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旧爱,锦书一阙

2021-04-03 12:01:04

爱情

南城的风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吹了四年,都没能吹动我的心。唯独,在我一无所有后,我愿意无所顾忌的再次流浪南城。其实,从一开始我也一无所有。

1

离开南城前,陈年请我吃了一顿饭。但是,他不知道我两天后就要离开南城。这一餐和往常一样,各自都带了其他朋友。我和他并肩坐着,只聊了一些最近生活上的琐事。

饭后KTV也是陈年定的。好像我和他在一起的多数时间,他都是这样安排的。他知道我最大的娱乐爱好也就是在ktv里泡泡。

实际离开南城,我内心挺难的。我在南城读的大学,实习也在南城。期间离开过,兜兜转转一年后我又回了南城。也有一个薪资不错的工作。但是,它又要倒闭了。我发现一个情况,我每去一个公司。不久,它都会关门大吉。我心里很憋屈,我实在想不出留在这座城市的意义是什么,所以我决定回老家。

我和他中间隔了几个人,包间里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大家几人为伍。期间有他的朋友向我敬酒,他拦了,替我喝了。

“她不喝酒的”。这是他的原话。

他是知道我的,我真的很少喝酒。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主动敬了对方一杯,也只此一杯。

我的情绪没有出口,再加上这个氛围。我走出去买了一包烟,回来后在桌角默默的点了一支。他看见了,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抽烟。

我和他中间隔了几个人。他走近,“不要抽男士烟,太呛了。”我想,他应该是察觉出我的异样。

我用手扶了扶额前的散发,“我知道,就抽一根。”

他没有再说什么,又回他所在的位置坐下。

凌晨时候,局面散去。我和朋友也要走了,他说,“送送我。”

我说,“不用了,都喝了酒。各自找个车回家吧。早点休息。”

他应了声,和我在街口背道而驰。

这是我回忆里,最后一次和陈年在一起的情形。

2

我和陈年的相识,没有什么巧合。就是朋友聚餐,见过一次。再后来,我俩不知怎么就在一块儿实习了。

那时候公司里,就我和他是实习生。加上认识又年纪相仿,所以我们总是在一块。

最初的时候,我们也不怎么说话。契机是源于一把伞。那天下雨,他中午要回家吃饭。而我刚好留公司加班。我见外面的雨不小,就顺手把常背在包里的伞递给了他。

他回头,向我说了声“谢谢”。

至此,我们才熟络起来。

我和他一直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陈年的家庭不错,大城市的人。但是他父母在他初中毕业后就离婚了。陈年由他妈妈扶养。说这事儿的时候,他很坦然,没有一点隐瞒。

我问他,“你难过吗?那时候肯定很伤心吧。”

他很平静地说,“没什么伤心的。反正可以要两份钱,两人都要给。”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是我知道,他不快乐。只不过早已称不上难过,是习惯了。

后来,我们总会和朋友出去旅行,短途旅行。他总爱摸我的头。会陪我在商场同老爷爷老奶奶蹭坐,会提我拎包。会在我爬山爬不动时,拖着我走……

公司总有人议论,我们肯定是在一起了。实际上,并没有。

在一起的时光不长久,我离职了。

原因很简单,我被一个老员工骚扰了。

这对于一个初入职场的小白而言,简直忍无可忍。一份工作而已,既然他不知羞耻,我也没办法公开他若有似无的骚扰。那我就离职。

就这样,我和陈年没有在一个公司上班了。但是陈年会时常给我发消息,讲公司发生的事。有空依旧会请我出去吃饭。

陈年,实际上是个特别钟情夜生活的人。他喜欢喝酒,这可能缘于他的家庭。听说他们家一直都会在吃饭时,小酌几杯。他可以和不认识的人喝酒。他觉得四海之内皆酒友。再加上他们家对他,一直都是散养。所以,他可以一晚上几个局的跑。

而我不一样。我的生活总是有据可循。每天尽量准时睡觉,准时起床。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们家的家教是很严格的,这些从小都在我的骨子里刻下了。所以当我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时,我依旧这样要求自己。

陈年每次请我吃饭,都会找各种各样的私房菜馆。讲只要去过一家不错的馆子,总会带我去尝尝。

后来,我离开南城。期间有一年到处停留。一直都没有回去。他时常问我,“还回来吗?”

我说,“我不清楚。也许不会了吧。”

他只会一句,“好吧。”

3

人生总是兜兜转转,一年后我又回南城了。和朋友合租在一个靠近酒吧一条街的地方。

有一天夜里,他给我打了电话。

“你睡了吗?”他问。

“睡下了。怎么了?”我很诧异,他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

“我离你很近,我看你朋友圈的定位就在这边。”他说。

“你在喝酒吗?”我问他。

“对,但是我不想叫你出来。这不是你喜欢的场合。”他解释说。

“好吧,我睡了。”

“嗯,晚安。”

我们的对话就这样结束。好似这个电话没有什么意义!说的话,仅限于字面意思。

后来,就有了我再次离开南城前的那次吃饭。

4

刚开始我回老家,他依旧会隔一段时间就问我,“还回来吗?”

我依旧是那句,“不一定”。

后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变成了,“不回去了。南城没有带给我太多快乐。”

再后来,他会问“你谈恋爱了吗?”

我说“还没有。”

后来。有一年冬季,他给我寄了一张他在西藏旅行的明信片。他知道,我喜欢这些小东西。

亲爱的小艾:

西藏的天真的好蓝。我去看了天葬,现场很神圣。但我觉得你可能会有点害怕。下雪了,但朝圣者依旧三步一叩首,叩拜前行。有机会你也该来看看,西藏挺适合你的。

小艾,新年快乐!你是我……

我收到的时候右上角被撕毁了好大一块。仔细一看,是邮票被撕掉了,连带靠近的几个字也被撤掉了。我也不曾问过他,那几个字是写的什么。我猜,应该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吧。

4

我离开南城近4年,陈年去了好多个城市旅行。有时候他会在一个地方租个房子,待个小半年。但是他依旧一个人,没有谈恋爱。

就在我一无所有。生了一场病,变换心态准备悄无声息回南城的时候,朋友圈里发出他和她女朋友订婚的照片。

我点开看了一下。我知道,我该祝福他。至少,这是一个值得开心的事。遇到人生伴侣,是很重要的事。

但是,我没有。我只是默默地点了一个赞。

当我回南城后,我没有联系他。因为不联系是最好的结果。

偶然联系到一个共同的女性朋友,她嫁给当年追他的男孩,就这样留在南城。

她问我,“当年为什么没有和陈年在一起?”

我很诧异的回,“为什么这样问。大家不都是朋友吗?”

她说,“当年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我。只不过他从来不敢开口。那次西藏旅行,他们四五个朋友一起去的。她亲眼看见他写的,你是我永远的angel。”当时她还笑他,怎么不早些表白?

我说,“我没有看到那行字。我们不停的错过,也许有缘无分吧。我祝福他,遇到真爱。”

朋友喟然叹息。

5

其实,当年我往陈年身边靠过。

可是,我觉得他内心太寂寞了。他需要很多爱,很多很多的爱。而这种爱,我给不全。

我生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但是我的内心并不是一颗太阳。里面仍旧有一小块是空的,我时常也觉得冷。所以我要的爱情太自私了,我也需要别人给我很多很多的爱。

我们虽然能很好的相处,但是我们也时常因为无法快速理解到彼此所想,而互相争执。

有时候他是为我好,他不说明,我就是不明白。有时候,我又总喜欢一个人憋着,自己消化。

那个时候真的太年轻,再加上又因为我父母对单亲家庭这一点,极为介意。

我和陈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只能是朋友。

当然,对于陈年,我是有爱的。

可锦书一阙,陈年旧爱。

姻缘红线,各有安排!

远山芙蓉
远山芙蓉  VIP会员 山有山的棱角,水有水的温柔。 而你,有你的独一无二! 比如,我,迷恋烟火~

陈年旧爱,锦书一阙

相关阅读
枕边苍老

我始终不好意思把裴曦当年送我的戒指拿出来戴上,可我一直都把它放在我的枕头下面。 我手上一边一个塑料袋,装的是我刚买的食材。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屋子里依旧安静得让人耳鸣。 鸡胸肉去筋膜,清洗后切丁,撒盐,酱油配以料酒放在盘子里腌制。接着再倒入花生油,刚刚切好的红辣椒倒入锅中翻炒。我甚至不觉得辣手,也没发觉其实我满手都是料酒的味道,换做从前,我已经嫌弃得逃到八米远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我纳

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后捡了个未来大BOSS当弟弟,本想着做靠山。但养着养着就不太对劲了?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桑酒重生了。 在病床上刚刚醒过来的桑酒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场景,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劳资重生了?! 桑酒看着床头的日历,一脸的复杂,她回到了十年前,十五岁的年纪。 是了,她在二十五岁就结束了那年轻的生命。 因为她处事张狂,能力也够强,没想到她青梅竹马的堂妹竟然嫉妒她已经很久了。 终于,在桑酒二十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某K歌软件唱歌的时候碰到了我的初恋。 刚升入大二这年,我疯狂的迷上了唱歌。 周末放假了就约着朋友去KTV一展歌喉,平时没事就在K歌软件上打发时间。 那段时间刚流行起来一首民谣,于是我连续听了好几天,然后就录了首发出去。 习惯性的翻了一下别人的作品,无意间点开了一个附近的,听了一下确实挺好听的,我随手给他送了几

肩上月,是我意中人

陈以重就像照在她肩头的明月,带着她一点一点走出黑夜,走向康庄大道。 阮筱晓在厕所里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想起昨晚上做的事,她快要窒息了,整个人都塌陷了。这真的是这辈子做过最丢脸的事了。 最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就在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去酒吧狂欢,全都围在她那只有 平米的花店里七嘴八舌。她也没注意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只忙着完成订单。 结果一到晚上七点,就嚷嚷着催她关了门。她一问才知

怀林未晚(上)

刘海半遮着阴沉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似乎让包厢里所有的人都黯然失色,程琳有些恍然。 “怎么了怎么了,继续呀!” 程琳喝多了,音乐停了就开始嚷嚷,也没发现周围的人都盯着门口看。 “程琳,这么晚了为什么还在这儿?”清冷的声音让程琳打了个冷颤,霎时间酒醒了大半。 她扭过头看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高大身影,合体的手工定制西装将苏瑾怀挺拔的身姿完美的勾勒,程琳缓缓地抬头,盯着苏瑾怀的脸。 刘海半遮着

林小姐的白衣少年终究离开

林小姐喜欢上的那个人,终究还是没逃过世俗羁绊,远离了吗? .曾经意外他和她相爱 林薇活了二十多年,始终是平稳且波澜不惊的人生。 可遇见梁柏是个意外,义无反顾地爱上他更是个意外。 以前中学时代,林薇的爸爸喜欢订阅纸质版读者,她有时无聊会翻翻。 有一次看到一句话“那时候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房有车,而是因为那天下午阳光正好,而他刚好穿了一件白衬衫。” 她知道“那时候”指的是父母生活的年代,那个书信车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可我选择了婚姻,于是也不可避免的选择了将就。“顾源,你知道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吗?”我率先发难。 顾源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尝试回答“红烧肉?白切鸡?还是……鱼?”他皱眉,“你不会就为了这个和我吵架吧?” “对!就是为了这个!” 他猜了三样东西,竟然没有一样猜对。其实这也在我意料之中。肉、鸡、鱼,这些都是他这个无肉不欢的人喜欢的,而我,因为胃病,从来不会吃这么油

以琛,以琛

只是我没想到,我居然也有机会,在一个没有赵默笙的世界里遇到以琛。看《何以笙箫默》时,我正在上中学,疯狂迷恋剧中的男主何以琛。我觉得不只是罗云熙和钟汉良演得好,还因为何以琛这个人物本身就像一个绮梦,看似冷酷,却又深情,看似顽强,却又脆弱。 因为太喜欢剧里的以琛,我甚至把小说翻来覆去地读了十来遍,梦里沉沉浮浮的都是同一个名字,以琛,以琛。 我有时幻想自己是赵默笙,有时又嫉妒赵默笙。 只是我没想到,我居

如何正确与竹马离婚

我笑出声,侧头看他,撞进一片与话语完全相反的温柔眸光。 我嫁给了我的竹马。 他的心上人不是我。 我讨厌他,他也讨厌我。 合并以上三个条件,可得:我的婚姻是个玩笑。 事实上如果不是我们两家世交,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这样臭脾气的人讲话,更别提结婚了。 婚礼上我俩笑得一个比一个假,他给我戴戒指的力道像是要把我的手指拗断,于是我在蓬松的婚纱遮掩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他微妙的脸色变化极大地愉悦了我,能与之相

还好再次遇见你

林朵朵:那你为什么不表白不来找我。徐好:以前是我找不到,现在是怕打草惊蛇。 离婚不怕,分手不怕,怕不够爱,怕遇错人。 今天是躲徐先生的第七天。 桃花朵朵开相亲工作室里,林朵朵躲在办公室的窗帘里,偷偷看外面的情况,缩起来的样子特别滑稽,好似怕外面有野兽一般。 秘书小吕一脸无语的看着曾经带领我们大杀四方创业的大姐头,遇见她哥徐好居然变成了爱捉迷藏的小白兔。 林朵朵看着外面没有徐好的车,立即端正着身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