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丫,我要超越你!

2021-04-20 18:01:14

青春

1.高中篇

姜初浔是林杨高中的"江湖人士",手下有10多个小弟。小弟们同他一样,四处干坏事,今天向这个同学收保护费,明天见哪个不顺眼,放学便堵门口打了。

这不,他的一个黄毛小弟又盯上了一个尖子班的小胖子,仅仅因为在食堂打饭时,那个小胖子没让他插队。于是黄毛小弟及几个长头发少年便埋伏在小胖子经常走的巷子里等他。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今天小胖子同一个漂亮的女生走在一起。

"堂姐,我好害怕!"

"别怂,姐在这呢!"

几个小混混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甚至有人心里产生龌龊的想法。

他们默契地突然从巷子里面蹿出来,只见漂亮女生将小胖子护在身后,随后满天飞尘,哭喊声响彻天空。

一阵噼里啪啦的战斗后,小混混们倒在地上,痛苦地捂脸或者捂着肚子,嘴里哎呦地叫着或求饶。

"大姐大,饶了我吧!"

他们没想到的是,警察叔叔很快便赶来将他们拘留了。

放出局子后,黄毛小混混哭着找姜初浔帮忙报仇。他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以自己半年的零花钱做交换,终于让姜初浔动容了。

"别哭了,不就是个娘们?哥帮你教训她就是了!"

姜初浔让小弟们调查了那个女人的底细,知她名叫陈一诺,是全校前三名的学霸。

他看着她的照片眯起了眼。

"管你叫陈一几还是陈二丫,你是学霸又怎样?惹了我小弟就要付出代价!"

周末时,陈一诺独自在学校的葡萄廊下背课文,姜初浔戴着墨镜,手插裤兜,高昂起头颅向她走来。

"陈二丫!"

陈一诺没有理他,继续背课文。

"我叫你呢,那边背书的!"

陈一诺不悦地抬头看他。

"陈二丫是在叫谁?"

姜初浔抬了抬下巴。

"你!"

"我不叫陈二丫,你有事?"

"你上周打了我小弟?"

"你小弟是谁?"

"黄毛!"

"我只记得上周打了一群杀马特,等等,我那是正当防卫,他们先动手的!怎么?你要为他们报仇?"

"女人,你有种,你是第二个敢这样和我说话的人!"

"第一个是谁?"

"我妈!怎么地?"

"你妈没教好你啊,唉,真是遗憾!"

"你再说一遍?"

"你不是来报仇的吗?动手吧!"

……

然后姜初浔便被陈一诺狠狠揍了一顿,还打掉了一颗牙,白皙俊朗的脸上多了一排鞋印。

他趴在地上盯着手中掉落的带着血的牙齿,看向她时,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陈二丫,你有胆量!"

"被打爽不爽?我告诉你,你这种人渣,学习不行,打架也不行,文不成武不就,只要你消停些也没什么,偏偏你还要出来危害社会!你妈没管好你,那么社会自然会好好教育你!"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下的他。

"以后重新做人吧!望你好自为之!"

话毕转身潇洒地离开了。

"你给我等着!"

他从地上蹒跚爬起,吐了口血。

有倒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有得是机会报仇的!

那陈二丫不就是学习好点,打架厉害吗?

他也可以的!之前他是太低调了,认为学习太容易才没有认真学,可现在他准备认真学了,至于打架为何会输,因为他很长时间没锻炼身体也没认真吃饭了,从今天开始他便要规律地生活,等他有一身肌肉时,陈二丫,你还能打得过他吗?

然后小混混们便发现他们的老大变了,可这变化实在太大,他们无法接受啊!

他们请他去酒吧嗨,姜初浔骂:"滚!别打扰哥学习!"

他们找他去打群架,他大怒道:"我说了,别来烦我,找死吗?"

在他们接二连三地遭到姜初浔驱赶时,他们决定不和他混了。

然而缺少强硬领导核心的小组织又能维系多久呢?当他们再一次欺负同学时,竟被教导处主任抓到了,很多人身背一个大过处分,这次直接开除,没有开除的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了。

姜初浔每天把自己泡在书本中,看不懂的,就把班级里的眼镜男捉来给他耐心讲解,直到讲到他懂为止。晚上回家前还要抽出时间去健身,他选择了最有刺激的运动,拳击。

他狠狠地打向包袋,把它当成是陈一诺。

然后出了一身汗回家,冲个凉后继续学习,学到他妈都看不下去了,担心他会累坏身体,把他屋里的灯关了,他便找出一个小手电棒,趴在被窝里看书。

就这样刻苦钻研了3个月,他竟然每一门功课都及格了!

他看着手中的60分(100分制)的数学卷子,满脸的志在必得。

"陈一诺,我比你只少39分而已,等着吧,我很快就会追上你的!"

大二很快就过去了,即将迎来了高三,姜初浔已经进入全年级组前50名了,可是他却听到了一个消息:陈一诺成绩优异获得了B大的保送资格。

姜初浔这个气呀,这个陈二丫竟然这么强!

不行,他也要去B大,哪怕拼了命地学,累吐血了,他也一定要考上B大,不能矮她一节!

于是他废寝忘食地学习,学到他都忘记自己是谁了,终于在第一次模拟考试进入了全校前10名。

"陈二丫,我就快追上你了!"

等到他考入全校前3名的时候,陈一诺早已经离校。

"陈二丫,等着吧,我要在B大校园内找你算账!"

……

当高考成绩出来时,姜初浔妈妈激动地哭出了声。

"698分!698分呀!儿子,你太棒了,真是妈妈的骄傲!"

姜初浔一脸平静地看着每一科的分数。

"考得还行吧,去B大没问题了!"

"儿子,原来你一直想考B大呀!你就填B大的志愿吧!"

2.大学篇

姜初浔在大学里又认了一群小弟,与其说小弟不如说是他的耳目,他们帮他留意陈一诺。

陈一诺去餐厅吃饭,他也去了餐厅,打好饭菜后就坐在她对面,当她抬头看见他时,大吃一惊。

"你是那个!"

"对,我就是姜初浔!"

"你怎么进来的B大?"

"怎么地?只准你能进来,我就不能进来了?哥我考进来的!"

"你你你考进来的?考了多少分?"

"698分!"

"哇,可以可以!"

"难得获得你一句肯定!"

"因为你以前实在是太差劲了!"

"切!"

两人埋头吃饭,姜初浔发现她吃得很少,那米是按颗吃的。

他心里顿时大喜。

嘿嘿,他至少比她能吃,这也算是在某方面超过她了吧!

陈一诺去图书馆借书,他也去了,见她挑了一本文学书,他也挑了一本。

"你也喜欢看这种书?"

"咳咳,是呀,我最爱看这种书了!"

陈一诺去游泳馆,他也去了,见她穿得保守,皱了皱眉。

还像高中生一样!

他走向前。

"真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你也会游泳?"

"那当然,哥还是个高手呢!"

"哦?那我们比一比?"

"比就比!来吧!"

两人扑通两生跳入水中,开始了自由泳。

两人你追我赶终于摸到了对面的墙。

陈一诺开口道。

"游五组怎么样?"

"好,来吧!"

然而游到第四组时,陈一诺突然转变了方向,往回游去。

"怎么?不行了吗?"

姜初浔急忙追来。

"我认输了,不游了!"

"喂,你这样我胜之不武啊!"

陈一诺爬上岸。

"没事,算你赢了!我有事先走了!"

说着离开了游泳室。

"喂,喂!什么算我赢?继续游下去我也能赢!"

这都是什么事吗?

学生公寓内,姜初浔坐在椅子上,一边小弟给他递烟。

"浔哥,你抽!"

姜初浔摆了摆手。

"哥很久以前就戒烟了,你们也少抽,对身体不好!"

"是!浔哥,嫂子可能是某个日子到了,每个女生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

姜初浔挑了挑眉。

对哟,陈一诺可是个女人啊,他差点忘了!

"瞎叫什么?什么嫂子?她是我的仇人!"

小弟无奈地苦笑。

陈一诺买了张动漫电影票,姜初浔得知后,花了二倍的价钱从他舍友手里买下了她旁边的座位票。当陈一诺坐在座位上吃着爆米花时,姜初浔便来了。

"你你你!"

"真巧啊!哦,对了,我忘记买爆米花了,你分点给我吃呗?"

陈一诺翻了个大白眼,然后将爆米花桶递给他。

"少吃点!"

"没事,我就吃亿口!"

说着抓起一小把爆米花放入口中咯嘣咯嘣地吃起来。

电影开始,陈一诺全程在看电影,时而傻笑,时而眉头紧促,而姜初浔则全程在看她。

这陈二丫一副傻样还挺好看的!

电影结束后,两人离开了电影院。

姜初浔斜睨她道。

"我们顺路呢,一起回去吧!"

"行吧!"

当两人走到一处路灯下时,陈一诺将他逼到了路灯杆处。

"说吧,你有什么目的?你已经跟踪我很久了吧?"

姜初浔吞咽了下口水。

"我呀,我还有什么目的?"他挠挠头。

"我不过是想报仇罢了!"

两个人严肃地盯着彼此。

陈一诺挑了挑眉。

"是呀,我们也该有一个了断了!要不明天放学后约架吧!"

"说好这次也要一对一,不能带其他人!"

"我当然不会,倒是你!毕竟我打败过你!"

"我也不会带人的!"

"那明天放学约在跆拳道馆吧!"

"好!一言为定!"

次日,当两人在跆拳道馆相见后,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两人打了很久,终于姜初浔获得了胜利。

"我赢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要不是我最近吃得太少,力量不够,怎么会打不过你?"

"切,输了就是输了!"

陈一诺无奈道。

"好吧,那我输了!"

姜初浔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咳咳,那个。"

他的耳尖红了。

"什么?"陈一诺皱起了眉头。

"你,做一女朋友吧!"

"……行吧!"

(完)

相关阅读
橘子味的夏天

陆希恬很幸运,过了六年,她又遇到了张梓安。愿你终有一天能与你重要之人相逢。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路上的街灯一盏盏亮起,陆希恬盯着手表,秒针一点一点转动,空气也静止了似的,陆希恬憋得难受。也是,坐那儿俩小时一动不动,不难受才怪! 半响,陆希恬动了动早已压麻的腿,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心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又坐回桌子前,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画稿,这是她无聊时随手画的,重重叠叠间大致能看出个男孩子模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天空下天使的幽蓝记忆

你是天使一定不想看我如此难受,如此撕心裂肺。羽毛被树叶划过,像雨像雪般撒落在地。 布满绿叶的石灰墙壁上,爬山虎环绕在窗户的四周。 窗户里坐着一名长发女子。 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前面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见她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副相框,反复的用纸巾摩擦。相框被摩擦得泛了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她用手指轻触照片中人,莫名其妙的发笑大哭。 她也许会听见外面有什么声响,一瞬间的开

食梦人

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 确实,她最近总是一个人。 吃饭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曾经和她很要好的闺蜜纷纷远离她。 “苏和怎么了?”我问她闺蜜。 “你自己去问她呗,不想和我们做朋友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一点也不淑女!” 苏和的闺蜜努了努嘴,走过我身边。 我从走廊的窗子看向教室,她趴在桌子上,和往常因学业过度劳累的学生一样,不过是想借着课间十分钟好好调整自己的身体

生活不止猫嘴里的咸鱼刺青

之后小院被我租下,一路没灯,我患上夜盲,吃上了药。“别跑啊,我让它很害怕吗。” “傻了吧,对个厕所你在说什么。”“靠,被你吓跑了,傻X。” “干嘛,我吓跑了傻X,我还有这用。” 等待是无聊的,所以我会尽眼注意到周围让我感兴趣的事。而等待着更无聊的事,是一群人在深夜车站睡觉。 半夜两点,朋友将坐上去北方的火车。生在南方的小镇,去北方的站点只在夜里,这样的行程看不清前方路的方向。摸黑,就随意的让大雨、

小青梅和小竹马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我叫张寻淼,我的小青梅叫冉淼淼。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我叫冉淼淼,我的小竹马叫张寻淼。至于为什么他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妈给我取名淼淼。而他妈妈和我妈妈是闺蜜,所以他的妈妈直接玩了个大的,给他取名寻淼。还说想要两家整个娃娃亲,要不要各自的父亲拦着说孩子的未来孩子自己做主。啧啧,这娃娃亲就结了。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我这小竹马长的也是不错的。除了嘴毒了一些,其他方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