诀别殇:做个凡人也挺好

2021-05-14 03:11:05

古风

1

我叫尘缘,是天庭最末等的守炉小仙,司命殿主神宿命是我师傅。

五百年前,师傅因私自放走蛇妖冰姬触犯天规,被万分震怒的天帝囚禁在寒冰池,日日遭受寒冰蚀骨之痛。

作为师傅的弟子,我也连带着被贬入凡间。好在天帝开恩,我只需做一世凡人便可重返天庭,离开前一日,我去了趟寒冰池。

看到哀嚎阵阵的师傅,憋了许久的泪水汹涌而出。许是我的哭声太过悲戚,许是师傅实在厌弃眼泪,总之他挥手让我离开。

走出寒冰池的刹那,一句“不可与妖魔接触”飘入耳中。那是师傅最后的嘱咐,那嘱咐还有最后一句。

“否则,别想回天庭!”

师傅说的没错,神仙怎么能和妖魔接触?他们本就卑微……

转世为人,我的样貌并未改变,眉心处的朱砂痣依旧鲜红。它颜色未变,就证明我记忆完好,它是师傅指尖上的血滴,能够让我记住前世所有。

只有记住前世,我才能重返天庭。我牢牢记着师傅的话,天天对着铜镜瞧朱砂痣,算着重返天庭的日子。

转世之际,阎王告诉我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只有二十年的阳寿,换句话说,我只需做二十年凡人便可了断尘缘。

了断尘缘就能重返天庭,就能继续位列仙班。虽然是一个最末等的小仙,但仙册中有我的名字,我可以长生不老,免受人间七苦。

阎王本不能将秘密告诉我,这属于泄露天机,天帝若是知道了,他会和师傅一样……

之所以说出来,都是为了报答我。

六百年前,天庭举办了一次盛大的蟠桃宴,参加宴会的都是各个大殿的主神,掌管地府的主神阎王也在其中。

蟠桃盛宴,庄严隆重,诸神言行举止皆万分谨慎,生怕一不小心惹怒天帝,遭受严厉的惩罚。

阎王本就是第一次参加蟠桃宴,天帝又坐在不远处的帝皇宝座上,这使得他异常紧张。越是紧张越容易出错,阎王竟然将天帝御赐给诸神的玉露杯打碎了。

打碎御赐宝物是弥天大罪,天帝一旦责罚起来,轻则他的阎王之位不保,重则他将被打入阿鼻地狱。这样的结果不管哪一种,都足够阎王痛苦千万年。

万幸的是,诸神当时都在举杯畅谈,天帝则和王母逗趣说笑。仙女们的歌舞助兴,遮盖住了玉露杯破碎的声音。

师傅那时还是司命殿的主神,他的位置与阎王相邻,我则站在他的身边。正是因为距离很近,我和师傅才看见了坏掉的玉露杯。

见此情景,师傅并未吭声,我则捏了捏衣袖。那里,放着一个宝贝——袖灵袋。

袖灵袋本是师傅的贴身宝物,别看这个小布袋外表不起眼,实则是一件难得的宝物。它能将任何碎掉的东西收进袋中,然后悄无声息的变回原来的样子。

被阎王打碎的那个玉露杯,就是借着袖灵袋的法力得以复原。

当我将一个全新的玉露杯递给阎王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那天开始,阎王和我成了至交。

这次,他偷偷告诉我这个秘密,也算还了我的恩情。

2

在我转世为人的第十九年,也就是重返天庭的前一年,我遇到许久未见的离歌。按说重逢应该高兴才对,只是相遇之地未曾料到。

我竟然在“幽冥谷”遇见了离歌,那里禁锢着三界之中的魔界。

一千年前,魔界之王夜影欲毁灭人间,佛祖为保生灵免受残害,将夜影封印在玉冰雪山,将魔族禁锢在幽冥谷。

佛祖下令:谷中之魔若想出谷,必得修满千年方可。从那以后,魔界就像消失似的,再也听不到半点消息……

那日清晨,我独自进谷采药,不知怎么就迷了路。连着三天,我一直在谷里转圈,第四天早上,饥渴难耐的我再也撑不住了。

晕倒的刹那,我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昏睡了两天两夜后,我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张娇美的容颜映入眼中。

“离歌,好久不见!”

只一眼,我便叫出了她的名字。

“你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离歌是魔界的魔灵,一个可爱又纯真的魔灵。记得第一次看见她时,她还是一只窝在主子怀里睡觉的小魔灵。

其实神魔和人一样,都有好坏善恶之分。师傅就是神界的“善”,否则也不会放走冰姬,更不会遭受寒冰蚀骨的酷刑。

可惜,他是无双的存在,离歌也一样……

“尘缘,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正当我为师傅的遭遇感伤之际,却听到离歌焦急的声音。

“我没事,就是有些头晕,可能躺的久了。”

望着满脸焦灼的离歌,我忙微笑着搪塞。听我这么一说,离歌才长出了一口气。

“你刚醒来,不能吃生冷的饭食,我去给你熬些药粥……”

话未说完,离歌已经走了出去。

唉!她不应该生在魔界,既不会尔虞我诈又不会妒忌残害,比世间许多人都要善良。

“尘缘,我已经修炼了九百九十九年,再过一年就能出谷了。到那时,我就自由了,就能去找赤羽了。”

赤羽?猛不防听到这个名字,我竟有些愣怔,不过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

赤羽是魔界的王,魔界现在的王,夜影就是他的父亲。

3

身为魔界之王,赤羽毫无作为,因为不懂心狠手辣。身为夜影之子,赤羽更只有望尘莫及的份儿,因为不会生灵涂炭。

与其说赤羽不像夜影,倒不如说他错投了魔界。若非如此,三界之中怎么会有这般温文尔雅的魔王?

可惜的是,他无法改变自己的劫数。不止是他,而是谁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劫数,无论神仙妖魔还是尘世凡人,都是一样的结果。

如同赤羽被魔界之王的身份牢牢束缚,如同离歌为命中注定的劫数终究沦陷。他和她,还真是一对命运不济的主仆……

“离歌,你快回去吧,我只要有空闲就来看你。”

出谷那天,离歌一直把我送到佛祖封印处才停下,而我也允诺常来看她。不知为什么,望着她清澈如水的双眸,我突然有种强烈的不安。

这种不安让我心惊胆战,它和师傅出事前的感觉一模一样。

“不会的,离歌一定不会有事,再说她还有还魂丹……”

回去的路上,我不停地自言自语,又不停的给自己宽心,到了最后,连我自己都烦了。

向来稳重的我之所以烦乱,全都是因为担心离歌。虽说她就快离开幽冥谷了,但天地间的变数实在难料,还有我额上的朱砂痣,也透着诡异的红,似乎带着鲜血的味道。

我知道自己的朱砂痣绝不邪恶,更何况它替我守护前尘旧事,帮我留住所有记忆。但我还是不愿看到它,起码这一刻不愿意。

让我略感欣慰的是,离歌体内的还魂丹完好无损,那是她近千年功力的凝结。而它最关键的作用,就是能帮离歌续命,也就是起死回生。

不过,只能续一次。

还魂丹和离歌的心脉紧密相连,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不是自己原身不能用。只要违背其中任何一条,离歌都必死无疑。

这,也是佛祖对魔界的又一个惩罚……

自从再次遇见离歌后,我便时常去幽冥谷找她,我们像挚友一样畅聊,彼此没有任何隐瞒。离歌总给我讲有趣的事情,每次都将我逗得开怀大笑。

慢慢的,我不再总看额上的朱砂痣,也不再总算着回天庭的日子,风轻云淡的样子,像极了真正的凡人。

就在我以为自己的不安只是错觉,自己的担忧只是杞人忧天之际,离歌却告诉我,她爱上了勿念。

4

勿念,那是一个相貌俊朗,温润如玉的凡间男子。

如果说离歌是勿念的命中注定,那么勿念就是离歌的在劫难逃。

一个是凡间之人,一个是魔界之魔,人和魔,怎么能在一起?奈何劫数就是劫数,躲不开、逃不掉、舍不得……

“尘缘哥哥,你说离歌会不会有事?会不会啊!”

再次进谷,还未见到离歌,就被匆匆赶来的火狸拦住了。

“不会,离歌不会有事。”

望着眼前这个火红的小魔灵,我生平第一次说了谎,前世今生的第一次。其实撒谎也未尝不可,只要火狸能开心,哪怕弹指一挥间。

“真的吗?尘缘哥哥,你可不要骗我。”

“我为何要骗你?好了,天色不早了,快回去吧。”

听到我郑重其事的保证,火狸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抬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我,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她一扫脸上的阴霾,朝我开心的笑了笑,转身跑了。望着前方那个轻快的身影,我只觉自己有种说不出的累。

但凡说不出口的所有,都是无法言明的存在。

如同这种累,就像一个疲乏无力,连脚步都虚浮的行者,却依旧背着沉重的行囊不肯丢弃。

是执念吧?若非如此,我怎么不肯抛下行囊;是担忧吧?若非如此,我怎么不肯驻足停下……

执念,担忧,该是都有才对。

就算只有担忧,也不仅仅是我一个,还有火狸。那只红如烈焰的小狐狸,才刚满五百岁。

五百岁,这是所有凡人都无法企及的年龄,然而对于魔界来说,这是乳臭未干的稚童才有的年龄。

欺凌弱小,从来没有界限之分,三界六道,无一例外。

火狸就是因为弱小无依,所以才被自己的同类欺负,被逼迫着做许多繁重的活计。

那一日,火狸又被恃强凌弱的同类驱使到溪边挑水。就在她挑完最后一桶水,转身欲走之际,被一个潜入谷中的道人抓住并打回原形。

修道之人,本该无欲无求才是,孰料他却心狠手辣,完全就是背道而驰。

5

火狸聪明又可爱、善良又懂事,别说走出幽冥谷,就连封印之界都没走近过。所以,她和那个道人素昧平生,更不明白他为何要抓自己。

其实,道人也不认识她,只不过贪恋荣华富贵,被权势名利迷了心。

心若迷失,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于道人而言,火狸一身火红的皮毛,就是他一世无忧的保证。

那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妃娘娘,不是最喜欢用红狐皮毛制成的画笔吗?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可怕的嗜好。

“臣妾不愿用旧笔作画,会脏了手。”

一句轻描淡写的理由,一个娇媚无比的表情,便让九五至尊的旨意令行天下。圣旨都下了,百官岂会不从?自然各行其是。

一幅画一支笔,一支笔一条命,最残酷的始终是人心。

若说朝中大臣善于谄媚讨好,那么庶民百姓也会趋之若鹜。红尘世间,芸芸众生,向来不缺背道而驰之人。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被打回原形的火狸,痛苦的蜷着身子,无力地问着道人。

“我们的确无冤无仇,但你的皮毛是贵妃娘娘钟爱之物,且能帮我换取功名利禄,更能保我一世太平。所以,我必须抓住你,你也不得不死。”

道人说得很慢,也说得很清楚,一字一句,毫无隐瞒。其实像他这种人,若能一门心思潜心修道,日后必定有所作为。

可悲的是,他最终被自己的执念所害……

“火狸,火狸,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离歌赶来的时候,火狸已经奄奄一息。

那一刻,当离歌看到总喜欢缠着自己的小魔灵,竟被一个心狠手辣的道人残害至此时,她体内积蓄已久的怒火彻底爆发。

这把火,憋了足足二百年,早就该烧了。

火狸第一次被同类欺负时,离歌就想替她出气,要不是火狸硬拦着不让去,离歌才不会放过他们。她向来瞧不起那群魔,那群只会欺负同类,只敢在魔界张狂的魔。

“你也算是修道之人?我看你连做人都不配……”

话音未落,离歌已经腾空而起,体内的灵力亦是呼之欲出。

隐忍百年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必将集结而成迅猛的熊熊大火,不管是谁都无法让其变弱熄灭。

它是生灵自身之力,它是三魂六魄之气,故而这样的火,独存天地之间。

那一日,那一战,离歌并不轻松……

6

之所以不轻松,因为火狸伤得很重,而离歌又将自己的灵力送入火狸体内。为救火狸,离歌耗费了大半灵力。

于魔而言,耗费灵力无异于损伤心脉,若是严重的话,魂魄会立刻脱离真身。

人要是没了魂魄,就得见阎王,魔要是没了魂魄,谁都别想见。确切的说,是连地府之门都进不去,六道轮回就更别想了。

佛祖有令:“魔界众魔,生死在天,不见阎王,不下地狱。”

这是佛祖对魔界下的最后一道命令,也是最为苛刻的一道命令。言下之意很清楚,魔死之后,就是真的死了,甚至连鬼魂都不如。

不入地狱怎么见阎王?不见阎王怎么求判官?不求判官怎么能转世?虽然魔界种种惩罚都由夜影引起,但除此之外的暗无天日也不在少数。

好在关键时刻,他出现并帮了离歌。

说来也巧,勿念进谷本想给娘亲摘些果子,谁想果子没看到却看到打斗。

许是妖和道的打斗太过激烈,许是离歌嘴角的鲜血太过醒目,许是我悄然的紧张无法遮盖,总之他愤怒的开口了。

“你这道人,怎么能动手打一个姑娘?亏你还是修道之人,该不会修的邪门歪道吧!”

他一边怒斥道人一边扶起离歌,抬头之际,他看到一张疲态尽显却毫无惧色的面孔。

那一刻,他眼神中的震撼呼之欲出,我看得很清楚,虽然我在照顾火狸。除此之外,我还看见口吐鲜血的道人,摇摇晃晃的向谷外走去,可惜……

世上的风云突变,不过瞬息之间,就像一心要用火狸皮毛换取富贵的道人,因为那句”歪门邪道“而气息逆行,最终让自己走火入魔。

这一次,他是真的迷了心志,再也回不来了。

“我叫勿念,切勿挂念的勿念,切勿被劫数挂念的勿念。”

这便是勿念,一个良善的俗世凡人,一个挚诚的世间男子。勿念什么都好,就是没能像他的名字那样,躲过自己的命劫。

勿念出生那日,景致出奇的美,可谓“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

云兴霞蔚,举世无双,可惜染红一片苍穹。

从离歌和尘缘相遇那天起,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焦灼与不安此起彼伏,揣测与琢磨同时存在。

当离歌开心的告诉我,她爱上勿念的时候,我忍不住一阵叹息。

7

离歌和勿念分属两界,那是注定的势不两立,根本不可能在一起。若非要在一起,就是逆天而行,离歌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

灰飞烟灭的冰姬,就是最好的证明。

若不是冰姬哀求师傅放她下凡,让她与心爱之人诀别的话,师傅也不会被打入寒冰池,她也不会被天帝一掌劈死。

想到这些我就害怕,我怕离歌也会随风散去。我想要提醒离歌,然而未及开口就被打断了。

“尘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怕!”

这句话,离歌说的很坚定,我却更加忧虑。

“你即将修满千年灵力,离开暗无天日的幽冥谷,这不是很好吗?如若不然,你定会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本想好好劝说离歌的我,硬是被她气恼的变了强调。如果可以,我要封住她混沌的记忆,哪怕连我也一起忘了。

可惜的是,我做不到,因为她很清醒,清醒到不肯糊涂。

“离歌,他不嫌弃你吗?你不是尘世之人。”

抱着最后一丝幻想,我问出最后一个问题,这也是最后的不甘。

“不会,他从来没有嫌弃过我,即便我是微不足道的魔。”

离歌说完,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从未嫌弃!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望着前方的背影,我苦笑着问自己。片刻过后,我亦长叹着离去。

三界之魔,向来人神共愤,魔界之魔,更是微乎其微。幸好,勿念不嫌弃离歌,而且真心真意对她好。

这份情意对别人来说,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对离歌来说,同样欢天喜地。不同的是,它还藏着悲天悯地之祸。

勿念几乎天天来找离歌,以致火狸都对他逐渐厌烦,花草树木更是听遍他们的笑声。

世间美好总是短暂,没过多久,离歌就变得虚弱不堪。她这个样子怎能不让我心焦?然而话到嘴边好几次,都被她巧妙地岔开了。

想不到离歌,竟如此任性……

难道她忘了自己还在修炼?难道她忘了修炼最忌分心?难道她忘了这些会带来什么后果?

分心必定分神,心神一旦分离,毁的不止是千年的灵力,还有无法替代的真身。

魔与人相恋的惩罚,心与神分离的后果,离歌比我清楚得多。所以,她和勿念在一起,只是一时的心动,该是这样吧?

8

该是!多么离奇古怪的揣测,多么手足无措的慌乱,它们全都源于我的内心。

是我,真是我,可叹,真可叹,怎么会是我?不应该是我!

我是尘缘,是位列仙班的天庭之仙,是司命殿主神得意之徒,是即将重返天庭之人。原来,我这么厉害,轮回之前,确实不同。

就算身为凡人,我也不输众生,额上一点朱砂,不是常人所有。想来也是可笑,直到转世为人,我才有了知己。

能和离歌成为知己,这是我从未想过的,或者说不屑一顾。毕竟之前的我,住在九霄云外,师从正殿主神,隶属天庭仙界。

仙者,世人向往,实则孤独无依。执意成仙,究竟是对还是错……

重返天庭的前三日,我去幽冥谷找离歌,这次和以往不同,我是来向她道别的。让我没想到的是,离歌已在封印之处等候多时了。

“你,你的脸……”

当我微笑着走到离歌身旁,当离歌微笑着看向我时,我竟失声喊了出来。几日不见,离歌的脸愈发白如死灰,实在令人不忍目睹。

对于我的骇然,离歌并不惊奇,似乎早就猜到我会如此。所以,她不着痕迹的打断我,旋即说出自己的问题。

“尘缘,再有七日你就要走了,重返天庭之后,你又是天界之仙了。他日若有机会再见,你会不会记得我?”

“会!离歌,我……”

望着眼前面无血色的脸,我郑重地说道,可惜真正的答案,离歌并没听到。

我没想隐瞒她,只是她没给我机会,或许她根本就不许我说。聪明如她,又怎会不知我的心思?

错就错在,我和离歌都为彼此想得太多,所以都抢先了一步。

勿念来找我的那日,是我重返天庭的前一日。见到我的一刹那,勿念就急忙跑上前来,心急如焚地开口了。

“尘缘,也不知道离歌怎么了?总之脸色白得吓人,今儿个晌午还吐血了。我问她哪里不舒服,她只说修炼太累,可我觉得不对劲。她,她到底怎么了?”

我原本不想告诉勿念,离歌是因为他动了心神,犯了修炼的大忌,才会变成这样。

可思来想去良久,我终是将真相告诉了他。

“想不到,是我害了离歌,怪我,都怪我!”

我的答案于勿念来说,不啻于骤然而起的惊雷,足以惊扰天地乾坤。如若不然,他又怎会万分悔恨的埋怨自己,且字字句句都是哀莫大于心死的不甘。

9

不甘,才是理所当然,哪一对痴男怨女甘心分开?离歌就更不用说了,她生来就是特殊的存在,何况魔界又是那么低微。

“我和离歌,终究是人妖殊途,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猛不防的,耳畔响起勿念的声音,凄凉而又无奈。

看到魂不守舍的勿念,我就想起一脸坚定的离歌。那个善良的兔妖,该如何承受失去良人的痛苦呢?痛不欲生还是心如死灰,又或是两者兼具……

“尘缘,我不能再伤害离歌了,我要离开这里。”

“你要去哪?”

倏忽之间,尘缘又说了一句,而我亦是本能的问道。

“去一个该去的地方,我走了……”

话音未落,尘缘已经转身离去,他走得那样决绝,任凭我怎么喊都不回头。望着尘缘逐渐消失的背影,我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替我转告离歌,无论我去了哪里,对她的情意都不会改变丝毫。”

想起勿念临行前的嘱咐,我愈发有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不,不是我要生离死别,而是他要离开人世。

尘缘要去的地方不就是地府吗?他要了断性命,只有这样才能断了离歌的念想,以及他自己的念想。

了断肯定能了断,没有性命何来牵挂?这样了断最是彻底。可,了断不是寻死,牵挂不是执念,他怎么错的这么厉害?以致我遍寻不到他。

“勿念,你在哪?你快出来,出来啊……”

我声嘶力竭的呼唤一个凡人的名字,恨不得用尽前世今生所有的力气,更恨不得立刻恢复失去的全部仙术。

可惜眼下,再多的恨不得也只能心里恨。因为,我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即便明日就能重返天庭也,也一定要找到尘缘。

一定?想不到我也会有执念,这点倒是很像离歌。不同的是,她为爱人痴情不悔,我为知己情谊不变。

同是为情,情却不同,两相对比,她胜于我。因为,她的心愿从未变过……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心爱之人自由自在的相依相伴,不惧清规戒律,不惧世人目光。”

离歌就是这么诚挚,所求亦不过一份真情。

“尘缘!”

前尘旧事还在纷扰,一声大喊骤然而起。

这不是离歌的声音吗?怎会如此焦灼不安?似乎刚刚目睹了一场天地浩劫。

“你,他,你们……”

当我看到伏在离歌背上,安静的如同从未醒来的勿念时,惊慌失措的差点跌倒,嘴里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惊慌不止是因为勿念,更因为气若游丝的离歌。

此时此刻的她,就像被十殿阎王合力打入地狱的小妖,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无功。

10

离歌的真身,一直浮于空中,那是魂魄无归的诠释。

“勿念服食了‘噬心殇’,好在我封住了他的魂魄,但也只能维持一会。所以,能救勿念的只有还魂丹。”

话到此处,离歌仰天大笑,似是在笑勿念的痴情,又似在笑自己的痴傻。

她是谁?她是卑微如尘的魔灵,她是偏不认命的兔妖,她是非要讨说法的离歌。说句心里话,离歌想要的说法一点都不为过。

一份烟火人间的相守,实不为过!

说法虽不为过,可给她说法的不是凡人,而是高高在上的神界之神。

神与魔,分两界,从太古到永劫的差距,岂是离歌能够到达?况且位高权重的神界,绝不会容许僭越的存在。

那么诚挚的心愿,竟被视为僭越?真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勿念以“噬心殇”结束一切,那是长在幽冥谷的毒草,也是最诡异的毒。服食者虽痛的噬心入骨,却能看到心心念念的画面。

他定是不舍离歌,还想再看她一眼,所以服下世间至毒。奈何注定的劫数逃不掉,偏不偏的,离歌去给自己采药,她又吐血了。

“尘缘,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不得不这么做。还魂丹凝聚我千年灵力,可让勿念起死回生……”

话音未落,离歌一掌劈向胸口,鲜血喷涌之间,还魂丹落入离歌手中。

“还魂丹护着你的真身,没有它,你必死!”

我怎能看着离歌死去?可她坚定的眼神终是阻止了我。既然劝已无用,就不要再耽搁时间了,俯身之际,我将还魂丹送入勿念口中。

“尘缘,你欠我的救命之恩该还了。把你朱砂痣的血点在勿念眉心处,让他彻彻底底忘了我。”

她说得对,报恩的时候到了。我额上的朱砂痣很神奇,既能留存神仙的过往,也能抹去凡人的记忆。

离歌化作轻烟那一刻,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而那股不同寻常的轻烟,在勿念身旁萦绕了许久。

“尘缘,我总是梦见一个女子的身影,既熟悉又陌生,她是谁啊?”

勿念醒后,如同重生,还和以前一样善良热情。醒过来的他,总是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则微笑着告诉他,那是一个梦中的女子。

“尘缘,你触犯天条惹怒天帝,再也回不去了。”

太白金星宣读旨意的时候,既生气又无奈,我心里清楚,他一直想收我为徒。

返回天庭之际,太白金星最后看了看我。望着他惋惜的眼神,我只是莞尔一笑。

做个凡人,也挺好……

相关阅读
不染

“早知道姐姐喜欢野的,我就不装那么久了。”他舔了舔小虎牙上的血迹说道。 “早知道姐姐喜欢野的,我就不装那么久了。”他舔了舔小虎牙上的血迹。那双我常称赞的浅灰色眼睛中心透出一抹腥色,妖娆地交织着我的身影,显得格外澄净又无比晦暗。他眼里竟埋着无边风月,无根情愫。而那一切都流向一个人。 一梦黄粱后,我的魂魄落在一个钟鸣鼎食之家的七岁嫡小姐身上。本以为自己拿的是宅斗剧本,不想没过半日,连房里有几个丫鬟都还

轮回道

我下凡历劫九世,尝人间百苦。这傻蝎子竟耗尽万年修行,陪我九世,最终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壹五百年前,西方极乐。这天,金蝉子正在观中念着如来给的《厨房秘籍之朱砂豆腐》。昏昏欲睡时,就听见外头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屁股下的木板床都颠了颠。估摸着又是隔壁九重天上的祝融和共工二人大打出手。于是金蝉子抬手抹一抹嘴角亮晶晶的不明液体,将秘籍小心地揣进衣襟里,随即跳下床一路小跑到禅释宝殿。向盘腿坐在高台上半阖着

相术之你的脸决定了你的一生

随着预言的发酵,乱世的端倪开始显现,枝头的子规终夜悲鸣,而京城南边的桃花山上,竟然出现了八月飞雪的异象。 我是一个相师。大凡观人之相貌,先观骨格,次看五行。量三停之长短,察面部之盈亏。只要通过观察一个人的面相,就能对其品性、运势做出准确的判断,从而辨贵贱、知吉凶。所谓荣枯正邪、富贵贫贱,俱依部位流年而推,骨格形局而断。当今圣上年轻有为,垂拱而治,使四海之内歌舞升平,颇有汉唐遗风。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

郡主沐笙

即便退婚,也必须由战野王府来退!她倒要看看,这段王世子到底如何神人,竟看不上她! “呦!这什么时候建的宅子。”沐笙因太过疯玩,被父王关在府里三个月,好不容易表现的好,才求的父王出来的,她记得这里以前好像没有这么漂亮的宅子啊。“小姑娘,这是陛下赐给段王世子的宅子,已修建三个多月了,听她们说,世子三日后就抵达都城了。”“什么!!!他回来了!!!”“沐笙”全名云沐笙,乃是当今战野王之女,封号沐笙郡主,自

西北望,殁天狼

你说,我们如果在春天相遇,结局会不会不同……(一)三月,桃红花纷纷离落枝头。这便是安息镇极美又极颓的落英时节。市街头的小茶摊,一男一女端坐于略微简陋的木凳上,细细品着茶。身着冰蓝色长衫的男子细细啜饮,品位道:“不亏是安息有名的茗悠茶,今日一尝,实属不错。”男子旁边那位女子,眉间一抹绮丽,映着桃红花,纤挺鼻,薄凉唇,容貌不凡,她淡淡开口:“苏暮赭,你打算何时回宫?”名为苏暮赭的男子闻声便抬起头,眉目

我一直在,只是你从未发现

夜瑾从来都很确定,没有谁可以让他放低姿态。但是他遇到了夏知暖。夜瑾是一只小妖,他生活的地方在人界之下,两界用灵阵隔开。—————————————————————————夜瑾从小就听过《海的女儿》这个故事,小小年纪的他不明白,为什么小人鱼可以为了一个不相识的人承受那样的痛苦,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也从来不知道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他总是不大看得起那些为了所谓的爱情可以舍弃一切的人,他也从来都很确定

无昧

三尺青锋耀起,光华冷灼,血溅花事,妖冶如斯,何其盛大恢宏。耳畔恍惚响起的,却是幼时母亲教唱的那支歌。无昧,无昧,在彼瞳邪,日辉聚矣,何所思与;无昧,无昧,在此灵台,日华向矣,赫赫有明;无昧,无昧,在于魂髓,日未消矣,万是归一。幼年时,母亲教她这支歌子。她唱得声甜,手里捏的,是那名唤“无昧”的花。母亲曾与她说,这是此世间最清明的花朵,它便是一味奇葩,能将人心映个明白通透。她的闺字,也叫做无昧,沈澈沈

鹭山小师姐

新来的师弟红着眼圈,汗湿的碎发贴在额角:“不要了师姐……求你……放过我……”“怎么?这就哭了?”新来的师弟红着眼圈,汗湿的碎发贴在额角,“不要了师姐……求你……放过我……”“放过你?”我笑吟吟的挑起他的下巴,很是体贴的替他擦擦眼泪,“放过了你,我抓谁来帮我洗衣服?”甩手起身,我将刚送来的两大桶又踢得离他近些,眉眼弯弯,“放心吧,这是最后两桶了,师姐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了哦~”柯师弟颤巍巍的一指身边整

为谁欢

起初,她倒也愿意跟他过苦日子,只是偶尔会抱怨几句,后来有了争吵……他与她成婚三年有余,本是金玉良缘,一对璧人。他却不幸家道中落,赔了金银,抵了良宅。他将她安顿在一处茅草屋内,日子过的清贫,因会一些武功,他便靠着在街上卖艺勉强度日。他舍不得让她受苦,当初,当了家中一切值钱东西来还债,她的衣服首饰,却一件也没动。起初,她倒也愿意跟他过苦日子,只是偶尔会抱怨几句,他心疼她,也从不还嘴,只是一味抱怨自己没

微爱

她白衣染血,执剑插入他怀。他默然不言,悉数接受。她白衣染血,执剑插入他怀。他默然不言,悉数接受。知微有时想,自己在他心中到底占有几分。知微知道染尘一向清冷如斯,对一切皆冷心冷清,好似世间万物于他无甚关系。可是那天,她第一次见那高高在上的月华从神坛跌落,漏出苦苦哀求的神色。千万年来,她一直陪伴在他的身后,默默无闻。他不曾拒绝,她以为这便是默许。虽然他对她也总不过几句言语,但她已经很知足。神界之人皆认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