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的等待

2021-04-25 18:05:25

青春

初恋的等待

七月的风总是温热的,阮月走向了沙滩旁的一家饮品店。海风吹过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夏天仿佛就不那么热了。阮月坐在椅子上细细的回忆那个白衬衫的男孩子。

“薄荷雪碧,你能替我尝一下吗?”抬眼,一道欣长的身影站在她面前。还是那个男孩子,还是那件白衬衫。

“好呀!”阮月轻轻的一笑。“那你听我说个故事吧!”男生坐下温柔的一笑,眉眼间的喜悦完全藏不住。

三年前。

七月的暑假总算是来了,许江打算这次暑假陪姥姥。姥姥的家是两层楼,楼下的院子养了不少的花,毕竟老人家养花也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娱乐方式。

进屋许江就看见姥姥正在切西瓜,低下头轻笑,“姥姥,我回来了,你有想我吗?”。姥姥见自己外孙回来了,慈祥的笑着走来一边帮他把包拿下来,一边嘘寒问暖。

“我们阿江又长高了,学习多辛苦呀,都瘦了这么多。”姥姥又是心疼又是责怪。

“没有,姥姥。”许江答应着。

“饿不饿呀,还要几个小时才吃饭呢,要不要姥姥给你煮点饺子下个面啊?”。姥姥拉着许江往厨房走。

“不了,姥姥,你切这么多西瓜干嘛,吃不完的。”许江无奈笑笑。

“等会儿啊,你去给隔壁的林婆婆送西瓜去,前两天,她儿子儿媳回来了,说是女儿生病带回来休养的,以后啊你要是无聊就去找人家玩儿。”姥姥一边切着西瓜一边念着。

“嗯,我来切吧!”说着许江就挽起袖子准备拿刀接姥姥手里西瓜。

“诶诶诶,我来,你刚回来好好休息,等会儿我冰镇一会西瓜,你就送去啊,我要出去办点事儿。”

“好,那我先上楼收拾东西姥姥。”许江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好,去吧。”

上了楼,收拾好了东西,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院子,不经意的转首,看见了一个女孩儿。也是这一不经意,他看见了他永远的白月光。

在转首就可见的院子里,枝繁叶茂的槐花树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叶子与叶子间的缝隙里透过一丝丝斑驳的光影,风偶尔带过槐花的香气。槐花树下是长椅秋千,一个16,17岁的穿着白色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儿恬静的睡着。

膝盖上放着一本黑色的书,风吹过槐花,女孩乌黑的长发有些许的从一侧吹到了白皙脸颊上,头发和书上有一点槐花的小碎花。就是在这个炎热而又平凡的下午,这幅美丽的画面就随着风吹进了许江的心里。

许江愣神,心中暗想,他好像很喜欢这个画面,那女孩儿呢。

十几岁的少年都是同少女一样怀春的,许江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也会相信一见钟情。

许江克制着快速跳动的心,坐下给自己调了粗制的薄荷雪碧,喝了一口。

“阿江,姥姥要出去了,你去送一下西瓜啊!”楼下出来姥姥的声音,许江起身下楼。

“好。”许江平静的答到。

许江拿起白瓷盘,走到旁边的院子外,轻轻的敲着门,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来开门,又轻轻的敲了一遍,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门后的女孩儿一脸漠然不说话,微微抬起头就一直盯着他,面前的男生穿着白色衬衫,蓝色牛仔裤,手里拿着一盘冰镇的西瓜,浅淡的笑着。许江看着阮月,黑色的长发及腰,眼睛是很温柔的浅棕色,澄澈漂亮,但看起来她并不是很开心,有种忧郁和烦躁的感觉。

可能是一直不说话,有些尴尬,许江开口,道“我是你们隔壁张婆婆的外孙,这是我姥姥让我送来的。”许江的声音很好听有一点低沉但很温柔。说完,许江就浅浅的一笑,这一笑既是礼貌又是发自内心的对阮月的第二次心动。

许江将西瓜递给阮月,阮月接过,点点头轻声说了声谢谢。声音清冷。关上门后,许江缓缓的道,“好像真的喜欢她?”许江也不知道,他也不确定是不是喜欢阮月,可能只是因为她漂亮。

回到二楼,许江下意识的向那个院子看去。或许是因为生病,所以女孩儿身体不适不太开心。

在家也不知道干什么,因为学过画画,他想把那个女孩子画下来。阮月依旧是坐在双人秋千上,旁边是他送的冰镇西瓜。

修长纤细,骨节分明的手里拿着15,16厘米的笔,在纸上跳跃勾勒,阳光打在脸上,一切都是少年青春的模样。

阮月的父母推开门进去,阮月的妈妈走过去蹲在阮月面前,一脸担道:“月月,怎么不回屋呢,这么热。医生说了要保持心情愉快,想什么呢?”

“没有,你进去吧!”阮月感到很烦躁,不想说话。

“你早点进来啊。”阮母想要摸摸阮月的头,阮月避开。阮母就只能这样。

许江的姥姥回家的时候差不多该做晚饭了,许江进了厨房帮洗菜。

“姥姥,我来吧!”许江想去帮姥姥炒菜,刚刚伸手,姥姥就推开他。

“姥姥不辛苦,姥姥乐意。”

“阿江呀,你去看电视去,姥姥一会儿就做好饭了啊!”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陪你说话。”

“行!姥姥的乖外孙。”厨房里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

这几天许江都会无意识的向那个院子看去,阮月每天都会一个人坐在秋千上,要么是看那本黑色书皮的书,要么就是睡觉。心情好像一直都不太好。有时候会蹲在槐花树下面流眼泪。他不知道为什么阮月感觉有点奇怪,但是他也会因为阮月哭感到心情莫名的低落。

夜里,蝉声四起,院子里不再像白天里那么热,有点凉意但穿一件体恤就足够了。许江吃完饭在院子里乘凉,看到有不少的萤火虫漫天飞舞。

可能萤火虫也喜欢在晚上出来活动,他觉得他突然很想送阮月萤火虫,但是很突兀,可是还是去捕捉了几只萤火虫。拿了一个玻璃罐,把萤火虫放进去又拿起来看了看。皱起眉头猜测的想了想:“她不喜欢呢?太突兀了!”

许江并不知道阮月也在院子里,没注意音量,其实也听不到,但是阮月刚好在自己家院子的墙边蹲着,里许江就一墙之隔。阮月就听到了许江说的话,但也没有在意,对于阮月来说许江就是见过一面的人而已,而且她又不知道他要送给谁。

阮月在墙角刻了了一道划痕,刚刻完就听到有人敲了院子的门。

阮月父母在客厅看电视,其实他们想和阮月多说说话,但是阮月不愿意,久了只能依着她,不然怕她不高兴病情又加重,阮月奶奶在厨房,所以只有阮月听到了声音去开门。

开了门,眼前的少年手里拿着一个装满了几只萤火虫的玻璃罐,阮月看了看萤火虫又看了看少年,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这个是你掉的吗?”许江拿起萤火虫到她面前,不得不说他的手指很长很好看,萤火虫发出点点光在手指的缝隙间来回跳跃。

“不是。”阮月吐出两个字就伸手准备关门。

“我掉的,能送给你吗?”许江有点慌,说完就紧抿下唇,眼里期待她收下。但是他又太傻了,说得好像不要就随便丢给她的一样。但是他知道自己喜欢阮月,这几天他发现自己是喜欢阮月的,但是不知道有多少喜欢,他想要阮月开心,想看她笑一下。

阮月的脸并不是小V脸,但脸部线条很柔和有点偏圆脸,他觉得阮月笑起来一定很漂亮。

“所以你是想要了,就给我吗?”阮月有点生气但基本属于没什么感觉,毕竟她也不认识他。

“看你心情不太好,所有想送给你。不好意思。”许江很失望又觉得自己很失礼,将萤火虫收了回来。

阮月伸手示意她收下,许江递给她,舒心的一笑,阮月也浅浅一笑。

“谢谢。”说完便关门。只是许江见阮月笑了,脚步轻快,他想看她一直笑,因为阮月笑起来很好看。

这几天气温越来越高,阮月也不再到院子里坐很久,只是上午的时候坐坐。可能是热太久,今天下了大雨。

雨很大,哗啦啦的下,阮月正准备打伞出门,刚开门就看见许江站着屋檐下,头发上是雨水,应该是刚刚来的没有打伞。

“林婆婆回来的时候滑倒了,阿姨他们已经送去医院了,我姥姥也去了,叔叔让我跟你说不要担心。”许江有些担忧。看了看阮月。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阮月还是很担心,但是表现得淡淡的。可是许江还是看出来了。

“可能有些日子吧!”许江也不能肯定要多久,语气也弱了下去。

“嗯。”

“我姥姥让我来陪陪你,他傍晚就回来,你这段时间我和姥姥会照顾好你。”许江自己想来陪阮月,但也确实有姥姥的安排。他觉得这个女孩子好像一直都很不开心,但是又好像不是,就是对身边的事情很少有情绪。

许江替阮月把收好的伞拿过,很自然的打开,阮月也无意识的就递了伞。

“先回屋吧。”许江看着阮月,猜测着她的心情。

“嗯,那回去吧。”许江替阮月撑伞,阮月随着许江穿过院子回到客厅。

“你坐下来陪我看会儿电视吧!”许江突然发愣,感觉疑惑。阮月突然微笑对她说话,好像很开心一样。

许江坐在沙发上,阮月找到遥控器捣鼓一阵也不知道怎么去搜索想看的电视。皱起眉头将遥控器发脾气的扔在茶几上。

许江走过去,单膝蹲下拿起遥控器,转头轻轻的低声问阮月:“你想看什么?”假装没有看见她发脾气。

阮月很久没有说话,客厅十分寂静,阮月深吸一口气,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事,笑了笑看着许江。

“动画片吧,什么都行。”

“好。”许江点头答道。

其实阮月依然不想说话,但是看着许江,可能是上次萤火虫的礼物,她也一直在吃药,她不会一直冷脸就当是礼貌。

看了几个小时的电视阮月都没有看进去,阮月一直在想着奶奶的事,毕竟是亲人,加上自身的原因,她感觉很难受,但是她想好起来。

许江一直注意着阮月,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安慰她。

“喝点水吗?是很难受在想林婆婆的事吗,没事的不要太担心,我会陪你等林婆婆的消息的。”许江递给阮月一杯水,声音温柔很抚人心。

“我喜欢看动画片。”

许江放下水杯。“我也喜欢。”

“你是觉得我很可怜才陪我的吗?我自己可以的,你自己早点回去吧。”

“不是,是我想陪你而已。”许江知道她现在情绪不好。

阮月控制不住开始哭泣,她已经很多次这样控制不住心情低落,一次次控制不住的哭。

许江半蹲在阮月的面前,递给她纸,阮月不接,他就给她擦眼泪也不说话。

可能是哭累了,阮月看着许江。

“你们很过分,真的。”许江看着眼睛很红的她,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阮月需要哭发泄情绪。站起身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抱着阮月拍拍她的后背。阮月坐在沙发上感觉到很累。

没了哭声,许江心疼的问:“怎么了,嗯?”就像问小孩一样。

阮月就靠着许江,:“如果有人听到有人有抑郁症会不会觉得很好笑?”

许江一下就反应过来,原来她是抑郁症呀。

“那你应该在吃药。”许江很肯定。

“嗯。”

“吃药会好受一些,但是吃多了,会上瘾伤身。”许江拍拍她的背。

“谢谢!”阮月不在靠着许江。

“如果你难受,我会陪你说话,因为我很喜欢你,交个朋友。”

阮月看了许江一眼不懂他在想什么。

晚上,许江带阮月回家吃饭,阮月不愿意,但是还是去了。晚上阮月和许江,许江姥姥吃了晚饭,被留下来聊天。在许江姥姥面前,阮月表现很乖巧,但话少。

夜里许江坐在窗前折着千纸鹤,突然心血来潮在一张纸上写下字,有折了起来。拿起那只千纸鹤喃喃:“祝她快点好起来。”

第二天早上去院子里找阮月,去了许江姥姥家吃了早饭,许江送阮月回到院子,阮月坐在秋千上。

“你也坐下来吧。”阮月向许江道。

“嗯。”许江应声坐下,两个人就这样一阵无言。

“许江,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抑郁吗?因为校园暴力。”阮月转头对许江笑笑。

“为什么会告诉我?”许江看着她,浅褐色的眼睛,黑色的长发,白色的长裙很漂亮干净的感觉,很美好。

“不知道,但是你给我的感觉是很安心,毕竟你说的交个朋友,暑假之后我们又不会再见,没什么秘密好告诉别人的。”

许江笑笑,:“你以后多笑笑,很漂亮,你多大了?”

“16,你呢?”阮月勾起一缕长发到耳后。

“17。”

“送你个礼物你收吗?”许江问。

“收,但是我不喜欢,我就不收。”阮月淡漠的看着他。

“千纸鹤,串了起来,可以挂在卧室的阳台窗。”

“谢谢!”

下午阮月跟着许江进了他的卧室,许江的卧室很简洁,坐在窗户前的木桌就可以看见她家的院子。

“你以前有看到过我吗?”阮月站着木桌前问许江。

“有,第一次是送西瓜的时候。”许江笑起来很暖,看起来很温柔。

到了阮月的卧室,许江将千纸鹤挂了起来。

“谢谢。”

……

这一个月里,许江每天都陪在阮月身边,和她说话,和她散步,有时候两个人就坐在秋千上都不说话,每隔几天,许江都会陪她去看她的奶奶。

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阮月奶奶终于出了医院,阮家为了表示感谢许江姥姥和许江对女儿的照顾,今天晚上就请他们来家里吃饭。

“月月,这个月你的病好像恢复的很好呀!”阮爸爸对着阮月说。

“许同学,真的是很感谢呀,这个月一直陪着月月,我们家月月一直缺个说话的人,真的很感谢你呀。”

“叔叔,阮月是个很好沟通的人,性格也很好,我自己很喜欢跟她聊天,不是我陪她准确的说,是相互陪伴。”许江礼貌的回答。

阮爸爸拍拍许江的肩,十分的高兴。

“以后你也多来和月月说话啊,叔叔真的很高兴。”阮爸爸喝多了,一直说话没完,阮妈妈一会看看女儿一会儿说两句阮爸爸。

每次阮月来医院看她奶奶的时候,明显看得出阮月会主动说话了,偶尔会关心爸爸妈妈。

到了八月中旬,一天晚上,阮月吃完饭后,许江里找她。

“去散步吗?”许江弯下腰平视着阮月,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过,阮月面对着许江的脸,很明亮的眼眸,笑起来有卧蚕,她看着不禁脸红。

“好…好。”阮月结巴着回答。

晚风吹过脸颊,仿佛脸上的温度也被带走了一些。

“许江,你今天好像很开心。”

“嗯,明天市里百汇广场那边有汉服活动,我想带你去,可以吗?”许江声音上挑很轻快,但是最后一句带有期望和不确定。

“嗯。”

晚上,阮月躺着床上,看着千纸鹤,感觉有些睡不着,她在想这段时间很感谢许江,虽然还是会时不时的情绪低落,会难受,但是比起之前她好了很多。

第二天,许江带着阮月,去汉服店换了汉服花了妆弄了头发。阮月全部弄好后,站着镜子前,就很淡漠的看着,任凭店里的人怎么夸,她也毫无感觉。

许江花好了妆,也弄好了,转身看见阮月,白色轻纱,眉眼盈盈,唇瓣小巧,有一种清冷的美人的感觉。

而阮月看见眼前的男子,眉目间是很明显的英气,脸庞俊朗,和平日里他很不同,平日里他眉眼间并没有这样的英气,脸部线条也很柔和,整个人看起来很温柔。

“怎么了?走吧。”阮月见许江这么一直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就开口道。

“诗中有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许江走近阮月双手向前行了礼。“很漂亮。”

“走了。”阮月见旁边还有人,很不好意思,但脸上维持着平静,一只手拉着许江的手腕微微低头向外走。

一路上,许江就愣愣的看着她拉着自己,笑出了声,到外面,阮月放开他,:“你很烦!”阮月有些不开心。

“好,我很烦,可以原谅我吗?嗯?”

“不要。”阮月说完就不理他。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在很多人面前夸你,可以原谅吗?”

阮月,浅浅的答一声。

“嗯。”

许江和阮月并着走,一路上有些男生女生看着阮月,许江感到有些不开心。

有一个男生直接上前走到阮月面前,:“请问,旁边这位是你哥哥还是你男朋友,妹妹。”

“男朋友。”许江立刻直视着对面的男生有些生气的回答,说完就拉着阮月离开。

“不好意思。”走远了许江才对阮月道歉。

“我知道。”阮月拉了拉许江的袖口,抬头看着他,当时那个男生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往许江的后面站了站。

八月二十七,许江要回去了,快开学了,阮月过两天也要走了。许江要走的那天晚上,和阮月一起散步。

“明天我就要走了,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许江问道。

“嗯。”

“你之前看的黑色封面的书,是什么?”

“《救赎心理》,很久没有看了。”

“嗯,你之前说的校园欺凌…”

“解决了,不用担心。”

“明天就要走了,说实话,我想保护你的以后,我会想你,你会想我吗?”许江鼓足勇气问,但是怕听到她说不会想你,他害怕但想知道。

“会的,我会想你的。”阮月很坚定的看着他。

许江送阮月到家的时候,张开双手,:“我要抱你。”

“好。”许江一把抱住阮月,他知道阮月不会拒绝,所以他很有底气的说的是他要抱她。

月亮很亮,少年很喜欢那个穿白裙子浅褐色眼眸的女孩儿。

到走之前,他们都没有互相留下电话号码甚至其他任何联系方式,因为不需要,他们要的是每年都回到这里见面的约定。

饮品店内,阮月拿出一只千纸鹤,:“不知道这个你喜欢吗?”许江看着千纸鹤,:“你折的?”

阮月握住许江的手,他的手手指很长,指甲圆滑,她的手很小,犹其是和许江的对比起来,但指甲粉红,整只可以被他握住。阮月将千纸鹤放到许江手掌里。

“你拆开。”阮月冲着许江笑得很甜。

拆开千纸鹤,里面写着——白衬衫也是我的白月光。

许江很吃惊,:“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走后的那天晚上,我看千纸鹤的时候,发现有个好像有字,拆了。”阮月笑起来浅褐色的眸子更加漂亮。

当年那张千纸鹤的纸里写着——白裙子的你,让我知道一见钟情。

傍晚时分,落日的残霞,映得整片天空都很红,沙滩上是一行脚印,白色裙子的女孩儿遇到了她的白衬衫男孩儿。

“我要保护你的以后。”

“那我的以后由你保护。”

韵_4799818
韵_4799818  VIP会员 为什么我画的云很甜,因为我喜欢甜甜的恋爱

初恋的等待

相关阅读
喜欢你,不是秘密

林荷喜欢唐晔,众所周知,不是秘密,互相成就,双向奔赴。林荷有一个秘密,她喜欢高二一班的唐晔。 可是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并不相配,林荷喜欢唐晔,是对唐晔的一种侮辱。毕竟一个是学渣,一个放在人群中都发现不了的普通女孩,另一个是学霸,清冷高俊,校草级人物,站在人群中犹如发光一样。 可是众人有所不知,林荷的家和唐晔的家临近,两人从高中开始就一起上学,但是,林荷从来不和唐晔说说笑笑一起走。 因林荷,她自卑,唐

占星物语(一)

“天文系最后的希望被学计算机金融的叼走了。”“您好,请问学生会现任的会长是?”很久没关注学生会的林星出现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口脆生生的开口。 “顾哥,有人找!” “顾哥?”不会是?林星一阵怀疑,顾辰那家伙学习成绩挺好的,样貌也没啥可以挑的,做学生会会长也不奇怪。 “哟,学姐吗这不是?”出现在面前的顾辰笑嘻嘻道。 “你说的我有求于你就是这个?” “是啊,我的批准对学姐来说挺重要吧?” “是啊。”林星一阵

钢牙与卷发

青春里最好的结局大概就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吧!这是小卷的故事,至于为什么叫她小卷呢,后面就知道啦~ 高中时的小卷瘦瘦小小的,箍着牙套,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甚至还因为牙套有些自卑。 班里总要好事的男生叫她钢牙妹,小卷开始还回嘴骂他,可换来的是对方越叫越凶,还带着别的男生一起给她起外号。 小卷无力还击,渐渐地她开始说话用手掌挡着嘴,笑的时候头埋得低低的。 除了和同桌女生关系还不错,整个班

陈二丫,我要超越你!

姜初浔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高中篇 姜初浔是林杨高中的"江湖人士",手下有 多个小弟。小弟们同他一样,四处干坏事,今天向这个同学收保护费,明天见哪个不顺眼,放学便堵门口打了。 这不,他的一个黄毛小弟又盯上了一个尖子班的小胖子,仅仅因为在食堂打饭时,那个小胖子没让他插队。于是黄毛小弟及几个长头发少年便埋伏在小胖子经常走的巷子里等他。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今天小胖子同一个漂亮的女生走在一起。

橘子味的夏天

陆希恬很幸运,过了六年,她又遇到了张梓安。愿你终有一天能与你重要之人相逢。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路上的街灯一盏盏亮起,陆希恬盯着手表,秒针一点一点转动,空气也静止了似的,陆希恬憋得难受。也是,坐那儿俩小时一动不动,不难受才怪! 半响,陆希恬动了动早已压麻的腿,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心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又坐回桌子前,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画稿,这是她无聊时随手画的,重重叠叠间大致能看出个男孩子模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