸色一片漆黑,像一团漩涡,想把人吸进去似的,让人看不懂在想什么。

变声期的桑程用他那低沉沙哑的嗓音问道:“姐,你想不想我回去?”

桑程扭过头来,不知如何回答,她舍不得这个弟弟,可若他留了下来,便是毁了他的前途,他固然聪明,以后会有个很好的工作,但她仍然没有足够好的经济条件去培养更好的霍程,他的潜力不止仅限于此,他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一如那个成熟稳重的霍程......而不应该毁在她手上。

桑程看着桑酒如此,像是明白了什么。

桑酒,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舍不得吗?倘若你不舍,你不让,那我便不会走。

桑酒看着桑程的眸色越发漆黑,不由得有些心悸,她竟然觉得有些害怕......阿程似乎生气了,而且好像很生气很生气,可她不明白为什么。

她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那个霍程,如今的她,居然已经看不懂十七岁的他了......

桑酒稳了稳心神,压住心底的胆怯,缓慢道:“阿程,你若不嫌弃,我还是你的姐姐。”

桑程冷笑一声,跟着那群人一起走了。

桑酒有些愣,印象中,懂事的弟弟桑程从来没有这样对她过。

回想从前,冷淡的桑程会偶尔对她露出一个微笑,眸中透着丝丝温柔,让人如沐春风。

第一次她还惊奇呢,居然看到了未来高冷禁欲大Boss对着她微笑。

而桑程似乎知道她喜欢他笑,往后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虽然人前还是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桑酒却很知足了。

桑酒有时会很晚很晚回来,放学后的桑程会一直一直等着她,不管多晚,她回来,总能看到一片暖色的灯光,她心里也很暖。

桑酒在外两年多,期间会偶尔的喝醉过,每次回来,桑程会不高兴,可却会给她倒暖水,一直照顾她。

还有很多很多。

想着想着,桑酒不禁有些委屈,再怎么着,他也不至于这样对着她冷笑啊......她又没怎么他,她让他回去接受很好的生活不好吗?

桑酒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片湿润,桑酒再次愣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她都多少年没哭了......

桑酒狠狠地擦掉脸颊的湿润,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一个人照样过!!以前不都过来了么?何况现在的自己?!

可每当桑酒回到家中,总觉得不适应,少了点什么......

6

时光匆匆流逝。

时间长了,桑酒适应了这种一个人的日子,虽然偶尔还会想起那个懂事的弟弟。

二十二岁的桑酒已经步入了正轨,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些交往的朋友。

这天,桑酒在外应酬,喝了些酒,被一位男同事送到了家门口。

桑酒到了门口,面色有些红润,有些醉意,但仍保持着脑中的清明道:“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那我先进去了。”

说着,桑酒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钥匙尚未插进去,桑酒觉得自己手腕被人拽住了。

桑酒回头,有些疑惑道:“还有事么?”

那位男同事说:“桑酒,我喜欢你,你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好好对你的,也会更努力工作赚钱。”

桑酒挣脱出来自己的手腕,皱眉道:“对不起,我对你没有感觉。”

见那男同事还想说什么,桑酒不给她机会,抵着门想重新拿钥匙开门,门却突然开了。

酒后劲上来了,桑酒脑子已经有些混沌了,来不及思索为什么,就推门而入,将门立即反锁。

桑酒摇摇头,想要伸手摸着旁边的灯的开关,打开灯。

桑酒摸摸索索,却突然摸到一片类似于人的胸膛的感觉。

桑酒混沌的脑子似乎有些迷茫,尚未反应过来。便突然感觉到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一手搂着自己的肩膀,一个反转,将自己按在了墙上。

“磁”的一声,灯全部被打开了,桑酒突然从黑暗到刺眼的光芒,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地闭上了眼睛。

紧接着,桑酒觉得自己的唇上一重,有人又撕又咬,桑酒觉得自己的唇一片火辣辣的疼。

桑酒想要发出声音抗拒,却给了那人机会闯了进来。

火烫的舌尖进犯,霸道的攻城掠地,吮吸着桑酒柔软的小舌。

强势而又霸道的感觉,热烈而又持久。

桑酒躲避着,却好像让那人的进攻更加猛烈。

桑酒适应了光线的强度的猛的睁开眼,就见眼前一个熟悉的俊脸!

桑程?!不!是霍程!

7

他回来了!桑酒顿时清醒了,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的大掌紧紧箍着动弹不得。

桑酒觉得身子有些酥麻,而且呼吸不过来。

终于,霍程松开了桑酒的唇,桑酒觉得自己的唇好像肿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整个人软在霍程怀里。

霍程听着她喘着气,话也说不上来,大大的杏眼瞪着他。

可桑酒哪里知道,此时的她满脸娇媚,眼尾都染着情色,根本不是在瞪人。

更像是不满足,起码在霍程眼里看来就是如此。

霍程一把将桑酒抱起来,走向沙发,将人压在沙发上。

从额头到眼睛到鼻梁,一路向下,直到脖颈,霍程一边热烈的吻一个接一个落下,一边说着:“桑桑、桑桑、桑桑......”

桑酒推着人,推不动,恢复过来后,又羞又惊道:“我是你姐姐!你怎么......”

桑酒没有发现,霍程如此对她,她却一点也不愤怒。

可霍程发现了,磁性的嗓音低低地笑了声,接着堵住她的唇。

桑酒“呜呜”出声,霍程越来越放肆,大手撩开她的上衣,一路摸索了上去。

桑酒猝不及防的叫了一声,那声音又娇又媚。

桑酒并不是国色天香,却是很耐看的那种。

霍程听到这声儿,刚刚听到那个男人的表白以及桑酒喝酒的气也都消了,玩味地说了句:“我有你这么嫩的‘姐姐’么?”

桑酒美目圆瞪,看着作乱的某人,自己又被压的死死的,也没有办法。

只好软了语气道:“阿程,我是你姐姐,你快点松开!!”

霍程不停,含糊不清的应着:“嗯……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桑酒也被撩的出了反应。

一切似乎都发生的那么理所当然。

8

次日上午,桑酒悠悠转醒,有些迷迷糊糊的,动了动身子,很不适,想起昨晚的事……

桑酒猛地惊醒,天......发生了什么,她居然......

望着卧室内,没有霍程,桑酒忍着不适立马穿了衣服打开房门。

就见桌子上摆着早餐,而厨房那边,霍程正端着热粥过来。

霍程见桑酒出来,笑着道:“桑桑,怎么不多睡会儿?”

桑酒突然脸蛋就红了,发生了这事,她以后还怎么面对阿程,真是喝酒误人!

桑酒坐到桌子前,见是西式餐点,有些疑惑,阿程会做?

霍程也坐到她身边,道:“我那天走之后,就被送到了美国,一直有人看着我,在那儿学习满五年后才能让我回来,所以没能联系你,对不起,桑桑。”昨天的事也是因为他看见有人表白心里不高兴,再加上五年没见,他很想她,所以没忍住。

而且他看她,似乎也不是不喜欢他的。这个认知让霍程很是高兴。

桑酒听罢,他临走前那么对她,她是委屈过,可能也怨过,但此刻,这些情绪都没有了。

虽然他说的平淡,可被监视的日子肯定不好受。

霍程接着道:“所以我回来后,夺了权,将霍氏集团纳为己有,改名为CS集团,就马上来找你了。”C寓意程,S则是他的桑桑。

桑酒一惊,都是一家人,为何如此?可想到有人监视他,瞬间理解了,豪门哪有这么多亲情,这就好比古代的皇族。

霍程不想提那些事情,转而温柔的抱起桑酒,将人放在自己腿上,脸在她的耳边厮磨,轻轻道:“桑桑,我们结婚好不好?”

桑酒觉得阵阵热气,有些敏感的躲了躲,猛地听到了这话,桑酒顿了顿问:“那你爱我吗?”

霍程毫不犹豫的回答:“爱!”大概从你把我带回来的时候吧,上一年初中后,他才明白,那不是亲情,是爱情,不然那时候的他为何总想亲她?想摸她?喜欢她笑,不喜欢她不开心,她喝醉了难受他会心疼?

那时候他尚且隐忍,虽然半夜他会偷偷亲她,可也是浅尝即止,哪里够?

如今全部爆发,便愈发不可收拾。

霍程没一会儿,就眸色沉沉,桑酒坐在他腿上,再见他眸色,脸颊顿时爆红。

桑酒忙要起来,却被他抱着回了卧室。

9

良久之后。

霍程看着怀里的人儿,道:“下午我们就去领证。”

桑酒有些迷茫,下意识就拒绝道:“我不要。”

霍程将人压回去,邪气道:“刚刚可是你答应的,不若,我帮你回忆回忆?”

桑酒真是怕了他了,忙应道:“行行行,你让我休息会。”

桑酒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原来也喜欢他的,不是亲情,是爱情。

桑酒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霍程看着桑酒沉静的睡颜,嘴角亦勾起一抹微笑,整个冷峻的脸色都被柔化了,看起来温柔至极。

桑桑,是他的宝贝。

霍程不禁搂紧了怀里的人儿,低头吻了问桑酒的额头。

余生有你,不负此生。

两米八的小妖精
两米八的小妖精  VIP会员 “山林不向四季起誓 荣枯随缘”

桑榆非晚

相关阅读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刚升入大二这年,我疯狂的迷上了唱歌。 周末放假了就约着朋友去KTV一展歌喉,平时没事就在K歌软件上打发时间。 那段时间刚流行起来一首民谣,于是我连续听了好几天,然后就录了首发出去。 习惯性的翻了一下别人的作品,无意间点开了一个附近的,听了一下确实挺好听的,我随手给他送了几

肩上月,是我意中人

陈以重就像照在她肩头的明月,带着她一点一点走出黑夜,走向康庄大道。 阮筱晓在厕所里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想起昨晚上做的事,她快要窒息了,整个人都塌陷了。这真的是这辈子做过最丢脸的事了。 最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就在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酒吧狂欢,全都围在她那只有 平米的花店里七嘴八舌。她也没注意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只忙着完成订单。 结果一到晚上七点,就嚷嚷着催她关了门。她一问才知

怀林未晚(上)

刘海半遮着阴沉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似乎让包厢里所有的人都黯然失色,程琳有些恍然。 “怎么了怎么了,继续呀!” 程琳喝多了,音乐停了就开始嚷嚷,也没发现周围的人都盯着门口看。 “程琳,这么晚了为什么还在这儿?”清冷的声音让程琳打了个冷颤,霎时间酒醒了大半。 她扭过头看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高大身影,合体的手工定制西装将苏瑾怀挺拔的身姿完美的勾勒,程琳缓缓地抬头,盯着苏瑾怀的脸。 刘海半遮着

林小姐的白衣少年终究离开

林小姐喜欢上的那个人,终究还是没逃过世俗羁绊,远离了吗? .曾经意外他和她相爱 林薇活了二十多年,始终是平稳且波澜不惊的人生。 可遇见梁柏是个意外,义无反顾地爱上他更是个意外。 以前中学时代,林薇的爸爸喜欢订阅纸质版读者,她有时无聊会翻翻。 有一次看到一句话“那时候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房有车,而是因为那天下午阳光正好,而他刚好穿了一件白衬衫。” 她知道“那时候”指的是父母生活的年代,那个书信车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可我选择了婚姻,于是也不可避免的选择了将就。“顾源,你知道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吗?”我率先发难。 顾源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尝试回答“红烧肉?白切鸡?还是……鱼?”他皱眉,“你不会就为了这个和我吵架吧?” “对!就是为了这个!” 他猜了三样东西,竟然没有一样猜对。其实这也在我意料之中。肉、鸡、鱼,这些都是他这个无肉不欢的人喜欢的,而我,因为胃病,从来不会吃这么油

以琛,以琛

只是我没想到,我居然也有机会,在一个没有赵默笙的世界里遇到以琛。看《何以笙箫默》时,我正在上中学,疯狂迷恋剧中的男主何以琛。我觉得不只是罗云熙和钟汉良演得好,还因为何以琛这个人物本身就像一个绮梦,看似冷酷,却又深情,看似顽强,却又脆弱。 因为太喜欢剧里的以琛,我甚至把小说翻来覆去地读了十来遍,梦里沉沉浮浮的都是同一个名字,以琛,以琛。 我有时幻想自己是赵默笙,有时又嫉妒赵默笙。 只是我没想到,我居

如何正确与竹马离婚

我笑出声,侧头看他,撞进一片与话语完全相反的温柔眸光。 我嫁给了我的竹马。 他的心上人不是我。 我讨厌他,他也讨厌我。 合并以上三个条件,可得:我的婚姻是个玩笑。 事实上如果不是我们两家世交,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这样臭脾气的人讲话,更别提结婚了。 婚礼上我俩笑得一个比一个假,他给我戴戒指的力道像是要把我的手指拗断,于是我在蓬松的婚纱遮掩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他微妙的脸色变化极大地愉悦了我,能与之相

还好再次遇见你

林朵朵:那你为什么不表白不来找我。徐好:以前是我找不到,现在是怕打草惊蛇。 离婚不怕,分手不怕,怕不够爱,怕遇错人。 今天是躲徐先生的第七天。 桃花朵朵开相亲工作室里,林朵朵躲在办公室的窗帘里,偷偷看外面的情况,缩起来的样子特别滑稽,好似怕外面有野兽一般。 秘书小吕一脸无语的看着曾经带领我们大杀四方创业的大姐头,遇见她哥徐好居然变成了爱捉迷藏的小白兔。 林朵朵看着外面没有徐好的车,立即端正着身

林深时见麓

她以为的重逢,其实早在四年以前。 时麓第二次见到林深的时候,是在一片樱花林下。 那时他们装作谁也不认识谁。一个是故作高深的摄影师,一个只是简单的古风爱好者。和上一次相比,已经是五年了,此时他们已经二十一岁。 那天天气不好,还下着小雨,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的,压抑至极,时麓特意从s市赶来c市看樱花,可惜天公不作美,让时麓淋成了落汤鸡,只怪出门没注意看c市的天气预报。 她站在亭子里躲雨,也不忘拿起手机拍

故事酒馆:红色高跟鞋

当维度空间拆分之后,他们将不会再看到彼此,因为他们本就不是一个维度空间的人! 凌晨两点。 故事酒馆的门口。 夜风萧萧,灯光灰暗,鲜少的人影摇摇晃晃的走着自以为是的直线,看起来可爱而又可乐。 “你们怎么看?” 站在门口的老板看着逐渐远去的‘走直线的人’,忽地开口问向身旁的金森和林远。 酒保衣着的金森如是门童的站在门口,但却潇洒不羁的一手夹烟一手环抱于胸前,略作深沉的轻笑道:“看起来可爱也可乐,看来…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