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

2021-04-08 12:02:17

世情

繁华的街道,人群总是熙熙攘攘的。天气有些放晴,是外出游春的大好时机,却有太多生活的繁琐,让人身在曹营心在汉。

门口的几个大垃圾箱总是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比不上那些大城市有专门的人及时清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在一起生出恶臭。

时不时你会看见几个穿着漂亮裙子,挎着名牌包包,打扮精致的女子从这里走过,捂着口鼻满脸的嫌弃,还能听到几句抱怨。

如果你喜欢她们你多观察,你就会发现时不时她们会提着几个雪白的口袋,随手丢进垃圾桶里,一路上滴出来的水隐隐中有些难闻。

不知何时垃圾桶旁出现了一条流浪狗,瘦骨嶙峋的身上有些白斑似乎是受了伤长好以后不生毛发了。

它出现的时候正值晚春阳光多了些火辣,身上的味道不知道是来自垃圾桶,还是来自于自身。

没有投进垃圾桶的垃圾袋总是被它翻的到处都是,打扫卫生的大妈可能是心善,给了一些好吃的东西给它。

一来二去也就熟络了,谁知那天再见到的时候它身上多了新的伤口,还有那个一改面善的大妈,手里正握着一根长长的木棍。

打下去的时候流浪狗并没有躲,也没有嚎叫,只是默默地用那一双有些光亮的眼睛盯着大妈。

或许在它眼里眼前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身上的血痕就是最好的解释了,大妈骗了它,亲近它以保护自己不被它反咬。

过后的几日大妈没出现了,门口的大叔说得了病,年纪大了没有熬过去。

虽说心里有些惊叹,不过我总想知道的还是那只流浪狗去哪了。

可能是心里想见,总是见到了,它蜷缩在垃圾桶的一个角落里,如果你不仔细看你是看不到的。

它见了我如同见了魔鬼一般,起身就跑,一瘸一拐的,眼睛以下的脸都不完整了,几颗牙齿露在外面。

它以前的主人是出于什么原因把它丢弃了呢?是因为家里有了新成员,还是因为它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很廉价随处可见的,就不去珍惜,也有可能是不太聪明也有些做作主人忍受不了丢弃了它。

也有可能是因为主人没地方撒气,于是狠狠地打了它几顿出现了条件反射让它更加害怕主人最后逃跑了,

老妇人喂了它几天东西,它可能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可是最后老妇人还是骗了它,身上的新伤就是教训。

那几个女人见了它总是破口大骂,旁边有小石头还会捡起来丢过去打它,肤白貌美的她们不知道怕不怕脏了自己的纤纤玉手,流浪狗却不叫不吼,只是默默地承受这些。

我喂了它几次东西,它却都不吃,这些并不是剩菜剩饭,也不是那种发了霉吃不得的东西,可是它总是犹豫再三就是不吃。

不过我并没有怪它,只是看着它日渐消瘦有些于心不忍,它身上的伤稍加治疗会好的,可是心里的创伤是无法弥补的。

一天我像往日那样去给它喂食,它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食物面前嗅了嗅,外面露着牙齿的嘴巴还是没有张开,或许到死它也不敢吃了吧!

我起身想走,它却一下子来了精神,给了我一口,我看着满身伤痕,虚弱无比的它,我并没有发火,而是忍着痛疼,让它咬。

可能是血液的味道不太好,它痛苦的呻吟了几声,最后在这恶臭的垃圾桶旁死了去,眼中还有些泪水。

或许是不甘,或许是遗憾,那又有什么呢!最后的最后不过是一具尸首,灵魂早已经随着风飘走了,行尸走肉一般活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尖刺,打磨自己伤害别人。

不知道是垃圾桶的酸臭,还是眼前的流浪狗酸臭,还是没有灵魂的酸臭,眼角的水珠落下想要净化这一切,却没有任何作用。

江鸿一
江鸿一  VIP会员

流浪狗

相关阅读
老照片

几张老照片,牵出一个女人不平凡的一生。秦阿姨早上起来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她出屋门望了望天,阴沉沉的。这雨恐怕要下大半天吧?她心想着,儿媳妇的服装店逢下雨就歇店,今天应该会领着孙女儿去姥姥家呢,这下好了,不用看那一岁的小祖宗,可算能歇上一天半天的了。老头子也不用上班了,他在回收站打杂,下雨也是要停工的。 她心里有了底,返身回去准备着早饭。熬粥得多加一碗水,佐粥小菜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咸菜剩菜含糊了事。儿

她带来的黑暗

我也明白当初的我是多么的可笑,被她的一个吻迷的晕头转向。如果说,一场好的,正面的爱,可以拂去迷雾让一个人的轮廓清晰显现,那么,她的夹杂了虚荣,欲望和谎言的爱,虽说是爱,却令我的内心越来越迷惘了。 可以称她为娜——与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女主人公的名字玛莲娜是同一个娜。 以此可证,我对娜的爱是有缘由的。青春期里少年总是会对年龄比他大的多的成熟女性产生悸动与痴迷。也许这个理由能予我安慰,减少我的罪恶

雨夜的泪

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可是那一年的秋天,太阳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可是那一年的秋天,太阳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整日阴霾密布,灰蒙蒙的一片。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个多月,仍没有停的意思。乡亲们都说老天遇到伤心事了,泪水滴个没完没了,怕是要等到心情好了才能见晴。 地里,棉桃霉烂了,裂开皮的玉米已经变黑,辣椒落了一地,红红的一层。成熟的庄稼打了水漂,大家伙心里难受,时不时仰头望天,不断地

复仇:爱杀

徐正青这个名字是个禁忌。 他是个温柔的人,不该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 “又胡闹了。” 我笑着看他,全然不顾手腕鲜明的痛感与地板流淌的血迹: “不知道你是来迟了,还是来早了。” 他不说话,嘴唇抿成一条薄线。 夕阳曛暖的光透过大理石地板,反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汗水微微浸湿他的头发。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打开药箱,消毒,止血,缠绷带,一丝不苟,手上力道轻重适中,连剪除

17岁嫁人的她

她曾是个明媚爱笑的姑娘,却因年少冲动,嫁给一个妈宝男,差点葬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她曾是个明媚爱笑的姑娘,却因年少冲动,嫁给一个妈宝男,差点葬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 ——楔子 我跟徐传芳曾是高中同桌,那时的她热情和善,乐观积极,和班里许多人都合得来。因为容貌姣好,性格活泼,也颇受年级上一些男同学的喜欢。 但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作为同桌的我始终是她高一那年最亲近的存在,亲近到几乎形影不离的地

被中介卖了还得给他数钱

原来进了社会却没学会维护自己的权利,当个苦力还能被资本欺负。一 李约下火车的时候,已经三点钟了,凌晨三点,火车站却很是热闹。 她刚走出车站,好几个人便围了上来,“美女,要住宿吗?” 李约摸了摸兜,还没取钱,八十多块零钱怕是不够,她摇摇头,打量着A市这个陌生的地方。 其实火车是晚上十点到站的,无奈天气原因,硬是晚点了五个小时。从读书的B省到A市,十三个小时,她都乖乖坐着,无疑,现在很是不舒服。先把行

回乡记

他们不过是芸芸重生里最普通的一家人,再努力,最后也不过是普通人。 抢票软件是提前下载好的,网络偏偏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早知道就在单位抢票了。” 看着永远显示载入的页面,何遇不禁嘟哝,不断按F 刷新。 小区太老旧,何遇入住的时候,就被通知随时可能拆迁,所以网线扯了很多年,也没什么人来更新换代。 当然,与其他相比,网线的老旧根本无关紧要——比如小区老旧到路灯时亮时不亮,监控探头分布极少。有时候加

锁麟囊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种福得福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广德楼里,挂着猩红的帷帐。三丈见方的戏台上,伴着两侧打着点儿的板胡三弦,戏里的薛湘灵一个回身,抖出几尺长的水袖,抖着音念出唱词。 二楼的雅座里,大先生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右手枕在脑后,左手拿折扇在面前的八仙桌上点着拍子。 大先

心怀感恩,学会放下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什么。生活本来就是鲜花和荆棘并存。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正在经历什么,坚持住,你定会看见最坚强的自己。守得初心,等待光明,沉淀后,去做一个温暖的人。一直相信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也要相信:无论我走到哪里,那都是我该去的地方,经历一些我该经历的事,遇见我该遇见的人。有人说:人

菜店秀才

秀才后来坐在门口抽烟的日子越发频繁,逢人招呼口气硬气了不少…… 秀才的菜店就开在小区门口第一家,每天早晨都会看见他开着那辆旧三轮拉着新批发的水果蔬菜伴着吱扭扭的腐朽声,一把刹车停在店门口哼哼唧唧的卸货,可能出于一些职业病的缘故,我总觉得这人肺不好,老是觉得他稍稍用力就觉得呼吸困难,气管的呼声有些粗糙,哪怕这样,他也在努力维持生计,好像关于挣钱这件事早已不是好的生活奔头,再者也在打发这无趣的日子。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