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皇帝会宫斗

2021-09-13 15:02:17

古风

假如皇帝会宫斗

BG小甜饼

1

“儿啊,你到现在还没有临幸一个妃子,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你……你该不会喜欢男人吧?”

“母后,朕真没有喜欢的,她们……都长得不符合朕的眼光,等有了喜欢的自然会告诉您。”

饶有些头疼,自从母后成了太后,她的宫斗大业彻底结束,无所事事的她,盯上了他的后宫。

“唉。”太后再一次发出叹息。

她这儿子什么都好,早些年硬生生地从一堆争抢皇位的皇子中杀出了一条活路。

让她成为了后宫女人最嫉妒的存在。

但是!儿子都二十了,先帝这时候孩子都抱仨了,她连儿媳妇的影都还没看见呢。

太后在沈饶走后,吩咐嬷嬷去找一些大臣家里适龄的儿子,打算下次选秀塞几个样貌清秀的男子。

沈饶出了宫门,心情郁闷。

其实他不找媳妇,还有个原因,他不好意思同母后说。

以前还小的时候,见惯了他母后同那群女人没有硝烟的战争。

今天同那个贵妃撕,明天同这个贵嫔撕。

反正他一年365天,天天都能看新的戏。

等他长大了,他也开始撕。

撕太子,撕兄长,各种撕,男人的战场丝毫不比女人无聊。

结果导致他,现在如果有一个女人不小心倒在他面前,他都能猜出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沈·鉴茶小能手·饶

唉,他的爱情都被他的这双锐利的双眼吓跑了。

2

“去御花园。”

散散心吧,说不定他的爱情就来了呢。

不远处的亭子里,正坐着一个……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秀女。

沈饶打赌,等他走进亭子,那个女人一定惊讶地转身,惊喜地说:“皇上,您怎么来了?”

沈饶走了进去,果真如此。

那名姓林的秀女,如他猜想的一样,最后还来了一句:“臣女才坐下一小会,便遇到了皇上,真是幸运。”

沈饶觉得,这位林秀女已经在这坐了半天了。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问,就是男人的直觉。

无聊,又是他看惯的戏码。

沈饶只坐了一会,期间林秀女频繁地朝他送秋波。

沈饶看着林秀女眼角一直抽搐,关心了一句:“林秀女,你的眼睛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去太医院看一看吧。”

林秀女不可置信地望向沈饶:“臣女并无大碍,只是眼睛里进沙子了。”

“哦。”沈饶朝他的狗腿子德公公摆了摆手,“小德子,林秀女眼睛进沙子了,你帮她吹吹。”

“不用不用,臣女不必劳烦德公公,臣女眼睛的沙子已经出来了。”

生怕沈饶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林秀女起身告辞。

沈饶看着林秀女离开的背影,心中暗笑。

小样,还跟我斗?

他沈饶可是个平平无奇的鉴茶小能手。

还没见过有茶能从他眼中逃脱。

3

见林秀女走后,德公公悄悄对沈饶说:“这个林秀女,上午奴才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就看见她在这里坐着了。”

沈饶赞赏地看了德公公一眼。

很好,小德子,又一次让他正视了他的鉴茶能力。

明天,就给小德子加薪。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出御花园。

就在小道上,一名秀女正走着,突然趴到沈饶面前。

哦,这个女人,一定会脚崴。

然后请他帮忙扶回去。

然而沈饶猜错了。

这个秀女咚咚地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就在沈饶想这个秀女的头会不会被碰傻了的时候。

秀女开口:“皇上对不起!臣女不是故意的!臣女这就滚,不会污染了皇上的视线。”

“哎?”沈饶还没说话就见秀女站起身,挡着脸跑了。

沈饶第一次,从心里,听见了,啪啪地打脸声。

真的,这个女人,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4

“小德子,给朕查查这个秀女是哪家的。”

沈饶镇定下来,心想:这女人,该不会是在故意以这种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吧?

秀女容迎回到储秀宫,第一件事不是看自己的额头有没有伤,也不是高兴遇见了皇上。

而是从柜子里拿出一尊佛像,摆在了桌子上。

然后哐哐地,又对着佛像磕了三个响头。

“佛祖保佑,保佑信女容氏没有血光之灾,保佑信女容氏能够平安离宫,容氏定当天天吃斋念佛,感谢佛祖保佑。”

然后,容迎才拿起铜镜,看了看额头上的伤口,已经青了一大块。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去太医院拿药,边走边说:“我这副世间仅有的绝世容颜,可不能毁了。”

沈饶正巧在墙另一面,听见了这自恋的话,扯了扯嘴角。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像极了那个不知名的秀女。

虽然这个女人是在换套路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但沈饶还是觉得这个秀女是个有趣的人。

“陛下,查到了,此女是户部尚书荣庆之女。虽然是嫡女,但母亲早逝,并不得荣庆重视,反而对续弦所出的嫡次女倍加宠爱。”

这个容迎,业务真差劲。一个小小的续弦嫡次女都干不过。

一点也比不过他这个宫斗小能手。

5

沈饶批着奏折,百无聊赖。

“小德子,去把容秀女宣过来,让她帮朕研墨。”

容迎听到这个消息,仿佛晴天霹雳。

该死的,她究竟是怎么吸引了这皇帝的注意力?

容迎在众秀女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浑浑噩噩地跟着德公公去往御书房。

德公公看见容迎这幅样子,以为她是听见这个消息太激动了,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安慰道:“小主不必害怕,陛下十分亲切。且小主您是第一个获得这个殊荣的,可见您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如今后宫没有一位妃嫔,您就偷着乐吧。”

容迎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啊,臣女可高兴了,高兴地都要哭了。”

这殊荣她真不想要啊,佛祖!她还能平安地离开皇宫吗?

6

容迎研着墨,偷偷看了一眼沈饶。

嘿,仔细一看这皇帝还得挺帅。

该死的,他再帅,也改变不了她手快要废了的事实。

帅有个屁用,能让她停下来吗?

“不用磨了,你休息一下吧。”

咦,这还真挺能的。

只见沈饶停下批奏折的笔:“桌上有点心,你去吃一些吧。”

沈饶看着这姑娘眉头皱得比他母后的皱纹还深。

真不知道她有什么烦的。

为他研磨难道不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吗?

搞不懂。

就在沈饶胡思乱想之际,容迎真的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把桌子上的甜点吃完,一个也没剩。

然后起身告辞。

沈饶:就这?

是他落伍了还是鉴茶手册该更新了?

自从容迎离开后,沈饶也没有批进去几本奏折。

该死的,他还是第一次没有看透一个女人。

沈饶表示他的鉴茶事业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7

容迎发现,最近这个狗皇帝越来越喜欢找她了。

结果导致储秀宫的小姐妹都渐渐远离她,开启了明嘲暗讽。

嘤嘤嘤,再也不能愉快地做小姐妹了。

她只是想和小姐妹们相亲相爱,为什么这么难呢?

就连太后听闻了这件事,热切地将容迎招进她的宫里,对容迎表示了十分的满意。

容迎表示,她不太满意,太后好像误会了些东西。

狗皇帝也没怎么表现出对她喜欢,最最最重要的是她不喜欢那个狗皇帝啊!

容迎怒摔桌子。

当然,只是她也只敢在心里发泄不满。

整天吃吃喝喝,享受着美女环绕。

说实话,容迎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有一丝丝满意。

但也只是一丝丝。

自小在继母的压迫下长大,容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虽然她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但是万一做了妃子,她的父亲根本指望不上,后面还有个妹妹盯着她让她给她腾地方。

她就想等出了宫,找个不怎么出色的人,把他牢牢攥在手里。

继母看见这么个男子,也不会对她的婚事做手脚。

虽然一辈子会很平凡,但却很安稳。

今日是容迎母亲的忌日,她的父亲进宫来找她,却是为了提醒她争宠。

容迎看着容父咄咄逼人的样子,问道:“爹,我想问问您,您可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看着容父满脸疑惑,容迎只觉得讽刺:“我就不该奢望您还记得。”

“什么莫名其妙的,你别给我耍花招,你要是没能留在宫里,等回了家,看我怎么教训你!”

容父甩袖离开皇宫。

容迎没有控制住,一下子就哭了。

她为什么还要活着,根本就没有人在乎她。

她真的很羡慕她的妹妹,父严母慈,都把她放在手心里疼着。

“咳。”

听见声音,容迎用袖子擦了擦泪,抬起头,正是沈饶。

容迎起身正要行礼,沈饶急忙扶住她:“不用了。那个,朕也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朕过来找你,宫女告诉朕你父亲正在和你说话,朕就在门外门外等了一下,不是故意偷停你们说话的。”

“没事。”容迎的声音里带了些鼻音,“他那种人,根本就不是臣女的父亲。”

容迎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恶毒的想法,她跪下对着沈饶说:“皇上,容尚书贪污了不少东西,臣女虽然是荣庆之女,但不愿与他同流合污,请皇上明查。”

沈饶被容迎的话语惊到了:如果容父真的贪污了,那么容迎彻底会没了依靠。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啊,臣女很清醒,臣女巴不得容庆进监狱。”

“唉。”沈饶瞅着容迎这可怜样,也没有逗她的心思了,他坐在了容迎身边,“你一定受了很多委屈吧。不要哭了,眼都红了,一点也不好看。”

容迎见沈饶这般亲切,忘了他是皇帝,同他打开了画匣子。

讲述了她从母亲去世后这些年究竟在容府经历了什么。

说是大小姐,结果日子过得还不如丫鬟好。

“我后来才知道,荣庆和我那个继母,在我母亲去世前就勾搭在了一起,我母亲,也是被他们气死的。”

“真的很恨他,我感觉我跟没有父亲一样。小时候我最羡慕的就是我那个妹妹,她有一堆疼爱她的父母,她可以仗着宠爱做任何事。我也是父亲的孩子,我只能看着他们的眼色过日子。”

若是放在平常,沈饶肯定觉得,她很菜,连这么几个人就解决不了。

但看着容迎这幅样子,沈饶心里浮起了疼惜的情绪。

“既然他不仁,那你就不义。”沈饶说,“先皇也是这般,他将厚望给予朕那些哥哥,溺爱比朕小的弟弟们,朕夹在中间,压根就没有被他怎么关心过,所以在争夺皇位的时候,朕看着他那般痛心疾首的模样,心里却没有一点心疼他。”

“谢谢您。”容迎意识到,面前这个人是皇帝,不是可以随便吐槽的小姐妹。

她的脸红了红:“我……臣女,还请陛下不要将此事放在心上。”

“无事,朕没有介意。那,你父亲贪污这件事……”

容迎跪下,朝着沈饶磕头:“事情属实,还请皇上到时饶恕臣女一命。”

沈饶将她再次扶起来,无奈道:“你怎么这么喜欢磕头?起来吧,朕保证你这辈子都会平平安安的。”

容迎这时候觉得,沈饶的身影在她心里,比这个房子还要高。

8

太后再一次问了沈饶到底什么时候娶妻:“沈饶!我想要儿媳妇!你到底娶不娶?再不娶我就给你纳上几十个妃子,让她们天天去你面前晃悠。”

“那些大臣天天找人劝我让你广纳后宫,我也想啊,但你是我儿子,我总不能让你为难吧,儿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饶听着太后絮叨,脑中莫名浮现了容迎的样子。

很好,女人,她已经成功让他注意到她了。

“你敢走神?好啊你沈饶。”太后简直要被他气死了,她在这里苦口婆心地为他着想,没想到他当着她的面走神了,“你是想气死我不成?”

“没有没有,母后,我只是在想一个人,一个女人。”

沈饶故意加重了“女人”这两个字。

太后一听,立马被吸引了注意力;“谁?哪家姑娘?”

“这个嘛。”沈饶故意顿了顿,“过几天再告诉您。”

“你就气死我吧。”

沈饶被太后轰出宫殿,准备去找开心果玩玩。

结果还没走几步,就看见开心果,不是,容迎和两个秀女站在一起,其中一个沈饶有那么一丝丝印象,就是那个在御花园站了半天的林秀女,她爹是丞相的那个。

另一个秀女抬手给了容迎一巴掌,容迎也不示弱,反手也给了她一巴掌。

看到女人在现场打架的吃瓜群众沈饶表示十分惊讶。

那秀女走柔弱风的,结果现在丝毫没有柔弱的气势。

走不一样风格的容迎,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我再说一遍,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你非要找我事,我也不会任你欺负。”

哦,这是容迎开始放狠话。

“谁知道你这狐媚子究竟使了什么法子让皇上对你感了兴趣,我早晚会让你有好果子吃。”

放狠话的变成了那个秀女。

“希望容秀女能看清自己的地位,我有着家里的支持,贵妃乃至皇后的位置,是属于我的,毕竟你也没有个当丞相的父亲。”

这林秀女果然如他猜想的一般压根就没有多柔弱。

沈饶一边看戏,一边吐槽。

如果有人路过,会看到皇帝正趴在石头后面,像极了偷窥的登徒浪子。

9

荣庆果然被查出贪污,被剥夺了官职打进了大牢。

他求着沈饶想要见容迎一面,试图让容迎给沈饶求情放他出去。

容迎看着容父仍旧趾高气昂的样子,笑道:“父亲,您好像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你在求我。”

“那又怎么样?我可是你爹!没了我,我看你在后宫依靠谁?”

“谁说我要当妃子的?”容迎嗤笑,“我可不愿意像母亲一样被人活活气死。我就想当个平民过完这一辈子。”

容迎在容父骂骂咧咧地声音中,走出大牢。

沈饶召见了容迎:“你举报有功,想要什么奖赏?”

沈饶在心里自信满满:她一定会想成为他的女人,到时候他就故作勉强,然后过些日子颁布封她为后的圣旨,想想到时候会看到容迎一脸的懵,沈饶在心里笑出了声。

“民女请求皇上让民女出宫。”

沈饶一愣: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你确定?”

“等等。”

沈饶听到容迎出声,眼睛一亮:果然,她一定……

“如果皇上能给民女一点点钱就更好了。”容迎磕头,“民女会感激皇上一辈子。”

“哦。”沈饶眼睛黯了黯,气死了,容迎真是个不识趣的女人。

不对,她一定是走不一样的路,想再吸引他的注意力。

沈饶想到这,心情又好了:“行,朕这就下旨让你出宫。”

容迎看着沈饶脸色一会晴一会阴的,皇上该不是犯病了吧?

但这并不影响她感激他:“谢谢皇上!皇上大恩大德民女定铭记在心。”

10

沈饶真的,以为容迎在欲擒故纵。

当太后吐槽他的时候,他还淡定的跟太后说“不着急,他自有打算。”

但等手下的人跟沈饶汇报容迎打算招婿的时候,他再也坐不住了。

然后这件事被太后知道了,又絮叨了他一番:“你说你,到嘴的鸭子你都能飞了,你的脑子全放在宫斗上了吗?连追个喜欢的人都追不上。”

“还自有打算,你有个锤子的打算,追不到媳妇,你也不用来看我了!”

容迎感到很奇怪,她最近和媒婆谈好的成亲对象,一个个刚开始都挺满意的,结果第二天都反悔了。

该死的,她有这么可怕吗?

容迎决定找出真相。

她又花重金请了媒婆,媒婆也给她说到了一家不错的。

很好,容迎悄悄跟踪那家公子,然后,遇到了个出乎意料的人。

那个人直接堵住那个公子,嫌弃地打量着他:“长的不如我,才华不如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眼瞎看上你的。”

那家公子听到这话怒了:“这位公子看着身家不凡,但又何必折辱我?”

“算了。”那人扔给他一袋银子,“这些钱就当送你的,离容小姐远点。”

公子看到钱也顾不得反驳那人,拿着钱对他作了一揖:“在下一定守信,不再与容小姐说亲。”

容迎看到这一幕,火气蹭蹭上涨,朝着那人走过去:“皇……公子!好啊,我说我为什么总是说亲不成,原来是你在搞鬼!”

但想到这人的身份,容迎差点给他跪下了:“大哥,求求您了,您日理万机的就别操心我们小人物的婚事了行吗?”

“我喜欢的人要嫁给别人,我怎么可能会同意?”沈饶直盯盯地看着容迎。

他的眼神太过炽烈,容迎下意识回避了:“别和我开玩笑了,皇上。”

“容迎!我是认真的!”气死了,这女人怎么跟个木头似的。

“皇上,如果您真是个平凡的人,我可能就嫁给您了。但我说好听点是个平民,说难听点我是罪臣之女,没有什么家族依靠没发给您带来助力,我有什么可值得您喜欢的?”

沈饶抱住她:“我只是喜欢你,我的位置不需要联姻来稳固,我也不喜欢妻妾成群,我自小看着宫斗长大,有妃子就有竞争,稍有不慎丢失的就是性命。我有你,就够了。”

“不要,我要这么轻易答应了,岂不是显得追我很容易。”容迎声音闷闷的,“而且万一你变了呢?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找谁做主?”

一个很帅的男子,在她面前如此深情,说实话容迎有那么一丝丝心动。

沈饶轻笑出声:“那么,我会努力证明我自己。”

“好吧。”容迎伸出手抱住沈饶,“希望你可以成功证明自己。”

她该尝试着接受沈饶。

毕竟这般好的男子,错过了可能就不会有第二个了。

相关阅读
胭脂泪:宫鸾儿

青楼女被王爷所救,却误入深宫,卷入了一场惊天阴谋……晚间时分,皇上照例过来芷兰院看我。自上次韶儿大病一场险些丧命之后,皇上便对我们母子更加上心。我窃想,其他姐妹定要不高兴了!其实皇上大可不必如此,但是韶儿上次病症着实凶险,他便怀疑这院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只可惜,将饮食衣物甚至插花摆件查了个遍,对奴仆婢子更是宫里能用的刑都用上了,也未见甚么结果。我瞧着皇上气色还是不见好,唇干燥而苍白,晚膳也用的极少,

舞姬(上)

从前的慕容漪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花魁涟漪。傍晚,街内的喧嚣不再,一个原本紧闭大门的高楼,挂起了红灯笼,冷清的竹楼瞬间歌舞升平,热闹起来。涟漪在舞台上挥动衣袖,裙摆旋舞,裙衫尾端像极了盛开的莲花,盈盈一握的腰肢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形态,一双桃花眼,眼尾上挑,眼波流转,勾魂摄魄,整个人像莲花妖一般。"涟漪姑娘"台下的呼喊声和掌声似热浪翻涌。"涟漪姑娘这身段可真是好啊,可惜她卖艺不卖身。"一个猥琐的男子

真爱无敌

长宁王造反,爹娘深受牵连,为了救他们,我愣是将自己逼成了北越国第一女将军。 北慕三年七月初九,皇上因我苏家打了胜仗,特地邀我们一家三口进宫参加晚宴,据说这次参加晚宴的还有少年将军上官鹤,我虽未与此人打过交道,但是也道听途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据说上官鹤本人长得很是英俊,练兵也是一绝,还身居高位,最主要的是他还很年轻而且尚未婚配,这么一来我就更期待同他见面了。进宫那晚,我特地穿上了红色丝质罗裙,在烛

杂记:白芷——莲(上)

莲之始祖白芷在寻妹之旅中发生的故事。远古之时,盘古开天辟地,万物应运而生。白芷,乃远古莲花之祖,因上古时期曾承托过女娲石,从而褪去凡胎,一跃成为上神,掌管世间繁花,与远古众神共享人间祭奉。然,莽荒纪,世间气运骤减,许多远古之神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之中。那些幸存下来的远古之神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再后来,仙道盛行,越来越多的人得道成仙,他们也渐渐代替了远古之神的位置,承担起了远古众神的责任。一片混沌之中

继后日常

继后云烟,舞刀弄枪,招猫逗狗,皇室奇女子,然陛下甚爱之,为其遣散后宫,独宠一后。季云烟,大周景帝继后,武帝之母。元后嫡妹,元后崩逝一载,成为继后,时年十六,舞刀弄剑,性子跳脱,热衷吃瓜看戏。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和娴妃娘娘两人在御花园吵起来了”小太监跌跌撞撞跑进凤仪宫时,我正拿着剑在逗倾月,一听说吵起来了,我连衣服都来不及换,赶紧抱上倾月往御花园赶去。也不知道消息怎么传的,传到我那皇帝姐夫耳中就变

凤归云

大婚当日,她的青梅竹马准皇夫与她刀剑相向,兵临城下。大祁敬和五年,十月末,天子大婚。入主中宫的是丞相家的嫡公子。京城许氏许卿晋,为丞相嫡长子,世家儿郎之首。幼时即聪颖绝伦,未及双十才名已动京城。传言许家公子容色举世无双,风华冠绝天下。是大祁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第一公子。然大祁第一公子,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数与当朝女皇的风流韵事。传闻三年前许公子初入仕之际,当时还是帝姬的女皇已经芳心暗许,于当年成年

上玄月(下)

十五岁那年她去佑宁寺上香,有位王公子对她一见钟情,他望向她时目光诚恳热切……不到一日裕王便让人送来了账目,不出宣榆所料,帐上多出了一样名叫底也伽的药材,底也伽是贡品,一则普通商户很难拿到,二则底也伽是毒品,很容易成瘾,是十足的禁药。宣榆坐着回宣府的轿子上,回想平日得罪过的人,排除了一圈也找不到有本事偷换禁药的人。突然前头传来吵嚷声,宣榆暗觉不妙,下了轿就看到几个类似捕头打扮的人拥簇着一个身着官服的

将军赐

“圣旨还在我手中,你若不愿……”,“将军赐,不可辞”。 一年之前,碧水巷口那棵苍老的桃花树下,穆云诚用炽热的眼神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年之后,同一棵老树之下,他一身白衣,背影依旧清隽,只是怀中搂着一位陌生的姑娘。那姑娘正面对着我,娇如春花的脸上露出讶异和惶恐。到这个时候我还在想,是谁把我引到此处,叫我刚好看到了这场大戏。我记得他与我立誓时,是望都的秋,

殊途

两年前的这一天,是你我的大婚之日。那年我有多爱你,如今就有多恨你。南朝元丰十五年,十月霜寒。北方狄历部落南下入侵,帝加封京都辅国将军魏氏之子为宣武将军,北上御敌。十年冬,军中机密军情遭泄,宣武将军及麾下十万将士中伏,无一生还。狄历部落一路势如破竹,连下北方六城,荆州城更是城门大开相迎。中原危在旦夕。——战报传到京都时,朝堂惊惧,皇帝大怒,令彻查内奸。京城将军府上,一夜挂满了白幡。辅国将军一生为国,

琴师

佳人已逝百花残,思之心痛泪涟涟。但愿来生再相聚,共扶瑶琴唱荷莲。京城的茶馆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贵妃从高楼跳下为琴师殉情了,人们津津乐道的听着,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故事要从三年前说起,贵妃还不是贵妃,也没有殉情。一个年轻的官家小姐在寒枫寺为家人祈福,傍晚听见了琴声,清澈明净的琴声潺潺流动,如同来自深谷幽山,淌过人生的皱折,趟过岁月的颠沛,琴声一转,时而高昂,时而急促,似在诉说弹琴者的壮志凌云。如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