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朋友

2021-04-18 18:01:04

青春

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我听说啊,高中的时候私生活混乱好像还为别人堕了胎的。”

“啊,真的假的?”旁边的室友故作惊讶,眼里确实掩不住的幸灾乐祸,“也难怪,我上次看她长的那个样子也不像是什么老实的女孩子。”

应思思听着她们的话题,从堕胎辍学,到混社会不学无术,突然就没了心思。

其实也能理解,女生宿舍里的那些弯弯绕绕也就那样,只是她还是不想参与,可能是那天酒吧里,那个女孩子眼里的愤怒和狠厉让她相信,她不是她们说的这样。

许婴是不参加军训的,到了上课的时候,她才搬进来,人看着挺凶的,但是笑起来挺好看,应思思经常见到她对着手机笑的一脸温柔。

许是知道宿舍里人不如何喜欢她,许婴很少和她们讲话,倒是宿舍楼下老听见有人对许婴表白的。

应思思和许婴真正熟络起来,还是有一回,她看见许婴拒绝一个男生的表白。对方是他们系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人帅腿长成绩好,就是那种校园男神,但是许婴还是拒绝了,原因是有男朋友了。

许婴转身看见应思思的时候也觉得有些尴尬,停在那里也不说话,还是应思思问的:“拿快递去吗?”,见许婴点点头,她这才继续:“我们一起吗?”

许婴没拒绝,一路上的沉默也令人有些不适,应思思就问她:“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啊?都没听你提。”

许婴也明白,宿舍的其他舍友对她的那些看法她也清楚,也知道应思思没参与过,更何况,她向来坦荡,回答她时笑的温柔的很,好像锋利的外壳褪去:“高中谈的,不过异地恋着呢。”

打那次之后,应思思和许婴渐熟,一起拿快递的次数多了,也会遇见了去吃个饭,有时候应思思也会邀请她一起去逛街,对方一般也会同意。

她逐渐了解到许婴不如表现出来的那么社会,相反,她有时候的举动很孩子气。

会为了想吃冰淇淋,半夜爬起来偷偷的问她要不要带一根。会纠结是吃番茄锅还是牛油锅。会和小朋友一起排队买棉花糖。

那个酒吧里,因为要替被人占便宜的姑娘出头,拿起酒瓶子抡人的姑娘,知道周围的流言蜚语也只是淡然一笑。然后告诉她认为是朋友的应思思:“我没有做过,别人怎么想我不在乎,可是你要相信我。”

应思思想起那个姑娘对她说这番话的样子,不由得露出笑意。

她信的,想起那天酒吧里抡人的女孩子,还有那个买了棉花糖哄小孩子的女孩子,因为她发烧,大半夜跑出去给她买感冒药的女孩子。

许婴就是那个,一直很正直善良的姑娘。

所以,在发现异地恋的男朋友出轨后能果断的分手。

那天放假返校后,应思思一直等着许婴,对方趁着放假去了男朋友的学校,说好了今天回。

应思思一直等到十一点多,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等听见开门声才惊醒,她下意识叫了一声许婴,女孩子带着一身酒气转头看她一眼,眼眶红了一片,应思思当时觉就没了。

连夜起来带着许婴出了宿舍,女孩子趴在她的肩膀上哭成泪人,断断续续的内容,约莫是男朋友出轨了。

应思思虽然平时调侃许婴长了张渣女脸,但是她清楚的很,许婴对待感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那天晚上,月光下,宿舍楼前的长椅上,应思思陪着许婴度过了这个失恋的夜晚。

许婴话开始少了,应思思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舒服,暑假放假的时候准备带着她去旅游。

容城山水天下也是一绝,应思思带着许婴上山下水,总算看见她开心点。等到了容城漫展上,许婴笑意越浓。

许婴很喜欢二次元,应思思很多的人物不清楚,许婴一个个给她解释。

就在讲解狐妖小红娘的时候,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说着和许婴相同的话,许婴突然停下来,去看身边的人,俊朗的男生带着穿女仆装的女孩也一起转过来看她。

许婴的笑瞬间就淡了,拉着应思思往旁边走:“走,带你去看涂山红红的coser,巨好看的小姐姐”,她笑着说着话,语气却不如何好,应思思敏感的察觉到出来她的不开心。

果不其然,一旁的男生叫住她:“小婴,来看漫展吗”,男生目光清明,倒显得许婴做了什么一样,应思思看得心里很不舒服,她将许婴拉到自己身后,对着男生:“帅哥有事儿?”,男生看了许婴一眼对方没看他,他身边的女孩子看看他又看看许婴,忍不住开口:“阿溪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应思思正眼看她,据她了解,就是这个女生,明知道蒋溪有女朋友,还要和他不清不楚的,应思思想到那天晚上女孩子哭红的眼睛:“你确实该走,毕竟当小三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她声音说的不小,那个女孩也不太好意思,有些想说话,但是一对上身后许婴凉薄的眼神,那天那个女孩子冲进来,除了要个解释,一句话也没多说,气势凌人。

应思思心里憋着火气,许婴在后面偷偷拉她,她回头看她一眼,眼神带着不赞同,许婴面上笑意未显:“行了,走了,等会coser都没了”,想到一旁男人的讲解,她正视蒋溪:“分手了或者什么了都好,只是,拜托你不要把我说过的那些话,拿来撩妹,挺恶心的。”

说完,拉着应思思走了。

许婴以为再见到蒋溪,自己会生气也好,会伤心也好,可是等真的看见平时一直软绵绵的女孩子挡在自己面前时,就只是想过好自己的生活。

应思思从小没遇见什么能一直处下去的朋友,许婴也一样,两个人就因为晚上一个人多说了一句话,从此一路,有了知心人。

应思思会和许婴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即使她们因为她选择出国留下了三年的空闲,那个女孩子会在中国节日的时候瞒着她跑过来,在异国他乡一个平凡的日子里,给她巨大的惊喜。会注意她的航班天气,告诉她不回来也没关系,会在她缺席的时光里,去她家陪她的父母,和她一起视频,努力给她一个团圆。

甚至即使毕业那年,她喜欢的学长对许婴表了白,应思思也始终觉得,她和许婴依然是最好的朋友。

应思思知道,如果她说了她喜欢,许婴一定不会答应男生的表白,可是她难得看见许婴那么温柔的笑,于是带着笑容告诉男孩子一定要好好对许婴。

这一路,就看着许婴结婚,生子,而她渐渐把人放在心底,慢慢有自己的生活,再爱上其他人。

她知道许婴怀孕的消息后,本来还在法国的人,立刻买了机票飞回去,和笑的温柔的女孩子约好,要做孩子的干妈。

后来许婴产期到了的时候,她正在做饭,许婴老公也不在身边,接到对方的电话,听见许婴说:“思思,我……我好像快生了。”

“快生了!薛泽呢?”

“他……他,在公司呢。”

应思思赶紧出了门,一路把人带到医院去。

许婴生下了一个女孩,认应思思做了干妈,应思思后来也生下了一个女孩子。

那个时候两个人调侃,她们一起结婚,一起生孩子,以后也要结伴一起跳广场舞,希望两个孩子能和他们一样好。

应思思想到大学的那个晚上,那时候是真的没想过,她会和许婴一直走到人生终点,不过,这种感觉,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

相关阅读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天空下天使的幽蓝记忆

你是天使一定不想看我如此难受,如此撕心裂肺。羽毛被树叶划过,像雨像雪般撒落在地。 布满绿叶的石灰墙壁上,爬山虎环绕在窗户的四周。 窗户里坐着一名长发女子。 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前面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见她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副相框,反复的用纸巾摩擦。相框被摩擦得泛了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她用手指轻触照片中人,莫名其妙的发笑大哭。 她也许会听见外面有什么声响,一瞬间的开

食梦人

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 确实,她最近总是一个人。 吃饭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曾经和她很要好的闺蜜纷纷远离她。 “苏和怎么了?”我问她闺蜜。 “你自己去问她呗,不想和我们做朋友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一点也不淑女!” 苏和的闺蜜努了努嘴,走过我身边。 我从走廊的窗子看向教室,她趴在桌子上,和往常因学业过度劳累的学生一样,不过是想借着课间十分钟好好调整自己的身体

生活不止猫嘴里的咸鱼刺青

之后小院被我租下,一路没灯,我患上夜盲,吃上了药。“别跑啊,我让它很害怕吗。” “傻了吧,对个厕所你在说什么。”“靠,被你吓跑了,傻X。” “干嘛,我吓跑了傻X,我还有这用。” 等待是无聊的,所以我会尽眼注意到周围让我感兴趣的事。而等待着更无聊的事,是一群人在深夜车站睡觉。 半夜两点,朋友将坐上去北方的火车。生在南方的小镇,去北方的站点只在夜里,这样的行程看不清前方路的方向。摸黑,就随意的让大雨、

小青梅和小竹马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我叫张寻淼,我的小青梅叫冉淼淼。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至于为什么他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妈给我取名淼淼。而他妈妈和我妈妈是闺蜜,所以他的妈妈直接玩了个大的,给他取名寻淼。还说想要两家整个娃娃亲,要不要各自的父亲拦着说孩子的未来孩子自己做主。啧啧,这娃娃亲就结了。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这小竹马长的也是不错的。除了嘴毒了一些,其他方

凉薄世界,愿有一人温柔以待

这是真的吗?(一) “嘶”“嘶”“嘶”地几声,大手一扬,纸屑洒得满屋子,“要离婚?还要签赔偿合同?!想得美!”杨之愤怒地朝面前也气急了眼的“妻子”吼着。林婉也不甘示弱:“你不想赔?我tm 岁那年,被你强夺了身子就无可奈何地跟了你,我好歹也为你生了个啊雅出来,她长这么大,你有给过一点钱养孩子吗?!啊雅还是婴儿时,你有换过一次尿布吗?!你这个拋妻弃子的烂人!”林婉越说越急,却一下从沙发上站起,双手一

占领我青春,霸道又冷漠

我和他就像星月,好像亲密无间。可是只有我知道,在浩瀚的宇宙我们隔着几亿光年的距离 又是一个愉快的周末,我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阳光温柔地洒进来。每周末我都会整理内务,这次也不例外。 那么立刻行动起来:这件裙子是闺蜜送的生日礼物;这个包包是攒了好久的钱买的;那件外套是奖励自己加薪买的...... 其是整理内务也是再回忆一遍生活里的小确幸。 翻着翻着,我听到有东西掉到木地板上的声音,低头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