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沐笙

2021-05-14 00:12:08

古风

1

“呦!这什么时候建的宅子。”沐笙因太过疯玩,被父王关在府里三个月,好不容易表现的好,才求的父王出来的,她记得这里以前好像没有这么漂亮的宅子啊。

“小姑娘,这是陛下赐给段王世子的宅子,已修建三个多月了,听她们说,世子三日后就抵达都城了。”

“什么!!!他回来了!!!”

“沐笙”全名云沐笙,乃是当今战野王之女,封号沐笙郡主,自小不喜女红,偏偏爱以男儿身示众,时常偷溜出府玩耍。

而那段王府世子,名唤风慕修,不仅家世显赫、武艺超群,容貌也是出了名的俊朗潇洒。

段王乃陛下亲弟,而战野则为异性王爷,云沐笙与那段王世子自小便有婚约,不过两人似乎都对这桩婚事很有意见!

前些日,那段王来战野府上做客,明面上说其子常年镇守边关,怕耽误云沐笙,想着取消婚约,让其另寻良配,战野王一家也都觉得段王实属好人。

可解除婚约也是大事啊,他们又同为王公贵族,不是一纸婚书撕就完事的了,也是要找个合适的时间,两家商量着明年开春有个日子十分合适,只等那时,便把这婚约给解除了。

而云沐笙今日,竟才得知,如果他的宅邸已修建数月有余,段王不可能不知道此事!

便是说,什么耽误她大好年华是假,根本就是想找一个退婚的借口!

即便退婚,也必须由战野王府来退!她倒要看看,这段王世子到底如何神人,竟看不上她!

2

那风慕修虽是个武将,可却极其喜欢笔墨书画之类的东西。

沐笙从她父王的书房偷了一副罕有的山水图,凭借此画与风慕修结识。

两个相谈甚欢,关系愈见亲密。

今日乃段王生辰,风慕修邀请沐笙参加晚宴,沐笙欣然前往。

“那个……慕修啊,我还有事,可以先行离去吗……”宴会刚开始,沐笙就想走了。

“为何?你不是说你今日有空吗?”慕修问道。

因为我父王在啊!!!沐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怎么就忘了呢,像段王生辰宴会如此大的事,父王肯定会来祝贺的啊!

“完了,完了,父王没看到我吧!”沐笙心里祈祷,她故意吃的满脸都是汤汁,以为这样就不会有人关注他的容貌了。

可沐笙错了,这只会让她更显眼。

在一众达官显贵的宴会上,沐笙的穿衣打扮本就非常瞩目,更别提如今她那邋遢的模样了。

战野王坐在段王的身边,从上往下看,一眼就注意到了沐笙,他刚开始笑道,何人如此邋遢,竟能进的来段王府,后来,他越来越觉得此人眼熟,可死活就是想不起来,皱起了眉头。

直到……,沐笙夹起了一块鱼肉,却只吃了上面的鱼皮,之后把鱼肉放回碗里了!

这是云沐笙的怪癖,她只吃鱼皮,不喜鱼肉。别人不知此事,战野王作为她的父亲,却是知道的。

战野王见此人异于常人的行为,心生疑惑,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他那张脸,突然,震惊不已,这……这不是他的宝贝女儿吗!

而此时宴会上有一女子,苦恋慕修世子多年,见慕修世子身旁坐着一个不知何样身份的男子,世子竟还对那男子万般照顾,她不由心生嫉妒:“如今阿猫阿狗都可以参加这种等级的宴会了吗?”

这个人是指谁,在场的宾客都心知肚明。

慕修闻言,脸色瞬间阴沉,可对方一介女子,他的教养告诉他不能一般见识,他看了一眼沐笙,担心她的情绪。

而沐笙却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只顾着吃东西,头都没抬起来。

慕修看见沐笙的动作,松了口气,沐笙果然大度。

沐笙最讨厌女人之间的斗争了,除了争风吃醋还是争风吃醋,他如今一个男子,那姑娘都看他不顺眼,想到此,扭头看了一眼慕修,嗯……,慕修世子的确太招人稀罕了!

虽然沐笙不在意,可别人不是啊!

战野王脸色铁青,众人以为他也是觉得此人身份低微,才如此恼怒,其实是因为:“我家宝贝闺女儿被人骂了!这怎么行!我从小打大都没舍得训斥过她,如今居然被一个外人骂了!”

段王见战野王如此脸色,也不知所措,那位小兄弟是修儿的朋友,他也不能把人赶出去不是!!!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战野王开口了:“今日段生辰,请的都是至交好友,那位小兄弟我也认识,他家里乃是一方富商,他的父亲与我为多年好友,只因其不愿依靠家里,常以素人扮之,如此节俭朴素,当为小辈楷模,竟被你如此贬低!如果我没记错,你父亲也不只是一个八品官,你尚能入此席,更遑论别人!”

那女子听闻,眼泪当时就下来了,她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她想着自己花容月貌,若不是父亲官位低,慕世子定会看她一眼。

而沐笙无奈的抚了一下额头:“果然,还是被父王认出来了!”

“沐弟,你出生富裕人家,却也能如此节俭,云王说的对,你真是我辈的楷模!”

沐笙被夸的实在心虚!

沐笙从未喝过酒,可她却执拗的认为,她的酒量肯定极好。

对自己特别自信的沐笙郡主,毫无疑问的喝醉了。

慕修唤了好几声,她都不应。

此时,战野王过来:“我送她回家吧,我认识她爹!”

“那就有劳叔叔了!”

云王看着慕霖,感慨万千,心想:“这是多好的孩子啊,为人正直,本事还大,外表也没挑,跟我年轻时一样俊秀啊!怎么两人就互不喜欢呢!”

其实他也知道段王老弟说什么怕耽误他闺女儿,只是借口。可他念着,他家沐笙也不喜慕修世子,便顺水推舟给退了。

可谁知,云沐笙拼命的挣扎说道:“不,不跟你走,我要,我要跟慕修在一起。”

沐笙拼命的抱住慕修,死活不撒手,慕修也是一脸的无措,只得道:“既如此,便让沐弟在苍王府留一夜吧。”

而战野王见自己闺女儿和慕修之间的相处,心想:“这!说不定两个孩子有戏呢!”

战野王思及此,假装咳嗽了一下,说道:“那便如此吧!”

3

慕修把沐笙放到床上转身就想走,谁知,沐笙却住了他。

“阿修,你别走……”

“好,我不走,我不走。”慕修不禁失笑,沐弟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热……”沐笙脸红彤彤的。

风慕修见沐笙如此,想着帮她脱去外衣。

结果……

“沐弟是个女人!!!”风慕修吓得连忙撤回手,呆坐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过了一会儿,他又与之前截然相反,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4

外敌入侵,风慕修被皇帝派去抵御敌人。

沐笙走在街上,听到大家都在议论风慕修出征这件事,心里满满的担忧,她没过多思考,就去了风慕修的府邸。

“我跟你一起去?”沐笙如此说道。

风慕修却十分反对“你不能去!”

“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行!”风慕修也说不出了所以然来

打仗不是儿戏,他又怎会让沐笙陷入未知的危险之中呢。

“慕修!你今日必须要给我一个理由!要不然,我不会放弃的!”

“你,你会干什么,你是要在战场上跟敌人卖弄笔墨吗,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难道还要别的士兵打仗时跑过来救你吗?你不去就是帮大忙了!”

“风慕修!原来……,原来你竟然是这样想我的,你总算说出心里话了吧!”沐笙红了眼睛,头也不回就跑走了。

风慕修想叫住她,他的手悬在半空中,可他又能说什么呢?

风慕修自嘲一笑,无力的靠在木椅上。

5

三月后,慕修世子得胜回朝。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退婚!

段王与战野王约定二月十三日退婚,可他已有心仪之人,晚一天他都忍不了!

沐笙回到王府后,冷静了一下,也想了很多,而且沐笙确实不会武功,虽然慕修说的难听,可事实的确如此,她去了也是拖后腿的。

而且是她扮男装欺骗他在先,算起来,慕修不生她气就不错了。

沐笙想着,等慕修来退婚那天,她突然出现,一定会给慕修一个惊喜!

她要告诉慕修,她不想退婚,心悦于他,她想和他共度此生。

可谁知,沐笙晚上一进府,她的丫鬟竟告诉她,慕修世子今日已经到王府退完婚了!

战野王王和王妃担心的要命,他们的宝贝闺女儿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而此时,慕修也差不多同样的情况。他到处都找不到沐笙,他们去过的所有地方他都去找过了,就是找不到,本来他外出打仗就受了不少伤,如今一着急,直接病倒在床了。

二日后。

战野王从丫鬟那里得知女儿如今这副样子,大概率是因为慕修世子的退婚。

于是跑到沐笙门前说:“笙儿啊,父王跟你说啊!慕修那负心汉遭到报应了,听说他得了急病,卧床不起,陛下派了太医都没办法,可能过不了多久了,你不要跟一个不久于世的人生气了!”

门终于开了,战野王喜极而泣的说道:“笙儿,你……”

可谁知沐笙根本没理他,直接出府了。

沐笙来到慕修的府邸,可她如今女子装扮,府上下人不认识她,不放她进去。

沐笙大急道:“我乃你们大人的前未婚妻沐笙郡主,你们胆敢拦我?”

下人一听,立刻放沐笙进府了。

沐笙一看到慕修两行眼泪就下来了,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却面色苍白的不省人事,她缓缓过去:“慕修,你醒醒啊,我来看你了,我是沐笙,也是战野王府上的沐笙郡主,你的未婚妻,我还等着你来娶我呢,你这样,我就要当寡妇了!呜呜呜!”

“别哭了。”有人递给了沐笙一张手帕。

沐笙哭完刚想感谢那人,结果一抬头,看到本该不省人事的慕修正冲她笑呢。

接着,门也被推开了,进来的是段王,还有……她的父王战野王!!!

沐笙终于反应过来了:“你们骗我!!!你们一起下的套!!!”

慕修见沐笙情绪激动,连忙说道:“不是的,我是真的病了,只是没有到无病可医的地步。我寻你不到,突然想起,战野王和你爹爹认识,想着去战野王府问问你的下落,方才知道你就是沐笙郡主。于是,岳丈大人便同我商量了这个办法!”

“什么岳丈!胡说什么!!!”

沐笙看着慕修一脸宠溺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沐笙,我心悦你!你呢?”

“我,我也……”沐笙没说完,不过,沐笙已经知道了答案。

时间转瞬即逝。

半年后,云王府沐笙郡主与苍王府慕霖世子喜结连理。

大婚当时,十里红妆,难得一见的盛景。

可爱辰辰
可爱辰辰  VIP会员 这个作者过于神秘,什么也没留下

郡主沐笙

相关阅读
西北望,殁天狼

你说,我们如果在春天相遇,结局会不会不同……(一)三月,桃红花纷纷离落枝头。这便是安息镇极美又极颓的落英时节。市街头的小茶摊,一男一女端坐于略微简陋的木凳上,细细品着茶。身着冰蓝色长衫的男子细细啜饮,品位道:“不亏是安息有名的茗悠茶,今日一尝,实属不错。”男子旁边那位女子,眉间一抹绮丽,映着桃红花,纤挺鼻,薄凉唇,容貌不凡,她淡淡开口:“苏暮赭,你打算何时回宫?”名为苏暮赭的男子闻声便抬起头,眉目

我一直在,只是你从未发现

夜瑾从来都很确定,没有谁可以让他放低姿态。但是他遇到了夏知暖。夜瑾是一只小妖,他生活的地方在人界之下,两界用灵阵隔开。—————————————————————————夜瑾从小就听过《海的女儿》这个故事,小小年纪的他不明白,为什么小人鱼可以为了一个不相识的人承受那样的痛苦,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也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他总是不大看得起那些为了所谓的爱情可以舍弃一切的人,他也从来都很确定

无昧

三尺青锋耀起,光华冷灼,血溅花事,妖冶如斯,何其盛大恢宏。耳畔恍惚响起的,却是幼时母亲教唱的那支歌。无昧,无昧,在彼瞳邪,日辉聚矣,何所思与;无昧,无昧,在此灵台,日华向矣,赫赫有明;无昧,无昧,在于魂髓,日未消矣,万是归一。幼年时,母亲教她这支歌子。她唱得声甜,手里捏的,是那名唤“无昧”的花。母亲曾与她说,这是此世间最清明的花朵,它便是一味奇葩,能将人心映个明白通透。她的闺字,也叫做无昧,沈澈沈

鹭山小师姐

新来的师弟红着眼圈,汗湿的碎发贴在额角:“不要了师姐……求你……放过我……”“怎么?这就哭了?”新来的师弟红着眼圈,汗湿的碎发贴在额角,“不要了师姐……求你……放过我……”“放过你?”我笑吟吟的挑起他的下巴,很是体贴的替他擦擦眼泪,“放过了你,我抓谁来帮我洗衣服?”甩手起身,我将刚送来的两大桶又踢得离他近些,眉眼弯弯,“放心吧,这是最后两桶了,师姐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了哦~”柯师弟颤巍巍的一指身边整

为谁欢

起初,她倒也愿意跟他过苦日子,只是偶尔会抱怨几句,后来有了争吵……他与她成婚三年有余,本是金玉良缘,一对璧人。他却不幸家道中落,赔了金银,抵了良宅。他将她安顿在一处茅草屋内,日子过的清贫,因会一些武功,他便靠着在街上卖艺勉强度日。他舍不得让她受苦,当初,当了家中一切值钱东西来还债,她的衣服首饰,却一件也没动。起初,她倒也愿意跟他过苦日子,只是偶尔会抱怨几句,他心疼她,也从不还嘴,只是一味抱怨自己没

微爱

她白衣染血,执剑插入他怀。他默然不言,悉数接受。她白衣染血,执剑插入他怀。他默然不言,悉数接受。知微有时想,自己在他心中到底占有几分。知微知道染尘一向清冷如斯,对一切皆冷心冷清,好似世间万物于他无甚关系。可是那天,她第一次见那高高在上的月华从神坛跌落,漏出苦苦哀求的神色。千万年来,她一直陪伴在他的身后,默默无闻。他不曾拒绝,她以为这便是默许。虽然他对她也总不过几句言语,但她已经很知足。神界之人皆认

花若辞君心(下)

江梵勾起玉辞的小指头,连声音里都染上了点醺意,“可,我喜欢你啊”。“师尊,您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师兄在地狱受苦吗?”一个穿着白袍子的小童担忧道。云间,玉山仙人眼睛一瞪,说的他好像才是罪人一样,“不管不管,那小子自己造的孽,让他自己兜着去。”小童见此暗自偷笑,师尊那脾气他还不了解,此时肯定比他还着急,就是死要面子不肯承认。实际上,玉山仙人此时那叫一个后悔,早知今日,当初他就是把江梵的腿打断了也万万不会让

锁仙台(上)

我囚禁了天帝近百年。这百年来,我也叫他尝遍了我当年的绝望。我囚禁了天帝近百年。这百年来,我也叫他尝遍了我当年的绝望。什么情深义重,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我一步一步走上锁仙台,看着一身白衣的茗曦被锁在台中央,心中畅快了不知多少。“茗曦。”我笑着唤他。他只是抬眸看了我一眼,随后虚弱地吐出一个“滚”字

无欢谷

“晨华上仙刚刚位列仙班,赐无欢谷,待熟悉仙规后,再赐仙籍。” “晨华上仙刚刚位列仙班,赐无欢谷,待熟悉仙规后,再赐仙籍。”玉帝抚着胡须,对这个仅几十岁就修成上仙的凡人,很是赞赏。“多谢玉帝,只是晨华还有尘缘未了,入仙籍一事恐怕还得耽误些时日。”晨华淡淡的说,但眸中带着彻骨的恨意:柳筝筝,你给我等着,你欠我的,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还给我。站在冥界入口,一个个魂魄从身边飞过,却没有看到柳筝筝。“难不成,她

丁香玉

旁人喜欢她,只是因为她风光无限,红颜正好。但那个曾经淳朴少年他与他们都不同。“傅先生,戏落幕了。”傅斯年听见这一声,方回过神,他站起身来,留下两个大洋,桌子上遗留下一个物件,只见是个泥塑。那小厮连忙拿起来跑去还给傅斯年,“傅先生,等等!”——楔子民国十四年,晚秋的风起得早,吹得院子里的银杏早早就落了,踩在那叶子上,一阵酥软的感觉从脚心传来。石玲玉扮着相,要登上台去,班主叫了她名字,她停下脚步,只听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