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长相守

六年后的今日,崔承出现了,从他向苏婉伸出手的那刻,苏婉便知道崔承真正回来了。 鬼谷太静了,只有一两间屋子散落在谷底,来来去去的江湖人大多病伤了才来,求了药又匆匆忙忙的离去,一直留在鬼谷的除了苏婉便是鬼爷。 鬼爷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屋子里,看古方,捣药,这时候的苏婉便一个人待在院子里,看鬼谷的花开花落,日升日落,也是悄无声息的。 苏婉一个人时也是安静的,她只是习惯了,习惯了身边有个人热闹的厉害。

争渡,争渡,惊起一番鸥鹭

“妤儿,你真好看,等我长大以后我要娶你当媳妇儿”,那时他也还才九岁。契子 柘经 年,邙宗驾崩时年 岁,因其无子嗣,过继宗室子刘咩为养子因避其高祖之父刘漾又改名为刘贡。并命皇后与太后共同摄政。 皇后宋乃宰相宋怀仁之女,家中排行老 ,大哥宋朝现在在临安做刺史, 妹宋明勺嫁于昌化大将军顾忌做了夫人,现如今也有了诰命。夫妻俩人也很是和睦, 妹在 岁时因得了病死了。皇后娘娘 岁进宫,被皇帝封为顺仪,

你手中的满天星

网恋虽然有距离,但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我会好好爱你。故事: 高三那年,课业烦重。就迷恋上了网络游戏。我自认为这是一种合理的解压方式,当时有一个玩的很好的网友,他声音很好听。打游戏也很好,在一天天的相处中我们也对彼此产生了好感,顺理成章的就在一起了。也就是所谓的网恋,那时我在我们班排第九名 后来在得知我是高三的学生,马上就要高考的时候,每次打游戏前他都会问我作业写完了吗、有没有题不会、要去补课吗。在

如果可以,希望自己就此沉睡下去。

“你爸爸妈妈,在回家过年的路上,摩托车打滑,不小心摔下了悬崖。”元香是一个出生在偏远小村庄的姑娘,在元香的记忆里,她们家从来就没富裕过。 但是爸爸妈妈从她出生开始就一直在外出打工,想要尽力给元香一切他们认为好的东西。也一直尽力让元香读书。 爸爸妈妈就每年过年的时候才回来一次,但是每次回来都会给元香和弟弟准备礼物。 记得那一年,弟弟还没出生呢,爸爸妈妈给元香准备了一盘炒鸡蛋,这是她第一次吃炒鸡蛋,元

春天到了啊

竹马二号温温柔柔,“算彼此的竹马。”一 雨神开心极了,他终于成功打入了心上人家庭内部,下一步就是想办法怎么把人骗回天上。 日子惬意又轻松,雨神开开心心地喝了一口上海的绿茶,心满意足地喟叹一声,心说,“咦?怎么还不来?” 雨神放下茶杯,起身超门外走去,府门口正好停下一辆马车,一个贵气十足的小公子正在下马车。 雨神展颜一笑,走过去直接把人抱了下来,宋小公子捶他,“快放我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呢!” 雨神眼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上)

我不想睡你。他又补充一句:在没有确认关系之前,我现在不会碰你。 陈知恩醒来已是下午六点,天色有些昏暗。 她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挣扎片刻后,合上眼,仅一秒后迅速睁开眼睛,掀起被子起身,只觉一股寒意袭向她单薄的身体上,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放在床边的手机就在这时亮了,陈知恩穿上外套瞥了一眼,是大学闺蜜李思雯发来的微信消息。 陈知恩扒拉着头发去倒了一杯水喝,冰冷的水顺着喉咙流淌进胃里,大脑瞬间清醒。 她拿

那天还下着毛毛雨

她认为自己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看到弟弟笑了。 他出生的那天,外面一直下着毛毛雨,于是他的父母就给他取了个小名叫“毛毛”。其实他还有个比她大 岁的姐姐,村里面的人都管叫她小哑巴,因为没有人告诉过她的名字,她也从来没有问过。 毛毛刚生下来的那几个月,他的小姐姐天天围着他转,一会儿逗他笑个不停,一会儿又不小心把他给弄哭了。玩累了,姐姐就安安静静地趴在床边看着弟弟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看着,就睡着

死了个人,一个女人,所有人都怀疑是我杀的。死了个人,一个女人,所有人都怀疑是我杀的。 为什么呢?很简单。因为我是个垃圾。彻头彻尾的垃圾。性情冷漠,说话带讽刺,毫无理由地对每一个人怀有最大的恶意,是个同性恋,对自己的女朋友实施暴力的同性恋。我的女朋友,就是死的那个女人。 介绍完了死者,那我们就来说下犯罪现场、凶器及受害者死因。 犯罪现场是条偏僻的公路,死因是被人拿刀捅死。 受害者、犯罪现场、死因、嫌

别怕,有学长在

甜甜的爱情!很宠很甜!实习生倪梨柯遇见直系学长苏羡予,学长带着学妹勇闯职场。倪梨柯只身一人来到广州实习,本来是和朋友约好的在实习的时候去看看北上广其中的一座城市,但是朋友家里突发变故,只剩下倪梨柯一个人去。 倪梨柯下高铁已经很久了,跟着人群走到地铁站,找了个长椅坐了下去,她听地铁线播报员讲粤语入了迷。 这时一个电话打过来了,是实习公司的人事总监陈先生。 “倪梨柯同学,你到了广州南站没”是听起来很温

黄泉手札(一):子母葬宫(下)

深山有坟,称子母葬宫,我是吴振,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晨阳初升,虫鸟皆鸣。 茂密的山林中,武鸣几人收拾好营地内的东西,做了几只简易的火把后,跟着吴振朝着昨晚他发现的洞口走去。 不久之后,一个在植被掩盖下隐约可见的洞口,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就是这了。”吴振说道。 身后的两人闻言后点点头,武鸣拿出准备好的火把点上,而宋林则挥舞着开山刀,把洞口周围的植被都清理一下。 当一切都准备好后,吴振举着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