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暖风吹过

2021-09-17 15:01:43

青春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们都大学毕业了开始工作了。”这是难得的几个大学好友能在一起休假,他们约好了在这一天出去玩儿。上午去动物园,下午去KTV狼吼。为什么是下午呢?因为下午场便宜,也是还在读大学时几个人的习惯。

“十七,下午可是你的主场啊。一定要吼起来。”泰安对着前面走在一起的三个女生中的一个说。

“泰哥,光我一个人吼吗,我就算是把嗓子吼没了也做不到呀,肯定还是得看你们才行哦。”十七转身冲着泰安翻了一个白眼。

走在后面的另一个男生季峰一手搭在泰安的肩上“行!放心吧,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耳朵,哈哈!”

“好!我们的耳朵可是等着呢……”十七笑眯眯,开心极了的样子。

十七大学玩儿得特别好的有五个,三个女孩子杨婷,唐雯,柳倩,两个男孩子就是泰安和季峰。他们从大一认识,一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直都在一起,五年的友情在他们心中有着不小的地位,他们一起闹,一起笑。

十七很珍惜跟朋友之前的感情,她愿意付出百分百的真心去对待她的朋友。

跟几个人聚会完回家,十七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心里暖暖的。但夜晚的安静总是会让人想起一些想忘又忘不掉的事情。

十七一直都是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她性格活泼开朗,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十七却有一个秘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让她怎么都忘不掉,就像一张网,她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

在这本应该带着开心入眠的夜晚,十七却又想起了她的初中,那段她心酸又痛苦的岁月。

她想,原来有些事真的可以记一辈子……

初中呀!十一二岁的年纪,是那么美好,纯真的时光,却有墨点沾染,令人心碎,痛苦……

十七是一个天真的孩子,因为有宠她的外公外婆。在十七小时候爸爸妈妈顺应那个时候的潮流,都外出打工,那个时候留守儿童真的很多很多。小十七就跟着外公外婆慢慢长大。

在小学的时候小十七胆子特别大,人缘也特别好,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喜欢跟她一起玩儿。下课的课余时间就是跳绳,跳马,去大操场各种探险。那段时光真的美好,让长大后的十七每每想起眼泪都会在眼眶里打转。

小十七跟班里的同学嘻嘻哈哈过了六年,也一直天真了六年。在小十七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初中来了……

十七上初中的时候刚好是庆城教育改革的时候,小学升初中不是考试了,而是采用摇号的方式选择去哪里读初中。摇到哪里就去到哪里。十七对于去哪里上初中无所谓,反正都是在小县城里,离家都不远,没什么可担心的。她只想着可能要跟最好的几个朋友分开了。

她跟夭夭,阿敏,张堂,曾爽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看动画片整整六年的革命友谊呢!想想都让人心碎。可是再怎么不舍,再怎么祈祷,几个孩子还是没有在同一所学校,十七去了一中,夭夭被摇到了三中,阿敏在四中,而张堂和曾爽就更远了,他们的爸爸妈妈带他们去市里了。

那时候的小十七觉得市里和县里真的好远好远,远到下一次再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那时候没有长大后用的vx,没有qq,只有座机号码,搬家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几个孩子第一次经历分别。

小十七哭了,哭得很伤心,她第一次觉得其实长大一点都不好,朋友们都走了。那个时候外公外婆安慰她,“没关系的,十七,只要你不忘记他们,他们不忘记你,你们总是会再见的,而且呀,你马上就要读初中了,你就是大孩子了,在初中可以交到很多很多的朋友。

初中可是住校的,到时候十七你就像大人一样在学校了生活啦,十七不期待吗?”

有了外公外婆的一番安慰,十七慢慢也没那么难过了,并且开始期待开学,开始幻想着她的初中生活……

那一年,十七刚十一岁,还是一个天真,单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她曾经以为初中跟小学一样的,就是好好学习,跟同学友好相处,多交几个朋友。但十七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初中的这三年让她就算是过了十年都没有办法去忘记。

上初中了,外公外婆给十七准备了新被子,新脸盆,新衣服,新书包,送十七到了学校。初中的寝室是八人间,寝室不大,也不算小,十七的床位是靠门右边的下铺,位置很好,十七很喜欢。她很开心地跟寝室里的其他女生打招呼,并且分享她从家里带的水果,寝室的其她女生也很高兴的接受了。

十七很开心,因为她觉得她可以跟寝室的朋友相处得很好,能够跟她们成为好朋友!

下午要开第一次班会课,十七早早就跟室友来到了教室里,教室里闹哄哄的,都是第一次见面的孩子,怎么都带有好奇心。班主任还没有来,一些孩子都已经互相认识开始打打闹闹了。

十七也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边等老师,一边看着周围的新同学。这时有几个男生打闹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不小心把十七打到了,十七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

“喂,你叫什么名字呀,刚刚对不起啊,打到你了,你没事吧!”刚刚打到十七的男孩子摸着自己的脑袋走到十七的身边。

“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我叫欧十七,小名也叫十七。”十七根本不觉得这是一件大事情。

“那我们叫你十七好了,十七挺好记的,我叫张勤。”

张勤是个个子高高的男孩子,十七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同学。

一番介绍,十七认识了跟张勤一起玩儿几个男生,知道了他们叫什么名字,小学是在哪里读的。十七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在老师还没有到的时候十七还认识了几个女生,她们跟张勤几个一起聊天。他们还到走廊上准备玩儿游戏,刚准备开始的时候班主任来了。

十七的班主任是英语老师,年纪大概四十多岁,头发比较少,后来班里的同学都亲切地叫他“秃头刘”,可能思想比较古板,便训斥了十七和张勤几个。

那个时候学校管得特别严,不允许早恋,一点苗头都不允许。第一次班会课,“秃头刘”便再三强调学校的三条红线。

“你们现在已经是初中生了,跟小学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再三强调学校的三条红线,希望大家可以牢牢记住!第一条红线:不允许打架斗殴,出现一次通报批评,两次留校观察,三次直接回家。

希望大家记住。第二条红线:不允许迟到早退,上课不允许,做操不允许,回寝室不允许,要严格遵守作息时间表,同样出现第三次直接回家。希望大家都有时间观念,不要懒懒散散,有事情可以请假,但不能一点小事就要请假!第三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不允许早恋!

初中跟小学是完全不同的,不要下课男生跟女生就围在一起,一定要有男女生的区别观念!只要发现有早恋苗头一次,就直接让家长到学校领回家啊,这条红线一定不可以踩!就刚刚我来班里的时候看到有男生女生在一起打闹的现象,希望以后不要出现这种情况啊!”

这是第一次十七因为跟同学一起玩儿而被老师点名,也是第一次注意到早恋这个词语。

那天晚上十七睡觉的时候想:嗯,以后还是不跟男生一起玩了,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

十七很快就适应了新班级,新环境,只是对于寝室里的女生,十七觉得很苦恼,她想跟她们成为好朋友,但其中的两个女生似乎没有这个想法,不过也没关系,人嘛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自己的。

可是慢慢的,十七就发现了一些异常。似乎班上的一些女生格外的讨厌她,一些男生也讨厌她。可是她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呀!刚开学没多久,班上的人十七都没记全呢……

但十七没有办法,她发现在班里自己莫名其妙好像一个异类一样,直到后来,十七才明白,这叫孤立。

十七想改变这种现状,却找不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十七觉得自己很差劲,她觉得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错误的事情,让大家都讨厌她。

“十七,你发现了吗?最近班上好多人都在议论你。”是张勤,张勤在一个课间休息时间对十七说。

自从第一次班会课“秃头刘”强调红线以后,十七跟班上的男生就保持了距离,没有再跟班上的男生一起玩。所以这是班会课后十七跟张勤的第一次对话。

“我发现了,张勤,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我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吗?”十七听到张勤这样问她,那张勤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班里同学议论她的原因。

张勤小心地看了十七几眼问:“十七,你是混的吗?”

“混的?什么混的?”十七没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就是跟社会上的人来往……我在男生寝室听他们说你是混的,所以刚开学才跟我们打招呼聊天的,而且他们还说,听班上女生谈你还跟其他班上混的男生联系。但是我觉得你不太像这种人,所以来问问你。”

混的??听了张勤的一番话让十七觉得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到脚,让十七冷得直打颤。

“我没有啊…我班上的同学都还认不清,怎么去认识其他班上的人呢……”十七看着张勤,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班上的同学又为什么会相信……

“我就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十七,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解释的。”张勤呼了一口气,他选择了相信十七,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班上会有这种流言,因为他并没有看到过十七跟其他班上的人说过话,也看不出十七哪里有所谓混社会的样子了。

那天晚上,十七失眠了。她翻了翻去都睡不着,脑中都是白天张勤对她说的话,她终于知道了原因,可她想不出来是谁说的,他(她)又为什么要这样说她,难道自己让他(她)那么讨厌了吗?

混呀,这个字真可怕,对于普通上学的孩子来说,谁都不想身上沾着混混的标签,因为从小家里,学校都是说不能跟社会上的人一起玩儿,他们都是坏孩子……十七从小都不会让外公外婆多担心她,所以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去认识混的“坏孩子”。

张勤真的去跟班上的男生说了,好像是有作用的。十七慢慢发现班上的男生和之前议论她的一些女生不会在讨论她了。那个时候十七真的很感谢张勤,是他改变了自己的处境。

十七慢慢觉得初中的校园生活跟小学没什么区别了,上课好好上课,下课就跟她的上铺呆一起。

她的上铺,是她在初中的第一个朋友。上铺的女生叫黎颖,很优秀的女生,弹古筝超级好听,会参加各种演出,黎颖有个特殊的小爱好,喜欢看鬼故事和电影。十七其实是比较害怕阿飘的,不过天天听她讲鬼故事,慢慢十七也不害怕了。

黎颖是除了学习,弹古筝就只沉浸在鬼故事里的女生,跟十七成为朋友之后,黎颖的日常就是上课,去学校音乐室练古筝,食堂吃饭,回寝室给十七讲恐怖故事。

十七本以为她的初中就会这样过去了。但不是的,初中的流言蜚语多得超乎了她想象。

十七经过了一年的初中,在经受流言的打击后她慢慢也成熟了起来,不像之前那么的天真了。在初二一节很平常的晚自习,她的后桌,李洋宇,一个她并不熟悉的男生,用笔戳了戳十七的后背“诶,欧十七,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十七转头看了看他,并没有说话便转回了头。秘密?我跟他又不熟,能有什么秘密。十七只觉得好笑,在班里除了张勤,她并不想跟其他的男生打交道,初一被人议论的场景一直都是十七心里的刺,她不想再出现被班里同学议论的场景了。

但李洋宇并不放弃,他继续戳十七的背“你听我说呀,欧十七,你难道不想知道是什么秘密吗?”

“我并不想知道是什么秘密。你可以告诉别人。”

李洋宇根本不听十七说的,他一直拿笔戳着她的后背,一副如果你不听,我就一直戳的样子。

十七不耐烦了,转过身皱着眉对李洋宇说:“你到底要说什么!可以不要再拿笔戳我的背了吗?”

“不可以,你听了我的秘密,我就不戳你了!”李洋宇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你说吧,是什么必须想让我知道的秘密!”在自习课上,十七又不能大声地去说他,只能妥协了。

李洋宇咧了咧嘴,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说“欧十七,你知道吗?咱们班王松喜欢你。是真的哦,他自己在男生寝室说的哦。”

“你听错了吧。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跟他又不熟,不要乱说话,当心“秃头刘”找你去谈话!”十七真的是对这些敏感话题敬而远之。她只希望安安稳稳渡过初中,顺利升上高中就可以了。

……

“十七,是真的呀?”这是寝室里一直对十七都平平淡淡的其中一个女生。十七记得她叫刘莉。十七刚回寝室刘莉就直接问她。

十七一脸问号:“什么?什么真的假的?”

“就是王松呀!听说王松喜欢你,是不是真的呀?”刘莉一脸好奇的样子。

“不是真的,我们根本就不熟。”十七斩钉截铁地回答,“这都初二了,我们都没说过几句话,怎么可能!”

“哦!这样啊……”刘莉瘪了瘪嘴似乎没有听到满意的答案。

十七想,应该是李洋宇说的。明天一定去跟李洋宇说,让他不要乱说话了。

第二天十七很认真地对李洋宇说,让他不要在班里乱说。李洋宇也答应了。但似乎关于“喜欢”的这个话题对于初中的孩子来说格外的有吸引力,班上流言越来越多……后来流言慢慢变了,不是变少了,而是更离谱了。

“切!欧十七,你真假!你自己在寝室里说你喜欢王松,还说王松亲口告诉你,他喜欢你。你还义正言辞让我不要乱说话,你可真厉害!”又是晚自习,李洋宇直接对十七这样说。

十七一下子把头转过去“你说什么?我说的?我说王松喜欢的我?我在寝室里说的?你有没有搞错!”

十七很生气!本来自己就不想被人议论,结果居然越来越离谱了!她明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呀,为什么会这样?

“哼,欧十七,全班都知道了好嘛,你不光是混社会的,还是那种女的!”李洋宇一脸鄙夷地看着十七。

十七真的要崩溃了!什么那种女的?混社会不是已经不再议论了吗?为什么又有人没完没了地说?

关于在学校发生的这些流言蜚语十七并不敢告诉家长!爸爸妈妈在外面工作那么辛苦,外公外婆年纪也慢慢大了,她不想让家里知道她在学校被欺负了,她也不敢告诉班主任,班主任是一个很古板的老师,告诉了他,他只会让家长都知道,所以十七只能一个人承受。

她一直都想着,没关系的,只要熬过去就好了,慢慢班里的同学知道是假的就不会有人议论了。

十七万万没想到,在初二这一年她经历了比初一还要严重,还要恶毒的流言!

在之后的几天流言转风向了,十七成小三了……

在班里传王松喜欢十七最厉害的时候,有人说王松和罗雪莲谈恋爱了……,罗雪莲,十七寝室另一个对十七很冷淡的女生,也是跟刘莉玩儿得比较好的女生……

因此有人提出了疑惑,王松和罗雪莲谈恋爱,那王松应该喜欢罗雪莲呀,怎么欧十七还说王松喜欢她呢?

一时间,作为初中生能想到的所有恶毒的词汇都安在了十七头上。

班里还有了所谓的完整过程:欧十七,她是个三,认识好几个社会上的男的,还不知她是不是去那种的女的。她自己喜欢王松,想跟王松谈恋爱,所以在寝室里传王松喜欢她,结果人王松理都不理她,直接跟他喜欢的女生罗雪莲谈恋爱了……

当十七知道所谓完整版过程的时候,十七只想哭,她不知道要怎么办,她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情,她不知道要去怎么处理,怎么澄清……

班里的同学越来越过分了……

一个修正液,十七买了一个很普通的修正液,课间被李洋宇看到了,李洋宇在班里大喊:“张正!你的修正液跟欧十七的一模一样诶,你们是不是特意买的情侣修正液呀!你还喜欢欧十七这种啊!”

张正看了一眼他自己的修正液,随后用厌恶的眼光看了一眼十七,一把抓起自己的修正液扔向了窗外。一句话都没说。

十七觉得张正那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她可以记一辈子,她也忘不了张正扔掉修正液后班里同学起哄的声音,那时候十七觉得她似乎跟班里的同学不一样。班里的同学是一个世界,她自己在另一个世界,怎么都融入不进去。她就像一个可笑的小丑,一个让人厌恶的垃圾……

后来啊,十七慢慢封闭了自己,不再跟班里的同学说话,上课容易走神,成绩下滑,十七变得自卑有敏感觉得成绩下滑的自己老师都已经放弃了……

绝望…这是十七唯一想到的词语。她想,她还能熬过去吗?她真的能熬到摆脱他们,去高中吗?可是为什么她看不到一点希望呢?

十七变得越来越沉默。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过去,班里的人见十七没有什么反应也就不再讨论关于十七的话题,但十七回不去了,她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蹦蹦跳跳,那样活泼开朗了,她害怕,她怕班里的流言再一次像深海的巨浪,无情的打在她的身上,让她毫无反抗之力,她想如果再来一次她大概承受不住了。

她在班里变得像小透明一样,毫无纯在感,她看着班里的人换了欺负的对象,是一个男生,瘦瘦小小,比起十七,他还要兼职跑腿,班里的那些同学一个劲儿地使唤他。十七没有管,她也不敢管,她只跟黎颖说话,只跟黎颖聊天。

很庆幸黎颖对十七是真的好,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跟十七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如既往在寝室给十七讲鬼故事,十七觉得真好,身边有黎颖在,她格外的珍惜跟黎颖相处的时间,她无法想象如果是她自己的话,她应该怎么去渡过她的初中生活。

慢慢地十七又有了一个新朋友,是黎颖带着十七认识的,那个女生也是跟十七一个寝室,不过因为十七遭受的班里的流言蜚语变得沉默寡言,便没有去怎么跟那个女孩接触。

不过十七知道她,那个女孩叫龚琪,学习成绩非常好,一直都跟班里的另一个男生张杨来回争夺第一,后来因为张杨因为一些事情而成绩下滑,龚琪便稳居第一的宝座。

在龚琪的帮助下,十七的成绩有了很明显的进步,她在慢慢变得好起来,笑容也慢慢变多了。在学习上,她慢慢喜欢上了她的语文老师,是崇拜的那种喜欢,她觉得她的语文老师特别优秀,她很愿意花十二分的精力去学习语文。

十七想,她在初中得到的最好的,就是张勤的帮助,最好的就是交到了黎颖和龚琪这两个朋友,最好的就是有那么个优秀的语文老师,让她喜欢语文这一科目。

后来,十七知道了是谁传出的那些流言了,就是寝室里的刘莉和罗雪莲,十七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小的女生会有那么大的恶意,会传出那么难听的话,她也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那么对她。

王松并没有和罗雪莲早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传得这么的离谱。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十七没有去找她们说这些事情,没有让她们去澄清。因为没有必要了,再讨论起来不过是再给班里的那些人一个起哄的机会罢了。

在初中的这三年里,十七遭到了她人生中最充满恶意的待遇,流言蜚语真的足以击垮一个人。十七想要去忘掉他们!忘掉那些根本不知道事情却乱传流言的人,忘掉班里那些跟着起哄的人!十七想让他们不要出现在她的记忆里。

初三下半学期,学校开了天才班,那个班一共只招二十个同学,龚琪被进去了,十七在初中第一次那么开心。进了天才班,龚琪就不用参加中考,而且会提前学习高中知识,暑假还会去京大和国大参观旅游,真好,龚琪的前途一片光明,十七真心感到高兴,感到自豪。

很快就到了中考,十七想她终于要解脱了。她终于可以远离初中的那些人,那些事了。

中考结束,张勤没有考上高中,谁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没有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黎颖考上了本校的高中,她的古筝老师推荐她去参加市里的大比赛,她都得了奖;而十七去了另一所高中,去了新学校,到了新环境。

初中的毕业聚会她没有去,因为值得她去的那几个都没有去。初中的同学录她没有让其他同学留下祝福,初中那些人的联系方式十七一个都没有留……

去了高中,十七刚开始还是那么的小心翼翼,不轻易跟别人接触,不在班里活跃,当一个在班里最没有存在感的小透明。后来她发现不一样,整个高中班级氛围完全跟初中不一样,她感受到了正常的班级群体,没有流言蜚语,没有各种起哄,没有阴阳怪气,十七觉得她真的幸运极了。

她又试着表示出她的善意,试着去跟高中的同学好好相处。他们都接受了,他们接受了十七的善意,并且也对十七表示了善意。

十七在高中体会了真正的校园生活。她又慢慢变得开朗起来,只是那些心酸的记忆还是时不时就出现在十七的脑海中。

……

瞧,过去这么久了,明明想忘得一干二净,却又记得清清楚楚。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十七想起那些不好的记忆,她觉得自己是恨的,她其实是恨他们的。突然十七觉得好累好累……十七有些睡不着了,她打开了手机里的qq,她又去翻了翻可能认识的人,列表里有她的初中同学,但十七一个都没加。加他们干什么呢?根本没有必要再去联系。

突然,十七想到,初中的流言里还有一个受害者,王松,他也被人议论了一段时间,因为她;而她被议论那么久也是因为他…十七其实都搞不明白到底是他的错,还是她的错了。

十七想,其实她跟王松都没有错,错的一直是班里那些乱传的人,错的一直都是那些瞎起哄的人。长大后十七想,他们可能是觉得好玩儿,可能是那个年纪本就处于叛逆期,所以把她当做了发泄口。

或许那些人早就忘记了,在他们眼里只是一场玩笑罢了……一直没忘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只有她自己在那张网里走不出去,只有她自己还在回忆那些事。

十七看着手机里王松的名字,最后还是点了屏幕里的添加好友。她主动去加了王松,她想对那段记忆说再见,她相对王松说一声对不起。她对王松说的那一声对不起其实也是对自己说的,是自己一直在折磨自己,道了歉就彻底告别那些心酸的回忆吧。

……

第二天,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九月,空气里还带了一些炎热。

下午下班,十七走在路上,感觉很放松。

“十七!我们一起住吧!”杨婷打来电话。“一个人租房子好孤单哦,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这样房租也便宜,我们两个人也不显得冷清,你说好不好呀!”

“好!”十七听到自己这样回答,她没有发现自己慢慢笑眯的眼睛,只感觉心里胀胀的,却并不难受。

“嘻嘻,那就这么说定啦,我今天晚上就收拾东西,明天记得过来帮我搬家呀!”杨婷就是急性子,刚说完就开始行动了。

十七笑了笑回答:“嗯,放心吧,明天我一定过来帮我们的婷婷女王搬东西,以后呀就过就你做饭,我洗碗的日子啦!”

“没问题!绝对给你养的白白胖胖,让你未来的男朋友都说谢谢我!”

“哼哼哼,我可等着我们的婷婷女王哦。”

十七跟杨婷东拉西扯了好半天,十七都快到家了才挂了电话。

“叮咚~”是手机qq的消息提示音

十七打开手机看见上面显示了一句“对不起!”

是王松同意好友申请发来的……

十七抬头看着天空,笑了起来。

一阵风吹过,暖暖的,并不燥热,吹到了十七的心里……

真好,初中的那些流言蜚语没有击垮自己。

真好,我没有一直停留在过去。

真好,我有一直努力的生活,一直开心的去面对生活,一直都乐于去交朋友。

真好,一切都过去了……

彭七月
彭七月  VIP会员 当一个人的时候,其实是想法最多的时候。

有暖风吹过

相关阅读
双向暗恋:因为,你是与众不同的那个

罗旭辰又喝了一口饮料,看看人群,伸头小声对林薇说,尽量不要跟杨倩一起玩。“林妹妹!”林薇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一团黑影朝她飞过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颗篮球就结结实实地砸到她的头上。罗旭辰看林薇捂着脑袋,低头不说话,问:“没事吧。”林薇摇摇头,罗旭辰捡起篮球,赵云林在球场上喊:“罗旭辰,还打不打球了?”罗旭辰对林薇说:“你去医务室看看吧,没事不要在球场附近待着。”说完就跑到球场上接着打球了。林薇低

彼方尚有荣光在

是溃烂的玫瑰 是死去的人鱼 是破碎的镜子。彼方尚有荣光在壹夏末,秋天快要到来了。我叫许嘉允读初三我有个特别厉害朋友她长的好看学习成绩又好人品兼优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名字叫赵叙名字是不是很好听我是个爱看小说爱幻想的双鱼最近正在看一本《暗格里的秘密》很好看我的好朋友赵叙就天天泡在图书馆家里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她说她喜欢看书、她阅读很广泛我很羡慕她我看不下去那些冰冷的文字我跟她说我最近在看一本小说她不觉得

夏天的喜欢

外面的烟花爆起,绚丽又灿烂,他说的话带着笑意,他说:“所以,夏天是谁?”我们携手走过的夏天。高一,开学还没到一个月,他就犯了错在走廊里罚站,老师走过去,他就低头,同学走过去,他就吹哨,还对着人家眨眼。可是我从他身边走过三遍,他却没对我有任何动作,我想,可能是我不够漂亮吧,他被老师喊进来,我看见他还是跩不啦叽的,就有点好笑,他把我看了一眼,我就底下了头。他喜欢打篮球,每次体育课他都会带着一群朋友到操

红九街的少年走远了

他忘了自己接近她的本意是什么?是想征服这个对自己看起来毫无兴趣的人么?还是…… 莫小九最喜欢红九街的秋天了。黑黑的柏油路不再像夏天那样滚烫,柏油路两旁的红枫树不时飘下几片枫叶,叶子不是枯燥的,在阳光的照射下,还能反射出润泽的光。越来越多的小吃店将地址选在这儿,从街头至街尾,琳琅满目的小吃让红九街每天都人声鼎沸。莫小九住在红九街有十四年了,住在那个车子一经过就会摇晃的老房子里,和奶奶一起。长期和老人

她走了,我爱了她三年

我们总有一个思念而不敢说的人!顾向楠走了,走的时候天气温和,阳光明媚,人总是这样,偏偏会选择在一个平静的日子里巧无声息的离开。不带走任何牵扯挂念。这是于正等顾向楠的第 天,于正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手里夹着泛着猩红的烟,他眯着眼,微微歪头狠狠的抽了一口。清白的烟雾飘向空中,突然于正感觉到温暖的脸上传来一阵冰凉。下雪了!天空中零零散散的飘着雪。于正拢了拢围巾,抽下最后一口浓厚的烟,自己小声的嘀咕的一

秋夜的雨

你在北方某城很偶尔下雨,我在天南海北很偶尔想你”雨婷,雨停,我宁愿雨未停人未散。秋夜里的你,淅淅沥沥的雨,滴在我心里。雨停,人终散场,坠落一时,凉意久难褪。“啊,乔雨婷,我太想你啦!”刚一进学校门,我便遇见了我小学同学凌薇薇,激动之下,两人竟拥抱了许久,为此,也惹来了不不少异样的目光,管不了这么多了,都三年没见了,还好在高中又重聚了。“凌薇薇,好久不见啊。”蓦地,一声男声响起,我和薇薇都一惊,却见

人间至味是大肉包子

姜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故意轻佻地说:“大神,能跟我谈个恋爱吗?”姜桐把行李箱放在一边,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插进钥匙眼,扭了两圈,从里面传来迟钝的机关声,姜桐握住门把往里一推—推不开。姜桐捏着钥匙往右掰了掰,掰不回去了。姜桐把钥匙往回拧,拧到头后拧回来拧到头,又一次握住门把手往里推—依旧打不开。姜桐脸上的怒意一丝丝的渐显,稳了稳情绪,再一次尝试了一遍,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打开了。外面久违的空气疯狂地

青梅的复仇:我把竹马强吻了

男朋友,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有一个竹马和你的名字一样耶!楔子林清有一个喜欢多年的竹马叫徐致,她曾把他的名字一遍遍在心中勾勒描摹。只可惜,竹马似乎在分离后忘了她,她决定报复。于是,她找了个渣男当男朋友。当然,是做戏付费的那种。 “分手吧,我受不了你总是这么冷淡,我累了。”邹越淡淡道。月下湖边,秋风柔煦,周围都是卿卿我我、甜甜蜜蜜的情侣,只可惜他们是来煞风景的。“分就分,碰见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林清

十一的名字叫遗憾

她努力了那么多年,终究还是没将遗憾变成偏爱。可是谁也无法用标准去衡量遗憾与偏爱。[ ]宋十一参加了一场慈善拍卖会,她明白自己被邀请属于礼貌,在这场拍卖会上,有四幅作品出自她手。否则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无法在被邀请名单里。宋十一坐在位置上安静地看着台上,耳朵却听见许多窃窃私语。“这十三真是天才呀!有点可惜的是她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大家也知道现在是网络时代,作品只是红的一部分。”“不过人家有天赋,任性啊!

减肥的最好方法

爱情来临的时候,就连肖艺这样周正的人都变得主动到成为顾央眼里的厚脸皮了。 身为一个胖女孩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别人不知道,但苏玥一定知道。因为她胖。曾经的她也瘦过,本来想着胖着玩玩,结果这一玩,一去不复返了。又拿出了那方方正正的体重秤,苏玥伸出自己试探性的小脚脚,三思过后,她把身上的宽松体恤给脱掉,裤子也褪去,顺便还剪了一波手指甲和脚指甲。一番常规操作后,她终于,眼一闭,牙一咬,站了上去。眼睛微微睁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