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薄世界,愿有一人温柔以待

2021-04-08 00:02:34

青春

(一)

“嘶”“嘶”“嘶”地几声,大手一扬,纸屑洒得满屋子,“要离婚?还要签赔偿合同?!想得美!”杨之愤怒地朝面前也气急了眼的“妻子”吼着。林婉也不甘示弱:“你不想赔?我tm20岁那年,被你强夺了身子就无可奈何地跟了你,我好歹也为你生了个啊雅出来,她长这么大,你有给过一点钱养孩子吗?!啊雅还是婴儿时,你有换过一次尿布吗?!你这个拋妻弃子的烂人!”林婉越说越急,却一下从沙发上站起,双手一挥,把桌子上的杯子,全摔在了地上!

“碰”“碰”地几声,杯子触地,支离破碎,又如同这始乱终弃的感情……此时,日薄西山,杯子反射着点点霞光……

林婉红着眼,忍着泪,说:“这些都不要紧,更令我恶心的是,你还tm在外面包小三!你是个有个家室的人!你还有没有羞耻心!真是人渣!”说完,林婉便边推搡着杨之,边说:“你对得起我吗?!”

杨之一把拨开林婉的手,指着她吼着:“我对不起你?!你说说,你每个星期周末时总在外面酒店过夜是怎么回事?!你每个月的工资总是少一半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那个初恋情人到现在都还藕断丝连!”

“我不管!我就是要赔偿!”

“还赔偿?!反正你也就生了一个女儿,离了婚,女儿跟我就行了,我再给你点钱,随你怎么去勾汉子!但现在我不想看见你,你现在就给我滚出我的房子!滚?婊子!”说完便推着林婉往门走。

——————————————

楼梯上,一个穿着破烂牛仔超短裤,露脐背心,紫头发的女孩,一步一步地踏下楼梯,身后还传来阵阵辱骂声,女孩鼻子一抽抽着,肩膀微微地颤抖耸动着……

(二)

震动的dj音乐响彻着,五彩灯光挥动着,人声吵闹着,酒气、香水气浑杂弥漫着,人人化着各色的妆,女的穿着暴露,行为大胆,眼神迷离,男的放肆发泄着兽欲,这里充斥着糜烂颓废气息,这里是酒吧。

啊雅拖着脚步,走到吧台,坐下椅子,朝保说:“来一打伏特加!”酒一上来,雅马上拿起一瓶就直往胃里灌。不久,走来几个同样衣着开放的女人,其中一女的搭着啊雅的肩膀说:“怎么了?你那爸妈又吵架了?”啊雅猛灌了一口说:“没吵,离了,刚签的字。”说完,啊雅目光哀伤地看了看绚烂的五色灯光,便继续闷头喝酒。

几个女的看见啊雅这个样子,互相对望了一眼,摊了摊手,也无话可说了。

走来一个穿背心休闲裤,双臂纹身,脸带邪笑的男子,到了啊雅旁边,搂着啊雅的肩说:“怎么喝酒也不叫我啊?”拿起一瓶酒,“来,我陪你喝!”啊雅抬头看了看男子,便靠在男子身上,“杰,谢谢你,在我难过时,总是在我身边!”拿起酒瓶一碰,“来,陪我喝到天亮!”杰邪笑着,俯在啊雅的耳边说:“放心,雅,我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不知酒过几巡……

酒店房间里,阳光透过窗,暖暖地洒在床上,一对赤裸的身体,搂在一起,杰轻声地在雅的耳边说道:“要是你想走,就来我这儿,我来养你!”说完,轻吻了下雅的脸颊。“好!我等下就回去收拾东西。”雅亳不思索地就回复了,深深地吻了杰,“杰,还是你好!”说完,两人一同起身,去了洗漱间……

洁白的床单上,一滩刺眼的腥红,留下血的人现在应该很痛吧?以后应该会更痛吧?

中午。雅走上家里的楼梯,到了家门前,雅深吸一口气,还是开了门,“吱”一声,门开了,一眼看进去,满屋子弥漫着酒臭味,随地摔碎的酒瓶碎片,还有一些显眼的纸屑,没有洗过的饭碗菜盘……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如死狗般躺在沙发上呼噜大睡着。

雅见着这般情景,一脸冷漠,绝望地看着死的狗般的父亲,“嘭”地一声,门合上了,杨之猛地就起了身,身子摇摇晃晃地,看着雅,含糊不清地说:“你还回来干嘛?你那老妈都滚了,你回来,是不是想啃我的财产?!你也给我滚!”雅快步走过去,甩了巴掌,:“从此,我与你们断绝所有关系!我这就走人!”说完,就走进了房间。一会儿,收拾好行李后,雅径直地走出了家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烈日高照着,滚烫的阳光炙烧着大地,灼焦着发臭的屋子,最后一缕阳光扫过甩门而出的,雅的身上……

(三)

五月的时间,眨眼即过,已到了雨雪绵绵之时。

一家蛋糕店里,进出必人皆是成双结对的甜蜜情侣,服务台上坐着一个女孩,女孩目露羡意,双眼总是盯着门外,似在期待着什么。此时,门铃一响,大门被推开,走进一个衣着另类,却又有着邪魅气质的男子,男子走到服务台,坏笑着亲吻了一下女孩,说:“雅,准备下班吧?带你去吃饭啦~”

雅看见杰来了,一下眉开眼笑,听完后更是惊喜,拥抱着亲吻了一下杰,说:“好,我这就去叫人换班,等我一下。”不一会儿,雅换了一身红色背带短裙出来,挽着杰的手,“走吧!”

仿佛很思爱甜蜜的一对情侣,欢笑着地走出店门,走向别处,夕阳的余晖很是醉人,映在人脸上,增添了几分美色,却是不知这如此醉人的美景能耐多久……

餐厅里,窗边的桌子,杰与雅相对而坐,两人脸上挂着甜蜜的笑意,服务员陆续地送上菜肴红酒。开吃不久,杰边吃边似是不在意地说:“雅啊,月底发了工资吧?能不能借我些?”听到此话,雅一下停了筷子,为难地蹙着眉说:“杰,你又要钱?难道上个月给你的还不够吗?我从家里带出的钱全给你了!”

杰又说:“你也知道,我在外边搞点小生意,资金需周转。要钱很正常嘛,等下个月,我的生意就能有收益了喔!”雅仍很不情愿地说:“好吧……”说完就低头啃着桌子上的菜,杰见如此,便又说:“乖啦!我就先告诉你个好消息吧!我打算下个月圣诞节,我们去民政局领证吧?”雅听到后又一下高兴了起来,又可怜地说:“杰~还是你对我好,在这世上,我能依靠的人就你一个了~”

杰安慰道:“宝贝,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努力地挣钱,好好地养你啊!等我下个月生意有了收益,有了钱你就可以在家负责貌美如花,我在外负责挣钱养家!好不好?”雅很兴奋地起身,用力地深吻了一下杰说:“好!”

一顿饭过后,两人离场回家,只剩满桌狼藉,酒瓶里的剩酒凉了,酒气也散了……

一间简陋的出租屋里,一张小床上,杰和雅相拥在一起,两人喘着粗气,流着汗珠,仿佛刚进行了一场剧烈运动,杰

捧着雅的脸蛋,嘴唇俯在她耳边,吹着气说:“雅,下个月我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喔,领了证后,我们就去找一间更大的房子住,要再买一张更大床喔,嘻~嘻~”杰一脸坏笑地。

雅脸上红粉霏霏地说:“讨厌~还更大的床……”边捶了下杰的胸膛,“领了证后,我终于又有家人了……”杰似是一脸惋惜地说:“放心,宝贝,我说过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说完,杰又翻身压在雅的身上……

一周后,雅躺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似古代思夫的闺妇,显然,杰已一周没回家了,雅也只是用手机和杰保持着联系。突地,雅捂着嘴,皱着眉,很难受地跑进了卫生间,“呕”“呕”,几声干呕,没有吐出什么来,这样的情况已有几天了,雅也知道了,她怀孕了,她发现几个月都不来大姨妈了,且几天都时常会干呕,便断定是怀孕了……

雅想告诉杰,但杰没回家,她想如果亲口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杰,杰要当爸爸,杰一定会很兴奋吧~~雅很忧愁地走出卫生间,很意外地,听到了期待很久的开门声。杰开门进来了,刚放下买来的蛋糕,雅就一下子扑进了杰的怀里,杰很配合地,拥抱道雅,手轻抚着雅的头说:“怎么了?宝贝,这么想我啊?”

雅一脸责怪,嗔怒地说:“我才不会想你这个天天不着家的家伙呢!我还以为你忘了有我这个老婆呢!哼~”说完,一把推开杰,生闷气地坐下沙发,扭过头不看杰。杰提着蛋糕放在桌子上,坐下沙发搂着雅,说:“乖嘛,老婆,你看我这不是有空就回来了嘛,还买了你爱吃的蛋糕!来尝尝吧?”说完,便动手开盒切蛋糕。

雅吃了一口蛋糕,很认真地看着杰,说:“杰,我怀孕了……”杰听了后,如雷轰顶,刚到嘴边想吃的蛋糕一下停住了,脸上闪过一丝雅看不到的残忍之色,便立即收回了,把蛋糕放下,杰佯装很兴奋地抱着雅,说:“太好了,我一下就升两级了,做了老公又当爸爸!”

雅见到杰这么兴奋的态度,也很高兴地说:“是啊,你以后要当好老公好爸爸喔!”

杰听此,便是满嘴笑意的脸,一下收了回来,换成了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色,可这一幕,可惜,脑后的雅还在欢笑憧憬着,却是无法得知杰的真实反应……

圣诞之日,整个城市气氛热闹非凡,众多情侣成双结对地外出游玩,而此时,雅所住的出租屋,也被杰装饰了一番,竟显得很温馨……

小桌子,杰正在摆放着饭菜,雅一下从后面抱着杰,说:“等下吃完饭,我们就要去领证喽,好期待啊~”杰低头握着雅的手,说:“是啊!领了证后,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人了喔!”雅也回应道:“你也永远是我的人了~嘻~”说完,雅松开手,在欢呼着,捧着已略凸的肚子说:“小宝贝,很快你就能和爸妈见面了喔,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好期待啊~哈哈~”小屋里,充满了小女的银铃般的笑声……

杰转过头对雅说:“坐下吧,准备吃饭了,我去拿点饮料。”厨房里,杰拿着两杯果汁,并不急着拿出去,而是在其中一杯果汁中撒下一些不明粉末……

雅还在桌子,脸上仍洋溢着幸福的笑意,杰把那杯溶有粉末的果汁给了雅,说:“开吃吧,吃完就去领证!”

几十分钟后,吃完了饭,杰便进了厕所。手机里总有不可为人所知的东西,一旦这些东西被人得知了,会是怎样……便在这时,杰的手机响了,雅见杰进了厕所,便想着帮他接电话,拿起手机一看!却见着电话的备注是“老婆”!可她也并没有打电话给杰啊!雅呆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双手颤巍巍着,拨了接听,电话里传来一声,很年轻又带着诱惑的声音,电话里的人说:“杰啊~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不是说好等下去领证的吗?你在搞什么啊?”……雅彻底呆住了,整个人无了神,眼神一下暗淡了,不停地喘着粗气,挂断了电话……

杰从厕所走了出来,见雅一副失神的模样,很吃惊地说:“雅,你怎么了?没事吧?”雅回了下神后,很慌张地说:“没,没事,我,我们快去领证吧?”说完,就拉着杰走出门。

很出奇地,雅竟没有问杰,电话里的人是谁,反而是继续叫杰去领证……

杰迟疑了一下,说:“呃,好,走吧!”

过了几十分钟后,当两人走一个偏僻的巷子时,突然,杰停了下来,转过头,很冷漠地对雅说:“差不多了吧,行了。”雅瞬间惊慌了,紧张地:“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啊!”话还没完,雅痛叫一声,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杰见此,似是很满意地,很淡定地迅速离开了,仿佛没有看到,和他睡了几个月的人倒在了地上……杰走后不久,一股浓浓的鲜血从雅的大腿根流出……

入夜,医院的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雅皱着眉,慢慢地醒转过来,走来一名护士,护士说:“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有头晕头疼想吐吗?”雅张开苍白干裂的嘴唇,无力地说:“我肚里的孩子怎么样了?”说完,雅的眼眶已经开始湿润了,护士很遗憾地说:“你被送来时,大出血,检查得知是被人下了药……孩子保不了……”雅听完,一下子,放声痛哭!护士见此,便开始安慰,可雅越哭越厉害,竟一下又晕了过去,护士便呼喊医生过来了。

不久后,雅再次醒来,她便趁着护士离开时,不顾一切地逃出了医院,一路奔回了出租屋,到了出租屋后,开了门发现,整个屋子都空了!所有家什都被搬走了,只留下她的一些衣物背包,雅一下倒在了地上,痛哭起来,那哭声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绕着屋梁久久不息,哭了很久之后,雅背起自己的东西,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灯光把身影扯得很长很长,月光下的雅,披头散发似一只孤魂野鬼,身着很单薄,可这风啊,冷得刺骨,风呼啸着,刮在脸上,不停地侵袭着,似是要把雅身上,最后一丝温度都给夺走!渐行渐远,雅便被这茫茫黑夜吞噬了……

(四)

半年过去了,风吹走了冷雪,又吹绿了枝芽,却吹不回那已枯黄的玫瑰……

如今,雅已进了一间厂子打工生活,雅经过圣诞之事后,便一直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着,似是被夺走了魂儿。

美丽的女孩,总是招人惦记,古说红颜薄命,不知是真是假……这一天夜里,雅从外面超市买东西回厂子宿舍。夜很黑,风很高,乌云竭力地捂着月亮的光华,似在掩饰着什么……从超市回厂的路上,必须先经过一条,只有一两盏昏暗路灯的小道和一座废弃的工不,雅着一袋东西,脚步轻浮无力地行走着。

当雅走近废弃工厂时,一只手捂着雅的嘴,使雅发不出声,接着又有几只手,抬着雅的双手双脚进了废弃工厂。五个戴着口罩,穿黑衣的男子抬着进了工厂后,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又用绳子捆住了双手,雅躺在地上,不停地扭动着挣着,泪水在眼眶里流动,嘴里不断地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她知道她在遭遇着什么了,可这些都被那几个歹徒无视了,几个歹徒开始脱下雅的衣服。这时雅更加拼命地反抗了,挣扎得更猛烈,歹徒发现雅不配合,开始对雅进行拳打脚踢,在施暴的过程中,雅晕了过去,几个歹徒便轮番对雅进行了犯罪!……

次日,太阳升起了,那夜很漫长很漫长,阳光照耀着废弃工厂外的绿地上,可却无半点阳光照进阴凉黑暗的工厂里……四处散落的衣服,几滴在地上的血液,还有一具赤裸的胴体,雅的脸上有着浓浓的淤青,嘴角残留着血痕,身上也有着抓痕和淤青,此时,雅的泪水无声地流淌,眼神空洞着,绝望地盯着离她不到一半的阳光,可那道阳光却始终没有延及过去……

(五)

冬天的太阳很暖和,似能溶冰化雪,能消散人心里的忧郁,还你一个甜甜的笑脸……

中午时分,A小区的一幢楼房,此楼有八层高,此时,楼顶上,衣衫褴褛,脸带淤青,脸色苍白的雅,正一步一步地走向楼顶槛基的边缘,大风呼啸着,似在不甘着,风拍向站在槛基上的雅,似阻止她再往前一步……

————————————

A小区的一间小小的出租房里,好运如往常一般睡觉起床去上班,好运走出A幢楼门口,听到了怪异的声音,仰头一看,便看到一女子正从楼顶上快速下落,女子的身体撞到一些房子的防盗网上,正是这样才减慢了下降速度。

好运见此,脑袋空白了一秒后,迸发出他一生中最快的速度,奔向女子下降的地点,伸出双手欲接着那女子,在双手触到女子身体时,好运迅速带着女子身体翻滚,滚了几圈后,才停下冲击力。

风轻轻地吹拂着,阳光很明媚,映得小区的鲜花很美艳。好运撑着身体,俯在雅身上,雅此时早已晕了过去,好运看清了所救女子时,脑袋瞬间空白,发出一句赞叹:“好漂亮的女孩,好美……”说完,两条鲜红的血从他鼻子里流出,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女孩,不,准确地说,这是他第一次超过五米看着一个女性。突然,好运清醒过来,立马背起雅,撒腿就往最近的医院跑,医院也不运,也就两公里……

冬天好像不寒冷了,阳光明媚而不刺眼,风轻轻地吹着而不刺骨,路上行人纷纷回头讶异地看着,小路上,好运赤红着脸,挂着两条鼻血,咬着牙,背着衣衫破烂,脸色苍白的雅,狂奔着……

医院的病床上,换上病号服的雅,悠悠地醒转过来,刚挣开眼缝,便看见一个陌生男子,坐在床边的椅上,很紧张,准确地说很害着地坐着。雅一见到男的,就下意识要下床逃走,好运见到雅刚醒来就要走,一下子就不知所措了,红着脸在床边拦着雅,不让她走,紧张地说:“你、你、你刚醒来,不、不能这么快下床的,先、在床上,休、休息吧?”说完,好运心里纳闷了想:“我怎么结巴了?见鬼了,太丢脸了!难道我长得很吓人吗?她看见我就要逃走?”

雅见到这种的情况,一下子崩溃了,躺在床上哭了起来。好运,见此,更慌乱了,双手挥着,很着急地说:“你、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了?我、我、我没对你怎么样啊?我还帮你出了医疗费呢……”不久,医生护士来了,给雅做了一番心理调整后,雅不哭了,但见到好运还是一副躲闪的样子,好运见到后,就更郁闷了……

好运低垂着头,小心翼翼地说:“医生说你,右腿折了,两个月内不能走动,右手也折了,也不能活动,你就先忍着点吧?别闹了哈?”雅听了后,也不回应,只是眼神呆滞着,空洞地着望着天花板……

过了好一会儿,好运见到雅一直是保持着一个动作,便问:“你、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从楼顶上跳下是自杀吗?”……雅还是不应,只是保持着一个动作……

又一会儿,好运起身说:“你饿了吧?到下午饭点了,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吃吧?”说完,转身开门离去。好运离开好远后,雅的眼里,两行浊泪无声地流下,沾湿了整个枕头……

不久后,好运提着几个打包的饭盒回来,放下东西,对着雅说:“那我,医生说,你这几天要喝流食,我就给你买了阿胶红枣粥,听饭店啊姨说,这粥对女孩很补的,不知好不好喝,你要不要尝尝?”见雅还是那副样子,好运尝试扶走雅,雅也不反抗,任凭好运扶起,好运便用勺子盛着粥,慢慢地喂着,雅很机械地张嘴喝粥,像个木偶般……

一阵子过后,粥喂完了,好运也吃饱了,好运说:“那个,你要吃水果吗?刚买了一些,挺新鲜的,要试下吗?”雅仍是一副死人的模样,好运也知道雅不会应他,便起身洗了个苹果,切成小小的片儿,喂给雅吃……

午饭过后,好运靠着椅背睡着了,突然,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一下惊醒了,却看见雅摔在了床边。好运走过去,扶起雅坐上轮椅,疑惑地说:“你是想去哪儿吗?”雅也不吭声,只是眼神空洞地向厕所,好运顺着雅的眼光望去,说:“原来你是想上厕所啊……”说完,便推着雅去了厕所,进了后,抬起雅坐上坐厕,又赤红了脸,慌张地说:“那、那个,你自己那啥哈,我、我先出去了……”说完,一路小跑,逃似地离开了厕所。一会儿,冲水声响起,等了一下,好运敲了敲门:“呃,你、你好了吗?”雅还是不作声,好运知道她还是那副样子,唯有硬着头皮开了门,抬起雅坐上轮椅,从厕所出来。

出来后,好运便对雅说:“老是躺在床上不好,我推你去公园走走吧?医院旁边的公园还是不错的。”说完,便推着雅出了门进了电梯。

公园里,几个小孩在追逐玩耍,几对已是年迈的老夫妻,坐在长椅上相依偎着,还有几个老人或在打太极或在运动……

此时,已是黄昏时,落霞很美,阳光很暖,风也暖,几对小鸟飞舞着追逐着,小河里,有游鱼溯洄嬉戏着,柳树垂下的枝条随风摆动着,五彩的阳光,飘洒在绿茵草地上,映在好运和雅的脸上,更是让雅呈现出了绝美之色,让老处男的好运,一时看痴了,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好美!”这里的一切都很安详,没有喧器,没有烦恼,没有痛苦。雅慢慢地合上了眼睛,似在享受着来之不易的这里的一切,雅的眼里流下了两行清泪。两人的身影映在茵绿的草坪上,阳光渐渐将影子溶在一起……

是夜,护士给雅清洗了下身子后,雅便躺在床上睡去了,好运不放心雅一个人在医院,便也在病号房里找了个老人椅睡着。当好运的呼噜声响起时,雅竟又醒来了,缓缓地睁开眼,看着在她床边,靠在椅子上睡着的,照顾了她一天的好运,空洞的眼神似闪烁了下……

第二天,好运只是喂了雅吃完早餐安顿好后,便去上班了,中午回来,就陪着雅说话,准确地说是他在自言自语……好运一边削苹果一边对雅说:“我叫好运,好人的好,运气的运。其实我没有名字的,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院长说,我是在被人佚名送到孤儿院的,那人也没交代名字。”喂了雅一口苹果,接着说:“院长希望我,长大了能运气好点,便给我取了这个名,哈哈~我就觉得现在我运气真的挺好的……”好运心里接着说:“因为遇见了你……”

好运像做了亏心事,抬了一下头,看了下雅,轻咳一声,弱弱地说:“那个,之前把你送来时,医生问我,是不是你家属,我就说了下谎,说我是你、你、你的男朋友,你、你不会怪我吧?”说完,赶紧低下了头,喂了片苹果给雅,刚送到嘴边时,雅突然开口:“谢谢你!”吓得好运手里的苹果一下子掉了,好运慌里慌张地捡起自己吃了……

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微妙了,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好运红着脸,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而雅仍是眼睛无神地望向窗外。到午饭时,好运买了饭盒回来,好运拿着饭盒,不知该不该继续喂雅吃,当他正愁着时,欲言又止,雅竟率先开口:“喂我吧。”一句话,瞬间让老处男的好运涨红了脸,硬着头皮,手一抖一抖地勺起饭菜,送到雅的嘴里,很意外地,雅不再像木偶一样,眼神也有了点色彩,动作也不机械了。

之后的两个月里,好运每天边工作边细心照顾着雅,渐渐地,雅也愿意和好运说话聊天了,雅也知道了好运是个好人,对自己没有非分之想。

两个月里,两人的关系,虽不明说,但都清楚着。雅知道了好运是个孤儿,职业是文员,知道他从小没朋友,更没有和女生说过话,知道他的一切,但好运从没追问过,雅的来历和那天为什么要跳楼,也没有问她脸上的淤青怎么弄的,只知道她叫雅。好运说过:“你的过去我不在乎,无论过去发生什么,过去的你是什么人,我也不会在乎,我只看见现在的你……”

之后,雅也住进了好运的小窝里,成了小窝的女主人,但雅却坚持与好运分床而睡,好运也没追问什么,什么都随着雅,两人相处了很久,好运每天都会和雅去公园看晚霞,好运知道雅很喜欢。

直到有一天,好运突然一脸希翼说:“雅,我们去民政局领证吧?领那个红本。”雅听了后,怔住了,慢慢地坐下沙发,看向窗,甜甜的酸酸的泪水静静地流下。好运一看见这样,立马慌了,蹲在雅的面前,捧着雅的手,轻声说:“你怎么了?要是不想,我不强求的”雅只是说了一句:“不是……”便不吭声了,此事也不了了之……之后,二人的生活仍是思爱甜蜜如常。

有一天,清晨,好运突然不见了,哪也找不到,雅比以前哭得更厉害,但雅没有离开小窝,她在等他回来,可就在晚上时,雅从外面买完菜回家时,雅一开门,刚放下东西,很老套的情节发生了,好运捧着蛋糕,点着蜡烛,唱着生日歌,笑着向雅走来,说:“雅,祝你生日快乐!”

雅瞬间喜极而泣,扑向好运,抱着好运在哭。好一会儿,好运对雅说:“我送你一个礼物吧”说完,好运便拿出一个礼盒,一揭开,两个小红本和一个小盒子,小红本上有三个显眼大字“结婚证”,好运突然拿着小礼盒,单膝下脆,揭开小礼盒,露出一枚很普通的银圈,很紧张地对雅说:“嫁给我吧?虽然我给不了你什么,连戒指都是素的,但……但……”在好运不知该说些什么时,雅赶紧说了:“我愿意!”好运很惊喜地拿着戒指,套在雅的右手无名指上。好运起身,拿着两本小红本给雅看,说:“这是我自己做的,高仿的喔,我还把我们的合照贴了上去呢!”

雅拿着好运为她定做的小红本,紧紧地盯着,不停地哭着,而好运则在一旁静静地安慰着。

一夜过去,好运和雅仍是分床而睡,快天亮时,当好运还在沉睡,雅却突然起身,神色很坚定地,背起行李包,留下一张纸,临出门时,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容易害羞爱红脸,和女孩说话会结的巴的好运,那眼神仿佛要把好运,永远地刻记在脑海里,走近前去,亲了一口好运的脸后,就开门离去了……

好运起床了,却发现雅不见了,发现她带走了她的所有东西和那小红本、那枚银圈,也看了留下的纸,好运坐沙发上,拿着纸边看边在落泪。

纸上写着:“你从未问过我从何而来,从未问过我的过去,你把一切都给我,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也知道我是爱你的,但我仍有不得不离去的原由,我不是一个干净女孩……我恨我自己为何不早点遇到你,若能早点,便能最好的我给你……天意弄人……我走了,我答应你,我会好好地活着,你也答应我,好好地过着……如果有来生,我还想遇见你,做你一辈子的女人。雅”

太阳升起了,一束束的阳光伴着风,照进了小窝里,照在雅的床上,照射进了好运的泪珠,泪珠闪耀着点点光芒,仿佛倒眏出了好运与雅的相爱过往,那黄昏里,那晚霞中,闭着双眼流泪的雅和看着雅呆呆的痴痴的好运……

多年后,好运没有见过雅,但他相信雅一定会在某个地方好好地活着,好运很想她,很想见她,想跟她说:最后,你只是出现在了我的文字里。

end

相关阅读
占领我青春,霸道又冷漠

我和他就像星月,好像亲密无间。可是只有我知道,在浩瀚的宇宙我们隔着几亿光年的距离 又是一个愉快的周末,我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阳光温柔地洒进来。每周末我都会整理内务,这次也不例外。 那么立刻行动起来:这件裙子是闺蜜送的生日礼物;这个包包是攒了好久的钱买的;那件外套是奖励自己加薪买的...... 其是整理内务也是再回忆一遍生活里的小确幸。 翻着翻着,我听到有东西掉到木地板上的声音,低头

乌龙蜜桃

“我就是个救场的,况且我们以后说不定也不会见面了。”“那你帮不帮我救场?” 周一,又是让人痛苦的一周的开始。我关掉手机闹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慢吞吞的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舍友相继从睡梦中醒来,“今天是不是满课啊,姐妹们。” 只剩下白霜还在床上,她把被子往身上又拉了拉,准备闭眼再多睡会儿。意识朦朦胧胧的夏雨打着哈欠回了声“嗯,今天满课。” 宿舍是四人间,但是现在只有三个人,另外一个星期天晚上玩的嗨了

沙漠看雪

宋琛,塔克拉玛干下雪了,在这个春天。​ 宋琛和陆就说过:“如果我二十六岁死了还没有看见沙漠下雪,请你一定要把我的骨灰撒进沙漠里,这样我就可以看沙漠四季,等一场到死未见的大雪,守一个有生之年没有履行的约。” 于是, 年 月,宋琛心脏病突发去世了,享年二十六岁,终是没有等来沙漠的一场大雪,允诺过她的陆就带上宋琛的骨灰来到了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陆就到达的那天,塔克拉玛干的天空是灰色的,她抱

初见你就心动

黎轩觉得自己要被唐清清给气晕过去了,她智商真的有一百以上吗??他怎么觉得她···高一三班~ 靠窗户最里面的最后一排坐着一个男生,戴着一顶棒球帽,故意压的很低,不注意看的话根本看不清脸,只能依稀看见从帽檐漏出来的几缕碎发,男生戴着耳机低着头在玩手机,教室里叽叽喳喳的。 刚从初中升上来,大家对一切都很好奇,有之前一个学校的,也有不认识的,总之所有人都显得异常兴奋,唯独角落里那个人安安静静,形成鲜明的对

请叫我宋宁宁

她曾经留恋他眼中的光,追着那束光,咬着牙一路从年级六百名,考到第二……楔子 最近,校会值班室里,宋宁宁经常坐的位子上,每当她值班,总会有一束新鲜的白色桔梗。 这件事很快就勾起了吃瓜群众八卦的好奇心,在大家的一致努力下,终于找到了幕后的主人公——前段时间刚被票选为今年新生中最好看的物理系小学弟,林翊。 一时间一大片女生称自己的心碎了一地,还有一些看热闹的同学用火锅下注,大家都在猜测这两位郎才女貌,女

梅子语:你吃过泡椒凤爪么?

究竟为什么他们没有走在一起,梅子没有告诉我,也许她也说不清。那天梅子坐在我的对面,阳光洒在她的侧脸上,很美。 梅子问我:“你吃过泡椒凤爪么?” 我说:“每次都辣出眼泪,但又欲罢不能。” 梅子告诉我她和阿枫是小时候认识的,阿枫主动地把梅子拉进他的生命,不是因为梅子挽救了他的悲惨童年,也没有落水救人的情节。 只是因为梅子长得好看,那个时候,梅子一头短发,干净利落,身材娇小,活泼开朗。 梅子说情窦初开的

梅子语:喜欢和怜悯究竟差几分

梅子说承颜是她认识的男人中最帅的,说帅不太准确,准确点来说是好看。梅子说承颜是她认识的男人中最帅的,说帅不太准确,准确点来说是好看。 梅子还说,承颜和乔铮长得很像,所以梅子格外关注他一点,乔铮那个时候已经出国了,梅子却总能想起他。 承颜虽然和乔铮长得很像,但是他们的性格完全南辕北辙。 乔铮很坚强,坚强到让人敬佩,痞痞的性格。 但是承颜很脆弱,可能是因为一直养尊处优,可能是因为有一个爱他的姐姐,又可

皆在于你

她觉得自己正站在樱花树下,夏晨顺着温暖的光芒射来的方向。夏晨与白耀一同走在A中学去往食堂的路上。 太阳在一场轰轰烈烈的雷阵雨后终于探出头温暖大地,空气中多了份雨后的清新,沁人心脾。 他们调侃着RNG打败IG的段子。 梦雯与她的闺蜜迎面走了过来。 夏晨微笑着,只是像普通朋友那样与她打招呼,梦雯也作出相同回应,仅此而已。 待擦肩而过,白耀问他:“你真的不喜欢她了?” “我真的想明白了。” “真的?”白

时间煮雨

她终于用了两年时间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立夏,这里这里!” 立夏刚校门就看到马路对面的宋雅在跟自己招手,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你知道你现在已经大二了吗?”立夏快速的跑到宋雅跟前,无奈吐槽。 “知道啊,这不是看到你太高兴了么!”不由分说,宋雅直接勾住了立夏的胳膊,然后扯着她就往前走。 “……”看着宋雅一口白花花的牙齿,立夏无奈的摇摇头,分分钟想把自己的脸遮上,告诉人们,她不认识身边的这个人! “这

昭昭乱世

第一次见到曲琛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这么喜欢一个人。 第一次见到曲琛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这么喜欢一个人。 “秦昭昭,我不阻止你看小说,但是你给我保护好眼睛,酸痛的时候记得滴眼药水。”这是来自孜孜不倦的曲琛,当时的我们都还很稚嫩,我沉浸在小说世界,曲琛对我也是用了真心,可是直到现在,那瓶眼药水过期了我都没有开封。 “秦昭昭,我想跟你一起坐车去车站。”这是快要放假的时候,曲琛舔着脸过去问我,想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