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对头”成亲了

2021-04-07 18:01:34

古风

1

准备跳湖这日,天儿选的不太好,正赶上我爹娘上香回来,于是没在水里扑腾几下就被人救上来了。

意外发生的突然,自然也就没有预想中的英雄救美发生。

最糟糕的是我娘特意让人给我拿来一面镜子,看到镜中人时我差点当场去世。

据我的贴身丫鬟杏儿说我当时在水里的形象更是一言难尽,特别是我在跳水前还特意化了个浓厚妆容在水里一弄真的可像画本子里吃人的妖怪。

虽被这么说有些气恼,但我知道这是实话。

我能想象到当时的场面应该是没有出水芙蓉,也没有楚楚动人,只有一个肥硕的身躯被三四个丫鬟从半尺深的水中费劲的扒拉上来。

这事不仅弄得很狼狈,而且还没达到想要的结果,最后反而还被我爹娘训斥一顿,想想都觉得憋屈。

回到院子里就派杏儿去外面打听,明明已经和赵承约好了今日见面,怎么都到现在这个时辰了还没有出现。

如果不是因缘巧合被提前捞上来了,那我岂不是要在水里待到现在,还不得在水里泡的脱了一层皮,这个赵承仗着本小姐喜欢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还敢爽本小姐的约。

“小姐,奴婢打听过了,成王殿下半路被谢世子请去府中喝茶了”

“什么?被谢殊请走了?难不成他也寻了本古典乐籍?”

谁不知成王殿下赵承自幼精通乐器,成年后更是痴迷于各种音乐古书,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寻得的乐籍孤本就是邀约赵承与我相见一次,准备来一场英雄救美一见钟情,现在倒好全被谢殊给破坏没了。

下一次再邀约赵承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了。

“不是,但听说是世子写了些乐曲,要成王殿下前去评析”

我:“.......”

评析个头啊评析。

整个临安城都知谢殊不善文墨,在音律方面更是一窍不通,这才短短几天不见他竟然会作曲了?在这骗鬼呢?

不用多想肯定是因为他妹妹谢婉言,我与他们兄妹俩向来不大对付,特别是谢婉言。小时候比漂亮玩具,长大后又同样喜欢上赵承,谁都不肯认输自然是要争上一争的。

我俩相貌上只能说不分上下,只不过我身材比她稍圆润一些。

就因这一点我才会每次被她嘲笑,而且是我无法反驳的一点。

但我娘说在她的家乡里漂亮女子是不分胖瘦的,只要自信就是最美的,而且还说她的家乡有个朝代都是以女子丰腴为美,当时有个最丰腴的女子被皇上看中进宫为妃,日日盛宠。

甚至夸张的说最美的花朵见到她都觉得羞愧,不敢展开花苞。

每次听到这个故事我的心里还是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现在不是处在以胖为美的地方,也不是那个书本里记载的朝代,我现在在的是以体态匀称、纤细为美的大盛朝。

我这样丰腴的相貌的确不太受欢迎,甚至招人议论,就连我一向看不顺眼的谢家兄妹也独独欺负我以取笑我为乐。

只叹自己没有兄长又没有好身材,也罢,反正赵承虽不喜我这种但也不喜欢谢婉言扭捏作态的女子。

但谢殊搅坏我好事我肯定不能善罢甘休。

2

“小姐,夫人知道了肯定饶不了我,你大人大量放过杏儿吧”

杏儿脸上都是拒绝,边摆手边往后退,她就知道小姐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果然这才不到几天,就开始想方设法了。

“你信不信不等我娘处置你,我现在就找个人牙子把你卖出府”

我看她软硬不吃便开始口上恶狠狠的威胁道,这小丫头不知谁给她惯的我现在都指使不动了。

即使这般威胁她她也没有一点犹豫,反而跑出了门还把门给关上了。

我手拉的通红,也没拉开,真是枉费我长这一身肉。

坐回椅子上歇着,让她帮助我出府这一条路是行不通了,我只能另想办法。

我娘也真是狠心,以为我跳湖是因为参加赏花宴时被几个贵家小姐嘲笑一时气愤想不开才做出此举,苦口婆心的在我屋里讲了一遍又一遍丰腴杨贵妃盛宠的故事,我耳朵都快听得起茧了。

然后我就被限制出府了,还特意安排了几个会点功夫的丫鬟陪着我在府里散步,生怕我一时想不开又投了河。

还只允许我在院子里闲逛,闲逛就闲逛吧,又心血来潮说督促我减肥,每天吃她给我量身定制的饭菜,还把那一堆没味道的青菜叫什么沙拉,刚吃一两天还觉得新鲜,可连着吃半个多月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娘,今天能不能换个饭菜啊?”

不知是不是我可伶兮兮的把我娘打动了,她居然答应我了,还没等我开心,我就看见了所谓换的菜,一盘往日里一模一样的蔬菜和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红乎乎紫乎乎结合的汤汁。

“这又是什么啊?”

我真后悔当时答应她进行所谓的减肥计划,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这个是改良版的蔬菜沙拉,这个是混合新鲜的胡萝卜汁和葡萄汁”

“我再吃这些东西,我觉得我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我正想找个由头,转眼看到我爹从外进来。

“爹,快救救你可伶的女儿吧”

我爹一见我这模样立马摆出一副谁敢欺负我宝贝女儿他找人算账的架势,但一听到是我娘,顿时变成了温顺的小兔子,还贴心的替我娘劝导我。

“你娘都是为你好,赶紧喝了,别浪费了你娘的心意”

我:“.......”

遇上我爹这样的妻奴我还能说什么,我心里苦,但我不能说。

看着我面前的青菜,不知道这样水深火热备受煎熬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啊!

也许是我向天祈祷的时候被某位过路的神仙听到了,几日后我就收到了谢婉言的邀约,说要和我一起去城郊放纸鸢,这一看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啊。

“小姐,这咱可不能去”

我与谢婉言拌嘴这事杏儿自然也知道,刚要出去替我回绝,就被我出声拦下,放在往常我可能会犹豫,但现在我正愁出不去门,天天在府里吃那些减肥套餐我都快抑郁了,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了。

3

我到时谢婉言一众人已经早早的来了约定好的地方,见有五六位小姐加上赵承和谢殊以及其它几位世家公子,总有十三四位,看这阵仗弄得还挺大。

我下了马车走向众人玩乐的地方,留杏儿与其他家随从一样坐在马车上等候。

“你是?孟相思?”

先瞧见我的是侍郎府的小姐,她指着我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胖妞。

我俩算是点头之交,关系不算僵持也不算亲昵。

“哇,快看,不是说孟府小姐胖的跟个包子一样吗?这怎么与传闻不符啊?”

“你是孟相思?不可能,这才半月不见你怎么?”

谢婉言见吵闹声往这边过来,看见被围在中间的孟相思,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我不是你是?”

看见谢婉言就有点生气,敢情我没出府这月余的时间她已经和赵承这么熟了,连放个纸鸢都能邀请过来。

想当初我为了与赵承见上一面的艰难,真是没对比就没伤害。

“哎,孟相思,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谢殊收回纸鸢慢慢的朝我走来,似是不敢相信一样还绕着我看了几圈。

“我变成什么样了,不就是瘦了一些吗”

我没好气的回他,男人不都是喜欢瘦弱的,要不然之前他见我怎么总是说我胖,再说我变成这样与他何干,至于看我跟看个玩杂耍的猴似的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有些不满谢殊的表情,好像在看一棵好好的白菜变成了被猪拱的烂白菜,真是枉费了他这一张好看的脸。

“其实我之前说你胖......”

还没听谢殊把话说完,就被容家的姐姐拉到一边和她一起放纸鸢。

容家姐姐名为容凝,是尚书府的嫡小姐,她母亲与我娘是多年好友,所以我与她的关系自然是不差的,玩了一会累了便在一边休息。

“许久未见,怎么瘦成这个样子?难不成你家里虐待你了?”

她捏着我的脸,有些哀怨的看着我。

“说什么呢,我瘦下来完全是想穿一下最近流行的束腰襦裙”

我拿掉她得手,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我对她说的这句是实话,之前我娘以为我跳湖是我比别人胖自卑然后逼着我吃那些青菜丝,到了最后我是因为看别家小姐都穿着流行又漂亮的襦裙,我才会一直坚持吃了月余,如果不是因为我娘为了给我减肥动力后买的那条襦裙太好看,我才不会坚持吃到吐还天天早晚跑步。

我对放纸鸢的兴趣不是很大,容姐姐歇够便自己去玩了,我则坐在草地上继续休息,难得出来一趟,自然不可能早早的回去,这府外面的天地我可是惦念好久了。

“你来干什么?”

看着逐渐走近的谢殊,我有些疑惑,最近可没招惹他,相反自从上次他故意拦下赵承害我计划落空,没找他算账他倒自己送上门来了,但在赵承面前我可不能做出凶悍的样子。

“我来看风景啊”他看着远处的彩霞,脸上流露出惊叹之色。

也不知是不是他那被彩霞映照后俊俏的脸让我一时有些恍惚,竟真不由自主的朝旁边的空地挪了一点,给他留下空位,但他不坐下反而又跟过来靠着我坐下。

“你干嘛?”我防备的看着他,我让他一步他倒是越发的得寸进尺。

“这是你家的,还是你买下来了?”

果然我俩每次遇见不出三句话就要吵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俩天生相克,不然这谢殊怎么与别家小姐相处时都是一片和谐,就到我这不是他争就是我吵。

“你.......呵呵,世子爷你随意”

我见赵承把纸鸢递给旁边的小厮,应该是玩累了,我不与谢殊争辩,站起身朝赵承的方向走去,不理会身后暴躁的小霸王。

“臣女见过殿下”

心里想果然还是瘦了好行礼,想起我以前因为体格庞大每次行礼都会重心不稳,惹了不少笑话。

“在外面不用多礼,随意就好”

赵承摆手示意我起来。

“是”

我起身站在一旁,偷偷抬眼看他,他正看向不远处放纸鸢的几位姑娘,我心里更是复杂,这赵承难不成真的喜欢上谁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谢婉言的嫌疑最大。

如果真的是谢婉言,那我岂不是输的很彻底!

“你是大理寺卿家的女儿吧?变化还挺大的”

我正在心里猜测着,他却收回目光看向我。

“是,近来吃食少了一些,所以自然也就瘦了一些”

在一个爱慕人面前说话总是多多少少有些虚假。

“对了,上次邀约殿下本是偶然得了一本乐籍,不如相思改日把乐籍带出来,给殿下瞧一瞧”

我还是不信自己输了,现在还不知道真实情况,我总得努力争取一下。

“不用了,我暂时不需要了”

这是因为谢婉言要拒绝接触其它女子了吗?连最爱的乐籍都舍弃了这得多喜欢?

虽然我承认谢婉言只是被家里娇宠娇纵了一些,但她和赵承性格都不怎么合得来啊,这丫头不会是为了赢我连自己的以后都赌进去了。

回到府中,我心情不大好,还不如不让我出府,一出去就得知了如此惊天大噩耗。

“小姐,赶紧睡吧,天色真的不早了”杏儿哈欠一个接着一个,可我不睡也非拉着不让她睡。她劝我很久也没能把我从悲伤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杏儿,你未来的姑爷都没了,你还能睡得着觉吗?”

“未来的姑爷还有没有奴婢不知道,奴婢再不睡小姐恐怕就没杏儿了”

我刚要对着她来一顿主子还没睡贴身丫鬟怎么能退入睡的说教,就听见门外我娘的说话声,直觉告诉我没有好事,我赶紧爬到床上。

让杏儿出去对我娘说我今日出去玩的太累了,所以早早的睡下了,还让她出去的时候把门关好,防止我娘一会进来,说完我赶紧拉好被子躺下装睡,也顾不上伤心了,满心都是祈祷千万不要再让我吃那些绿色食品了。

谁知杏儿不但没把门关上,还特意带我娘进来,我还是没逃脱掉今日的减肥餐,这丫头明日我也非要给她准备一份青菜叶吃,让她知道自家小姐也不是好惹的。

4

这天我正在后院里给池里的鲤鱼喂食,就碰见我娘身边的嬷嬷来叫我,这个时候我娘不应该是在睡午觉吗?这个规矩可是她自己定下的,说除非是天上掉银子才能去打扰她,不然谁要是扰了她的美容觉,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记得有一次我年幼无知,非要在她睡午觉的时候让她陪我扑蝴蝶,结果当天我就被一群丫鬟围在小花园里活生生的扑了五个时辰的蝴蝶,而且那些围观的丫鬟是不是还给我鼓掌加油,累了还有糕点和水果吃,我只能一直一直扑蝴蝶。

从那次以后,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阴影,我就再也没有说过扑蝴蝶。

随着嬷嬷到了门口,我站在外面,犹犹豫豫的不肯进去,一路上也没问出我娘找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嬷嬷看我一直站着不动,再三催促提醒说我娘这个时辰可不喜欢等人太久。我只好慢吞吞的进去,只见我娘坐在高位上喝着茶,而且她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生气,反而有一种欣慰和开心。

“漂亮美丽的娘亲大人,您的乖女儿来了”

我扬起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对着我娘笑着说道。

“坐下吧,我有件事要问问你”

谁实话,见到我娘这么正式,我直觉到有事要发生,怪不得我眼皮一直跳。

“我今天真的没干什么坏事,而且还给后院的鲤鱼喂了食”

我先表明自己的功劳,后院里的鱼可都是养来给她吃的,一直都是她比较上心的食材,别人家都是观赏锦鲤,而我家因她爱吃鱼所以自我小时候起这池子里就养起了个大肉美的鲤鱼。

当然在我被逼着吃减肥餐的时候,这池子里的鱼也没少进了我的肚子。

一番前因后果的交流后,我才知道我娘叫我来是因为今天家里莫名被人送了好几包的衣服,打开一看还都是价值不菲当下最流行的束腰襦裙,特别是其中有些是千金难求的限定款。

原以为是我买的,还专挑这个时间点送来,正要好好的教训我一顿,结果送来的人说是一位年轻公子送的,指明要他们送到街头大理寺卿孟家,而且已经结过账了。

看着这一堆衣服我真不知道是谁,难不成是我的某个爱慕者,不然非亲非故的为啥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我女儿真是出息了,都有人追了”

我娘倒是比我还要激动,说着说着就声泪俱下,我这样貌还愁没人喜欢,就是有些人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可惜眼拙才看不出我的好。

我娘让人把衣服全抬到我的厢房里去,然后从桌子上拿出一张纸招呼我过去。我凑近去看,是及笄宴会的宾客名单,才想起来过几日便是我的及笄日了。

一大串的人名看的我头晕眼花,索性就说全凭她的意思就好,然后就回了我自己的屋里试穿新衣服,不得不说是真的好看,就是有些遗憾不知道是谁送的,不然定要好好地谢上一谢。

谢家别院里

“哥,你今日是不是去买衣服了?”谢婉言掂着新买的马蹄糕对着院里正在栽花的谢殊问。

“没,怎么了?”谢殊翻土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给花封土,这个时候只要谢婉言能够认真的看就会发现谢殊在听她问完话后给花添土都是多余的行为。

“没事,就问问”

谢婉言摇头走开,她今日从糕点铺出来的时候隐约看到一个像谢殊的身影从制衣店里出来,还在后面喊了好些声,本还以为是没听到,所以来问问,现在看来真的是她自己看错了。

5

这天是我及笄日,府里来了许多人,虽然我爹官职只是正三品,但是掌管各大刑狱案件,再加上我娘可是圣上亲封的诰命夫人所以大多数高职官员也会让自己的夫人来送一份贺礼。

“杏儿,这个就不用了吧”

我指着头上刚被杏儿插上去的翡翠流苏簪子,真心觉得有些过于夸张了,我这只是个及笄宴,又不是去选妃。

“小姐,这都是夫人交代的”

她不但没有拔下我说的簪子,又在右边的发髻上簪了一朵盛开的海棠花,还特意挑了件颜色鲜艳的对襟衣褂。

刚穿戴好就被杏儿催促着前去大厅里见客,说实话我真心不想去,特别是赵承都没有来,我打扮的再好看有什么用,听我爹说赵承是自己请命去了江南寻找上好的扬琴,而且还是在我及笄宴前一天。

我娘瞧见我进来,还没等我来的及反应直接把我拉到了一位雍容富贵的女人面前,特意向我介绍说这是靖安侯夫人。

靖安侯也就是谢殊和谢婉言的爹,我现在面前的就是他们俩的娘。

我向她行礼问安,礼仪周全。我和谢氏兄妹的关系不好丝毫不影响我对他们长辈的亲切,何况这可是侯爷夫人,身份地位都摆在这呢,我一个晚辈也不敢不周全。

接下来就是一番你夸我谢的客套话,比如当年还是个小娃娃,转眼间就及笄了,时间过得可真快,也该说亲事了,不知道哪家孩子有福气能娶到这么好的姑娘后这番交谈才结束,然后又见了好几位客套话大差不差,真是身心俱疲。

及笄宴结束,我直接累到在床上,成年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谢府

“爹,娘,你们刚说娃娃亲是什么意思啊?”谢殊见爹娘聊到自己身上。

“哎,你娘和孟夫人当年可是差点就为你和孟家的丫头定了娃娃亲,结果你们小时候一见面你就把人家丫头给弄哭了,人家就哭着不和你玩,所以自然是没定下亲事”

“孟廊一时心疼,就不同意了”

谢殊想起自己八九岁时和爹娘一起去孟府,自己看鱼池里的鱼长得又大又肥,所以想捉一只回家养,结果刚找到网兜,还没碰到伸进水,就听道旁边响起脆生生的孩童声音。

“住手,不准动我家的鱼”

娇软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生气的呵斥,谢殊朝着望去,是个和自己妹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整个人胖乎乎的看着好像自己养的大橘猫,尤其是这凶狠的样子在他看来就是另类的撒娇。

“你家的鱼,你怎么证明是你家的,我还说是我的”

谢殊真的是出于觉得这小姑娘看着挺可爱的,所以想逗逗她。

“在我家,当然是我的”

孟相思气鼓鼓瞪着在池边笑得开心的谢殊。

“那我现在也在你家,难不成也是你的?”

“你.......”

小时候的孟相思在家里可是父母宠着,下人着,整个府上就没人敢惹恼她,突然遇上谢殊这种不饶人的,倒是把小孟相思气的够呛。

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觉得委屈。

看到前面自家爹娘的身影出现,一时委屈的更甚,直接坐倒在地大哭了起来。

谢殊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是自己逗哭了白白胖胖的小姑娘,后来再遇上那小姑娘也故意不理会自己,只有自己主动调侃时才会与他气愤的说上几句话,以至于长大后两人每次见面都是争争吵吵的。

不知怎么的,谢殊看着面前美味的饭菜瞬间觉得不香了,只恨当时的自己嘴可真欠。

6

这日闲来无事,在戏楼里找了个极好的位置看戏,刚沉浸在牛郎织女的凄美故事中,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给惊吓到。

我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开,今日心情好不想与他找不痛快,但这厮故意装傻直接坐在了我对面,坐下就算了,他还对着我坐直接把楼下的场景给我挡个干净。

“我说得不够明白吗?你想听戏就自己找个位置”拉回他面前的瓜子盘对他喊道,这家伙还吃上瘾了脸皮可真厚。

“我今日可不是与你来争的,我来是和你......”谢殊欲言又止,脸色稍显尴尬。

“那最好,这位置就当本小姐请你了”我端起桌上的瓜子和糕点茶水走向另一边的空位置上。

“谁要你请啊,本世子还准备请你吃饭,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本世子也不用为难了”

“请我?还为难?”他什么时候有这好心了。

谢殊说是因为两家长辈交好,所以作为晚辈一直不对付也不太好,所以他就是来说以后和平相处。我刚开始还将信将疑但看他面色坚定倒是真话。

正想着既然他要请我吃饭,那肯定得好好的宰他一顿,就在这时看见戏楼下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经过。

“吃饭就不必了,以后好好相处就是,我有事先走了,你好好听戏”

说完没等谢殊回应我便拉着杏儿赶紧离开,朝着那抹熟悉的身影的方向追去,熟悉的身影似是许久未见的赵承,身边还跟着一位蒙面的女子,亦步亦趋关系倒不一般。

我随着他们进了一家书店,看着应该是那女子要买些书,赵承像个小跟班一样,就是不知这女子到底是谁竟有这般本事让身份尊贵的成王殿下屈尊。

“你怎么在这?”刚想出书店门,就见谢殊朝书店里进来。

“我......买书”谢殊向店里瞧了一圈,随手拿起一摞书,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过来。

“你要买这些?”我看着他手里的书,疑惑的问。

谢殊似是不明白我为何会这么问,顺着我的目光朝自己抱着的书看去,自己拿起的书刚好是胭脂类型大全。

“哦....我刚听戏的时候想起婉言要我帮她买这些,所以我就来书店里,正好又遇上你”

谢殊有时都佩服自己的机智,我敷衍的应了一声朝外走去。

“不走,还真的要买书不成?”见谢殊还楞在原地,便伸拽了他一把,里间可是他未来的妹婿正在和另一个女子,不拉走以他的性格不得打起来。

“走,一起走”

谢殊突来的高兴让我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耳朵还有红晕,我只是拉了他一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我有点意思。

7

赵承要与云卿郡主成亲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临安城,我以为我会难过或者是画本子里说的痛不欲生,但真正到这个时候我只有释然。

因为我没有输,没有输给谢婉言!

从容姐姐处得知这场婚事是赵承求来的,我才知赵承喜欢乐器全是为了博佳人一笑,包括之前我找的乐籍全都是给云卿郡主解闷的。

郡主三岁时父母在战场上逝去,所以她自幼跟着太后,与赵承算是青梅竹马,她又体弱多病,最喜欢的就是听各种美妙的音乐。

曾有一次,云卿郡主说自己没机会去看看外面的山川河流不开心时,赵承就在各大书店铺子里找带有图画的地理记载日志,不停歇的找了三天才找到一本先人留下的大好河山游历记载。

听着听着我就觉得自己眼光真不错,赵承真是绝世好男人啊!

又过了几日,我娘可能是嫌我在家里天天吃她池子里的鱼。非要我爹给我寻摸门亲事,本以为是气话,结果第二日我爹就说已经邀请了几家改日寻个由头办个宴会让我和我娘掌掌眼。

真到来宴会这日我娘还是很不舍的,记得她说过她的家乡里男女婚姻大事都是自由的,不分年龄,不分家世,我正要安慰安慰她,她却忽然对我来了句看中哪家的公子直接说,剩下的交给她和我爹,这操作可真是我亲娘。

在一众人中绕了一圈,还是偷偷的溜进了后院里,这些人与其说是我爹邀请的,不如说是他们听说我爹要给我选婿,自己送了帖子赶着上来的,一个个的都是看中我独女的身份,八字还没一撇就说以后我进了他家的门这孟府里的上下都是自己家的,如果不是碍于都是我爹邀请过来的人我真像一嘴巴子扇过去。

“你不去大厅里选人,在这里坐着干嘛?”

说话的是谢婉言,看她这样子似是专门来找我的。

“那你不好好的在大厅里喝茶,来干什么?”

“你以为我想来”

“那你走呗,又没人拦着你”

我俩这个相处模式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也没真的伤了和气。

谢婉言索性不与我搭话,直接把我面前的马蹄糕拉到她自己面前坐下开吃,我抬眼瞪着她果然不愧是亲兄妹,他哥抢我瓜子,她又抢我糕点。

自从赵承的婚事定下来之后,我俩之间的关系似乎是缓和了一些,主要是我俩其实也没多喜欢赵承,都是因为谁也不服输,争来争取的彼此都有点不耐烦,现在赵承要成亲了也算是给了我们一个梯子下,关系倒也缓和的差不多。

把我的糕点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她才说自己来是替谢殊传话的,要不是她溜得快我非得和她打上一架。

悄摸的在大厅门口探头向里张望,看了一圈也没找到谢殊的身影,刚要准备进去,身后就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瞧正是谢殊。

我还没辣的及问他找我什么事就被他拉着到了后院,我甩开他的手,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手腕都红了。

“你找我什么事,还非得咋这个地方说话”

我真觉得这谢殊不会是在整蛊我吧?有什么话不能在大厅说,谢殊问我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我真是震惊了,这家伙我就知道没什么重要的事。

我没好气的回他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他低头想了一会让我不用回答了,他也大概明白这么多年自己对我的所作所为。

“世子爷,请问你还有没有别的问题啊,若是没有,恕不远送了”

真是没心情和谢殊在这胡扯,我自己的婚姻大事还没定好,以后不知道能不能和一个喜欢的人共度一生,要是真的是个不认识又不喜欢的那得多悲惨!

“其实我......我来是想问问我可以当你未来的夫君吗?”

谢殊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啊?"

我猜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呆愣木头人,谢殊喜欢我?这难道不比三月飘雪更让人震惊!

“我直说了吧,我喜欢你,从小时候第一次见你就喜欢,无论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喜......”

我顾不得震惊,直接伸手捂了他的嘴,真让他继续说下去还不知道说出多少羞人的话。

“你知不知羞耻啊你?我先走了”远处传来杏儿的喊声,我借着趁机离开。

“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谢殊看着我离开的身影喊道,我只是加快了步伐,没有回答,主要是太尴尬了啊。

那天的最后,我当着众多人的面说已经选好了夫君,就是与我一直不对付的谢殊时,听见了周围人的议论也看见了谢殊一直紧张的搓手到了最后明媚的笑。

8

很快,纳彩问名一系列礼仪后,我与谢殊定了亲,亲事安排在了下下个月的初六。

也不知道是我以前对谢殊了解的不太透彻还是有误解,竟从没发现过谢殊还有如此贴心温柔的时候,比如说他带我出去玩我因为懒不想去,但是又想吃东西,他就会带着一大堆我爱吃的东西来府里找我,生怕我闷着。

还有次他来府里,我正被我娘逼着和萝卜汁,他对我娘说以后如果我不想喝就不要喝了,反正就算我胖了他也喜欢,还说我以前的样子比现在还好看,以至于我娘曾私下里和我说过好几次觉得谢殊眼睛有点毛病。

我对谢殊提起时,谢殊说都是因为我才让丈母娘误会了他,以后我可得替他在我爹娘面前说点好话,看着笑的喘不上气的我问这么好笑的吗。

“就是很好笑啊,哈哈哈哈”

“生气了?”我这边正笑的开心,就看见谢殊像生闷气似的坐到了离我可远的椅子上。

“哎呦,别生气嘛,喏,橘子给你吃”我拿起桌上的橘子走到他身边,把橘子递给他。

他故意扭过头去不接,我又问是不是真的生气了,还是不理。

“哎,我的命可真惨,好不容易挑了个自己喜欢的夫君,还没进门就被人厌恶了呜呜”

谢殊听见我哭声,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选的媳妇怎么能让她生气呢,还是好好哄哄吧,万一真的生气了心疼她的不还是自己吗,看来以后得好好的宠着了。

我不知不觉中做了一个梦,梦里嫁给了谢殊,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躺在榻上睡着了,正要说杏儿这丫头进来的不是时候,就听她说给新娘子换嫁衣了,原来今天就是初六了,正是我嫁给谢殊的日子。

齐婇儿
齐婇儿  VIP会员 为有一天能写出大家认可的文章而努力

我与“对头”成亲了

相关阅读
乌玉(上)

当年我本想带她入红尘试试人生百年的滋味,可却不曾想给她带来了无妄之灾。楔子 “当年我对一个姑娘一见倾心,本想带她入红尘试试人生百年的滋味,可却不曾想给她带来了无妄之灾。” “有个人说要带我见识见识人间繁华,我随他去了,可迎接我的竟然是一群道士的打杀,最后竟让我失了妖力失了他。” 乌玉是一只老妖怪,活了已经上千年了,头千年里就在荒芜人烟的大漠上,天天在那欣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象,这

红衣邪情

曾经写过的故事突然想写的故事未来遇见的故事。【红衣】 我打丛林过,一片枝叶挂住了衣衫,烟雨辽阔,蒸蒸雾气似要遮住视线,回眸,却摄人心魄。 何时树上有人,她丝毫不觉。红衣,说不出的妖孽,他很美,妖艳的美。她手一挥,衣服从树枝间脱落,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纯净的眸子不含一丝杂质,也无一丝波澜。手中的剑轻轻颤动,她淡漠的眼中终于划过一丝情愫,那是,不忍。 她一生杀过无数妖,没有一次会如这次一般。红衣男子

我和太子定了亲,正被太子表妹制在怀里(下)

太子表妹红唇妖冶,“不许嫁!” 我呆住了,“为什么?”我一阵眩晕,强撑着身子瘫软在桌前,誓言犹在耳边,良人又在何方,我不敢相信,上天为什么对我一次又一次的不公。 我焦急的向父亲求助,父亲只连连叹气,“那是皇子,皇上又怎会不放在心上,定会多加派人寻找,你莫要太过担忧,二皇子,吉人自有天相。” 眼看着一天一天过去,还是不见二皇子的踪影,二皇子衣物的碎片被人捡到,众人都在说二皇子定是凶多吉少,我心越来越

穿越之我是第一美人女配

我就随手打开了一本小说,看了眼简介就走了,就这?也值得让我穿越?!我穿成了修仙文中的第一美人女配,可是为什么? 我一没刷恶评大骂作者无良,二没仰天哭泣为女配鸣不平。我就随手打开了一本小说,看了眼简介就走了,就这?也值得让我穿越?! 现在的作者都这么随心所欲了吗?看你简介不阅读,也不行了吗? 你opm不行,又不是我的错,至少我贡献了ctr了啊! 我现在是第一美人女配,但我不甘心靠脸吃饭。 虽然我只看

我想做回妖(番外—墨染)

我不在意亲情、爱情,也无需什么友情,一心只想做出功绩,流芳百世。编者注:前文请看《我想做回妖》。 为了稳固皇位,我杀了自己的五个兄弟;为了平衡朝中势力,任由他们往后宫塞进无数女子;为了繁衍子嗣,娶了出身相貌皆为最佳的皇后。 我不在意亲情、爱情,也无需什么友情,一心只想做出功绩,流芳百世。 纵然我如此小心谨慎,却还是着了歹人的道,中了慢性又无药可医的剧毒。 在绝望之时,清歌出现了。 她懵懂单纯,干净

有龙戏凤(上)

与饕餮结下娃娃亲是怎样的体验?孔雀对此表示,只要你的下限比对方还要低,你就赢了。 我和饕餮自幼便被订下了娃娃亲,只不过,彼时的他还不是恶名昭著的凶兽。 初见他那时,我才只是个懵懂的奶娃娃。 那天我牵着母亲的手,被四周陌生的大人包围着,穿过重重大殿,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通身青黑、额头长角的“哥哥”。他看起来仅仅长我几岁,却天生自带了龙族的威严与气派。不过他虽背着手、小大人一般端立着,眼睛却时不时偷偷

却情当

“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 “小姐住址好生奇怪,若说十里莲铺算是寻常,可不知却情当为何物?”那位递过伞来的好看公子言笑晏晏,眼色如一涧春水。 “却情..你若想知道,随奴家来便是。”我含羞低下头,等他的答复。 “可惜今日已与友人相约,改日定当造访。” 他拱了拱手,眼里笑意荡漾开来:“在下柳载梦。” 我从同样的梦中醒来,日日

早知道夫人喜欢野的就不装了

爱上一个谢昭,好像在同时和几个人谈恋爱。 我现在不是很想死,也不是很想活。 别的姐姐们睡的都是自家师兄自家师尊,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管暗地里闹得再怎么凶,明儿面上还是不会往死里下手。 可我睡的是别人家的师弟。 好家伙,若是遇上的是别的心地善良(好忽悠)的师弟,我可能还能卷铺盖爬爬爬保下一条狗命,但这个师弟,我很熟,熟的可以直接上餐桌的那种熟…… 他是我中二时期写的修仙玄幻花里胡哨爽文的男

惊艳年少的梦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楔子: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我带着北粱士兵,在初冬时攻破南洛的柳城,一路直逼利州。 说起来南洛并不如何,不过占着天时地利,才能五谷富足,百姓安乐。 近两年的征战,我赢多败少,攻下南洛四座城池。陛下甚是心悦,所给的赏赐也是一次多过一次。 府中的父亲对母亲越发和善,母亲从宠妾手里夺回了中馈,下人们伺候的

给皇帝泡一碗方便面会怎么样?

“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 “回皇上,方便面只有那一碗了。” “胡说八道,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 眼看皇帝震怒,我依然不慌不忙,当然,跪还是要跪的。 于是我“惶恐”跪下,道:“皇上,面倒是有许多,但调味料没有,此料只有美洲才有。” “哦?” 皇上有些好奇,问道:“朕只听过扬州,苏州,常州,庐州,池州…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