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雨萍(一)

叶珺死在战场后,我被纳入宫中,从此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他未完成的事。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叶珺的名字。 伏在我身上的男人身体猛地一顿,他抬头眼光淬了毒一般看着我。 “你说什么?” “哼!”我撇开眼,身体由于被下药的缘故热浪一阵又一阵袭来,我的神志时而清明时而模糊。 “我问你,你刚才说什么?!”见此,他猛地掐住我的脖子彻底失了理智。 “叶珺已经死了,死在了三年前的西北之战!他被挂在西戎王

夜空中最亮的星——15

夜空中最亮的星是 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干净利索的说实话, 我想让他们早点见到我漂亮的女朋友,周子宸对她说。 我还没答应呢?你不要这么狂妄,要是我拒绝了,我看你好意思出现在他们面前吗 那你忍心让他们看我笑话,周子宸逗她 对于我而言,他们除了是我的队友,还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也是我的家人,我们几乎每天都是在一起的,所以我想让你见见他们,再说他们也想我早点给他们找个嫂子, 今天我没告诉你就是怕你不好意思过来

流浪狗

它痛苦的呻吟了几声,最后在这恶臭的垃圾桶旁死了去。繁华的街道,人群总是熙熙攘攘的。天气有些放晴,是外出游春的大好时机,却有太多生活的繁琐,让人身在曹营心在汉。 门口的几个大垃圾箱总是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比不上那些大城市有专门的人及时清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在一起生出恶臭。 时不时你会看见几个穿着漂亮裙子,挎着名牌包包,打扮精致的女子从这里走过,捂着口鼻满脸的嫌弃,还能听到几句抱怨。 如果你喜欢她

凉薄世界,愿有一人温柔以待

这是真的吗?(一) “嘶”“嘶”“嘶”地几声,大手一扬,纸屑洒得满屋子,“要离婚?还要签赔偿合同?!想得美!”杨之愤怒地朝面前也气急了眼的“妻子”吼着。林婉也不甘示弱:“你不想赔?我tm 岁那年,被你强夺了身子就无可奈何地跟了你,我好歹也为你生了个啊雅出来,她长这么大,你有给过一点钱养孩子吗?!啊雅还是婴儿时,你有换过一次尿布吗?!你这个拋妻弃子的烂人!”林婉越说越急,却一下从沙发上站起,双手一

虚实交叉时,谁是凶手?

以前总听人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徐墨却总是觉得自己最近见鬼了…… “今日于西山山脚下发现两具女尸,死因不明……” 西山之下济西市中有一处出租屋内,不大的房间里被窗帘挡住光线略显昏暗,床上躺着的人猛地睁开双眼坐了起来,脸色灰白,大喘两口气,喉咙口说不出话只觉得一阵阵窒息感袭来,双目无神后背却满是冷汗。 好半响似乎才回过神来,手指抓着床沿指节微微泛白,良久抬手抹了额头上落下来的冷汗,呼出一口气

我与“对头”成亲了

谢殊喜欢我?这难道不比三月飘雪更让人震惊! 准备跳湖这日,天儿选的不太好,正赶上我爹娘上香回来,于是没在水里扑腾几下就被人救上来了。 意外发生的突然,自然也就没有预想中的英雄救美发生。 最糟糕的是我娘特意让人给我拿来一面镜子,看到镜中人时我差点当场去世。 据我的贴身丫鬟杏儿说我当时在水里的形象更是一言难尽,特别是我在跳水前还特意化了个浓厚妆容在水里一弄真的可像画本子里吃人的妖怪。 虽被这么说有些

老照片

几张老照片,牵出一个女人不平凡的一生。秦阿姨早上起来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她出屋门望了望天,阴沉沉的。这雨恐怕要下大半天吧?她心想着,儿媳妇的服装店逢下雨就歇店,今天应该会领着孙女儿去姥姥家呢,这下好了,不用看那一岁的小祖宗,可算能歇上一天半天的了。老头子也不用上班了,他在回收站打杂,下雨也是要停工的。 她心里有了底,返身回去准备着早饭。熬粥得多加一碗水,佐粥小菜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咸菜剩菜含糊了事。儿

接生婆

临走时两个跨越了一个世纪的老人,紧紧的拽着手。任谁都知道,这次可能就是永别了。今年过年时我姐姐带回来一个特别的客人,说我应该叫她叫老奶奶,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她之后才知道她是来找我老奶奶的,我老奶奶已经九十五岁了。 面前这个阿婆应该也是九十一二的样子两个老人见了之后是便好一会儿说不出话一会儿便流着泪抱在了一起抱在了一起开始叙述一些陈年往事,在这里我听到了一个接生婆的故事。 原来这

师弟亦云

乌春一梦梦里,乌春看到一只巨大的蚂蚁,唰的爬上自己的脑袋,然后津津有味的啃起了自己的头发,“快走!!”乌春大力挥手,大喊一声从梦里惊醒。“醒了!”乌春听到自己头顶上方传来惊呼。她有些迷茫,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乌春明明记得自己在软软的床榻躺下,然而此刻她头枕的硬硬邦邦难受极了,这时视野里闯入几张俯视的脸,三三两两个...和尚??乌春马上觉察到了什么,她猛地直起身子,回过头,果然...身后站着一个白须

就让我在梦中醒来

。一对新人,在一个穿着古怪的婚礼主持引导之下,伴着神圣的婚礼进行曲,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庄严地步入婚礼殿堂。 随着观礼的人们一阵欢呼声,上千上百只五颜六色的气球腾空而起,越飞越高,逐渐幻化成一道美丽的七色彩虹,风过处,彩虹飘散,慢慢地消逝在了天边。 望着空空荡荡的天空,我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不管是气球,还是彩虹,不管它们有多美,飞得有多高,总会有消失的时候。 那么,我的红色气球呢,依然在我生活中的消

相关推荐