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让我在梦中醒来

2021-04-05 18:01:49 作者:江边柳青青

一对新人,在一个穿着古怪的婚礼主持引导之下,伴着神圣的婚礼进行曲,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庄严地步入婚礼殿堂。

随着观礼的人们一阵欢呼声,上千上百只五颜六色的气球腾空而起,越飞越高,逐渐幻化成一道美丽的七色彩虹,风过处,彩虹飘散,慢慢地消逝在了天边。

望着空空荡荡的天空,我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不管是气球,还是彩虹,不管它们有多美,飞得有多高,总会有消失的时候。

那么,我的红色气球呢,依然在我生活中的消失,应该也在情理之中。是我的,想跑也跑不了,不是我的,强求也得不到。

我何必要执迷不悟呢?看来,江雁对我说的没错,我的确太自私了,我只不过是失去了一个缥缈,海市蜃楼般的朋友而已。

朋友嘛,不过是陪伴你走过人生一段路程的伴儿,我怎能因为一个伴儿的离开而抛弃我人生中众多的伴儿,以及疼我爱我的父母双亲,我太残忍了。

我不能再这样沉沦下去,不可以再沉迷,我要从梦中醒来。

只有这样,才对得起我身边关心和爱护我的人。

我决定了,告别昨天,重拾今天,走好明天!

自那天后,我鲁平重新回来了,因为我找回了以前的我,而且,比以前更努力,更出色,我以万分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成了经济大潮中的弄潮儿,年青一代的佼佼者。

同时,因为我的辛勤付出,与全公司员工们的齐心协力,让公司挤入了全国百强企业。

成绩喜人,我再次得到总裁的嘉奖。

“年轻人,我终于没有看错你,你的确又回来了,我坚信,你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我要给你最大奖励!明天,你就来总经理办公室报到吧。我给你无限量的发挥空间。”

“总经理?不行,不行,我的能力还不够,恐难当此大任。”

“怎么?鲁平,你敢抗令不尊吗?年轻人,谦虚固然是一种美德,但过于谦虚,那就是讨人嫌。之前,张总已给我打了退休报告,我不可能让这个职位成为空缺。”

“总裁,我是想,我还是从事一些具体工作,比较好一些。……”

“只要你觉得你有那么大胃口,你可以同时兼着你的公关经理。”

“这,”

“别这呀,那呀的,婆婆妈妈的,就这么定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干好了,奖!倘若你敢重蹈覆辙,我就不用多说了。”

“谢总裁!”这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可它的确发生了。我该如何为自己庆贺呢?找人捧场,那不是我的做派,自己和自己玩儿,没意思。江雁,我一下就想到了江雁。她当仁不让,是我的最佳人选,如果没有她,我或许如今仍被红色的气球载着不知飘向了何方。

我迫不及待,立刻拨通了江雁的电话,“喂,是鲁平吗?”

电话那头响起江雁的声音,声音非常地沉稳,不再是先前的银铃。

我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激动,“江雁,今晚有空吗?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庆贺一件事情。”江雁稍稍变了一下口气,“怎么,鲁平,你中六合彩了?”

“六合彩算得了什么,那不是我的追求,我要庆贺的是比中六合彩还让人兴奋的事。“哦,是嘛,说来听听。”

“先别忙,我得先感谢你!”

“感谢我?呵呵,你要感谢我什么啊?”

“如果没有你江雁,就没有现在的鲁平,所以我的一切归功于你江雁。”

“等等,你把我绕迷糊了,我也被你吓怕了,你该不会又想利用我吧?我可不想再重蹈覆辙,上次为你帮忙,帮出个依然,结果弄得鸡犬不宁,这次如果再是什么庆典盛典活动,即便你杀了我的头,我也不回去的。你还是放过我吧。”

相关阅读
记忆当铺之往事,短篇小说黄色

“一个江湖郎中的话怎可尽信,这是我们的孩儿,怎么舍得让他们离开我们呢!”

出轨

陈若遇见洛安的那天,是她第一次发现老公出轨,完美的洛安让陈若对丈夫更加厌恶。

烂俗小说

惨死的少女,失踪的妻子,他越深究越发现自己像是妻子笔下小说里的主角。 .威胁 黄昏,徐川瘫坐在沙发上,手上的烟卷已燃到底部,冒出黑色的烟雾,另一个手紧紧攥着一个证物袋。 这是徐川从事警察行业十年来,第一次觉得如此疲惫。 他还在思索着汇报案情时局长的话外之音,这时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徐川拉回思绪,这才觉得食指被烫的生疼。他用力碾灭烟把,手机那头传来女儿可爱的声音。 “爸爸,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

暗卫

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沈绎,我想吃你做的鱼冻,你去钓几尾可好?在西宁国,慕容家的声名如雷贯耳。 慕容澄是西宁国丞相,他的长子慕容博是太子伴读,女儿慕容芷是京都第一美女,也是皇帝最属意的太子妃人选。 我是不为外人所知的慕容家三小姐,慕容寒。 我从小就跟着沈叔一起住在城外的一个村子里,他有一个儿子,叫沈绎,只大我一岁。 从我记事开始,沈绎每天都跟着沈叔叔学武功,烈日寒冬,从未歇息。小的时候,

我和迷人的保姆缠绵 老婆不在的日子太激情 时间会告诉你……

有些人出现在你生命中,可能会带给快乐,也可能会让你长一次教训。

啊好涨好痛轻点,免费面包

这天,阿莉收到一个从南昌寄来的包裹,打开看,里面是一个大大的面包。

流光(上)

曾经我还说也不知哪家倒霉千金会嫁给这样一个纨绔,如今明了,倒霉的正是在下。我嫁给了我爹宿敌的儿子。 他娶了他爹宿敌的女儿。 大婚当夜,苦命的我和不幸的他一起跑了整夜的步,我跑我的回忆,他跑他的未来。 我爹,天完国丞相洛明礼,终生目标是打倒卫莽夫;我,丞相府嫡女洛晚河,终生理想是嫁给陆云安。 他爹,天完国大将军卫远山,人生价值在于搞垮洛老贼;他,将军府嫡长子卫长风,梦寐以求的是......他没啥理想

城堡与公主

每次苏醒,都只是贪婪的想要多看看他们深爱的公主,可公主却残忍的不肯踏出尖塔一步。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概就是指,人太闲的时候,扎堆在一起就容易搞事情。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非人类,尤其他们的力量比普通人类要强得多,更是不宜扎堆,不宜太闲。 可惜,年轻的骑士先生还并不明白这一点。 “你真的要去寻找那座城堡吗?” 友人担忧的看着腰挎佩剑、英姿飒爽的亚瑟,不放心的反复追问道:“你知道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